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好奇
    ,!

    此刻,偌大的公共对战区,足有十数万人的巨大场面却是一片寂静。

    其实暗杀的过程,根本没有几名学员看清,至于最后那紫烟短剑,更是快到让众人没有察觉。众人看到的,只是宙空出手拍碎了那道璀璨的锋芒。以及一名身着烟衣的男孩突然出现在了君雨的面前,抱着君雨一路滚了数百米,然后在和君雨亲昵了一番之后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过相比于众学员们的疑惑,那名身着斗篷的暗杀者则是木若呆鸡了。这一场暗杀,眼看就要成功了,应该说根本不会失败的!可是。。。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能够完全任务,那么他死不足惜。只是可惜,没有如果。在下一刻,宙空便直接一掌拍在了那名暗杀者的脑门之上。让那名实力为一阶王级强者的暗杀者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昏厥了过去。

    一掌将暗杀者拍晕后,宙空瞪了仍处于呆滞状态中的弑心一眼,旋即直接一个闪身来到了君雨面前。看着除了有些泛泪花外,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君雨,宙空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将君雨扶起之后,宙空不由好奇地问道:“小君雨,刚刚。。。是什么情况?那个小家伙。。。是君林?”

    “嗯,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还活着!”说罢,君雨笑了,幸福而满足地笑了。这一刻,君雨感觉自己缺失的那一部分终于重新回来了,这是一种心境上的完善。

    “好,好!哈哈哈!好啊!”

    听得君雨的话,宙空也不由感到心中一阵喜悦畅快。君林,是他天临学院的学员。也是第一名在学院之中遇害的学员。虽然宙空不说,但是他心中对君林的愧疚,却是一直深藏于心。此刻,得知自己遇害的学员竟然还活着。宙空怎能不高兴?

    而且君林还在关键时刻出现为君雨挡下了致命的一击,虽然宙空也说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结果,就是原本会遭遇不测的君雨,最后没有受到丝毫损伤,避免了又有学员在学院之中遇害的惨剧。这对宙空来说,真可以算是双喜临门了。

    此刻,原本心情阴郁无比的宙空终于阴转多云。转头看向了向这边走来的玄临学院的院长,和被拖拽着的弑心,宙空在微微叹了口气后也向二人缓缓走去。

    “宙空院长。。。唉!弑心,你自己说!给我说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爷!我。。。”

    “啪!”

    猛然一巴掌抽在了弑心的额头旁,将弑心的脑门打肿一大块的玄临学院的院长此刻是气得浑身都有些颤抖地说道:“你这个逆孙啊!!!你刚刚差点毁了玄临学院!毁了我们弑家啊!在学院之中杀害学员,这意味着什么?!啊?!这是要被整个天临区唾骂的罪名啊!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不然我今天就亲自清理门户!”

    看着气急攻心,捂着胸口发颤的玄临学院的院长。弑心也不禁内心刺痛地直接跪倒在地,哭诉道:“爷爷!爷爷!我错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说罢,弑心便哽咽着将遇见那名斗篷男的全过程毫不保留,一五一十地全部供述了出来。。。

    听完了弑心的供述,宙空的脸色却是再次阴沉下来:“凤临区区主。。。你欺人太甚!”

    愤怒地挥了一下手臂,宙空旋即便对玄临学院的院长说道:“弑院长,事情已经清楚了。这一次,弑心他只是被毫不知情的利用了,不能怪他。而且我天临学院的学员也没有出事,所以这件事,我不会和你们计较。”

    玄临学院的院长闻言后,沉默了许久。最终没有多少什么,只是向宙空认真地行了一个谢礼:“宙空院长,这份恩情,我弑罗,铭记在心!若是日后有需,我弑罗绝无二话,定鼎力相助!”

    弑罗说的话,其实一点也不言重。这件事,如果宙空向天临区至高会议塔通报的话。就算弑心完全不知情,但是也不能改变他差点酿成惨剧的事实。到时候判决下来,弑心这个人说不定就一辈子废了,弑心作为弑家的独苗,最大也是唯一的希望。他废了,那么弑家也会因此一蹶不振,甚至消亡。而且玄临学院也会因为出了这么一个学员,受到整个天临区的非议。以后的招生情况也会大不如前,导致玄临学院就会像当年的天临学院那样开始衰落。

    而宙空一句不计较此事,就说明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这样的大恩,弑罗定会永记于心!

    “弑院长,你言重了。。。好了,既然事已至此,就请弑院长先带着你的孙子回去吧。我现在要去向区主汇报此事,此事是凤临区区主引起的,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听得宙空的话,弑罗不由颇感意外:“凤临区区主?”顿了一下之后,弑罗便对宙空郑重地说道:“宙空院长,如果这件事我能够帮得上什么忙,你到时就尽管说。”

    “嗯,如果真有所需,我自然会向弑院长求助。”说罢,宙空直接撕开了一道空间虫洞,旋即拎起了昏倒在地的暗杀者踏入其中。

    下一刻,空间虫洞关闭,宙空消失于原地。而弑罗也在此刻拉起了跪倒在地的弑心,身形一闪,离开了公共对战区,朝着天临学院的院门走去。

    随着台上其余三人的离去,君雨也立刻走下了中央对战台,在全场十数万注视的目光下俏脸微红地跑向了在不远处的苏星灵和柔然玉璃二人。

    此刻,苏星灵和柔然玉璃同样略显急切地跑向了君雨。先前的那一幕,真的是把二人吓到了。跑到了君雨身前,二人赶紧把君雨上上下下仔细地检查了个遍。

    “星灵,玉璃。我没事。”有些察觉到二人的手似乎并不像是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而像是在调戏自己。君雨不由耳尖都泛红地低头微微抵抗了一声。

    瞧得君雨的模样,苏星灵和柔然玉璃相视一笑,旋即便拉着君雨跑向了公共对战区的出口,赶往向“雨灵璃”餐厅。

    由于全院的学员基本都聚集在公共对战区,所以离开了公共对战区,整个学院在此刻都显得格外的安宁。

    “君雨,之前出现的那个人,是君林吗?”路上,苏星灵终于好奇无比地向君雨询问起了这个问题。

    因为先前君雨见到君林时的反应,以及被君林抱在怀中还没有任何抵抗,甚至还捏了君林的脸庞的亲昵一幕,都被苏星灵看在眼中。平日和君雨相处在一起,苏星灵是能够感受的出君雨对身边的所有男孩都保持着距离感。而像之前那样和一名男孩如此亲近,简直是刷新了苏星灵的认知。所以,苏星灵才会想到了这个可能,并且向君雨求证。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