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不为自己的战斗
    ,!

    听得众新兵这声绝对真情流露的不甘咆哮,那名魁梧军人不由露出了一抹感慨的微笑:“我们灵凰国每年的参赛者,都会进行海选,能够在海选之中脱颖而出的,便能够获得为国而战的资格。而参加海选之人,每年都主要来自于两个势力。”

    “一是灵凰学院,二是灵凰军区。我们训练兵营,自然属于灵凰军区势力。参赛者的年龄限定是十八岁以下,也就是说,到时候,你们每个人都有参赛的资格。前提是你们能够通过海选。”

    这一刻,众新兵顿时亢奋了起来。他们在这一刻突然找到了一个值得自己付出一切努力的目标,一团充满了斗志的火焰,在他们心中轰然升腾。

    “我们训练兵,历年来一直都是军区参赛的主要力量。所以到了海选之日,你们每个人都得上!也最好每个人都给我通过海选!通不过的废物,将会被逐出训练兵营。当然了,你们也把握住这个唯一的机会,离开这个该死鬼地方。选择的权利,在你们每个人手里。怎么选,是你们的自由。”

    “但是有一点你们给我记住!如果是因为实力不济输给对手,那么会进行驱逐处理。但若是不战而降,丢了我们灵凰军人的脸。那么就算你亲爹在场,也救不了你。”

    “今天,就到此为止。”

    说罢,那名魁梧军人向四个连的带队军人摆了摆手,说了声“带回去吧。”之后便离开了露天广场。

    “是!”四名带队军人向着那名魁梧军人的背影齐齐行了一个军礼,旋即便带着各自的连队朝着宿舍区跑去。

    。。。

    回宿舍区一路上,总共两百人一直保持着一种肃穆的寂静。直至每个人回到了各自的宿舍,也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回到了自己的小平房宿舍之中,君林此刻的心绪也是颇有感触。虽然君林并不是灵凰国人,但是他却是发自内心的对这个国家感到敬佩。而且也因为凰穆一家的缘故,君林相比于其他新兵,更有一种别样的感想。

    君林现在很清楚,这交流赛对灵凰皇室来说其实是一件重要的大事。既然这件事会对老爷爷他们造成影响,那么自己就一定得尽自己最大的力帮助他们。因为如果没有老爷爷和玲玲在当初好心把自己救下,那么就绝对不会有现在的自己。

    这么做,是报恩,也是发自内心的意愿。如果说当初君林选择离开皇宫没有心痛与不舍之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里是他的家,他做梦都想拥有的地方。只是经历了那一场和忘忧之间的对话,君林知道自己不得不离开了。

    君林并不是什么榆木脑袋,而且也不会装瞎装傻,君林他自然能够看出忘忧对自己产生的那种感情。只是因为从小的经历让君林的心志比同龄人更加成熟,更是因为君林对君雨的那份永远不会变的感情与承诺。君林只是把凰忘忧当做和凰玲一样的妹妹。

    君林也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继续待下去,那么就是对忘忧的伤害。君林把凰忘忧视为自己的亲人,而君林最不能看见的,就是亲人受到伤害。所以君林当初便毫不犹豫地选择自己承受这份伤。虽然这样看上去很不明智,很不顾及老爷爷,大叔,还有玲玲。但是君林知道,这其实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如果是别的事情,那么说不定还有别的选择。但是感情这种事,永远是最麻烦的。。。而且要么一个受伤,要么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君林自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让忘忧受伤?君林也肯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所以,十分清楚什么是这些的君林,做出了最明确,或者说是唯一的选择。

    然而想到了这一点,君林又不禁有些无措地挠了挠脑袋。

    自己要获得资格参赛资格,为灵凰国而战。那么到时候就肯定会出现在大叔他们面前。不过。。。

    缓缓做了个深呼吸,君林的眼神再次变得坚定起来。君林当初选择了离开,但是他并不会逃避。倒不如说如果有机会,君林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再次见到自己的家人。

    虽然到了那时候,君林也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身份去面对,但是君林并不会因此退却。因为这场交流赛,自己不得不去,也不得不为之拼尽全力。

    平复了下自己的心境,君林旋即便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枚烟色的药丸。而这烟色药丸,正是在上午站姿训练结束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给君林的奖赏:暗元丹。

    “泡澡的时候用吗。。。”

    回想起了当初教官对自己说的使用方法,君林在想了一会儿之后,便直接动身打了一大桶灵凰井水,朝着宿舍内的浴室走去。

    君林宿舍中的浴室结构很简单,不过空间却十分足够,其中有一个足够君林躺下的大浴缸。而君林的想法,正是打算将灵凰井水倒满浴缸,用来泡澡。

    用灵凰井水泡澡,是君林在皇宫之中天天享受的。其对自己身体的益处,也是让君林记忆犹新的。既然现在有这机会能够这么做,那么君林自然不会浪费。

    将大浴缸填满了七成,君林便将那枚暗元丹丢入了浴缸之中。下一刻,只见那暗元丹入水之后瞬间溶解,一大缸清澈透明的灵凰井水顷刻间变得漆烟如墨。不过一缕奇妙的清香,也随之缓缓散发而出,弥漫于整间浴室。

    将身上的五十斤中的军装脱下后,君林其实并没有感到有什么轻盈之感。毕竟五十斤对君林来说实在是构不成什么压力,不过穿了一天,脱下之后还是会感到一丝轻松的。

    进入了大浴缸,君林便立刻感受到了一种不同之处。以往在皇宫之中用灵凰井水泡澡时,其实水一直都是凉的,这或许可以说是用灵凰井水泡澡唯一的小缺点了。但是此刻,君林惊讶的发现这漆烟如墨的灵凰井水竟然是温热的。

    将身体整个没入水中,君林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身的元力竟然缓缓增长起来,而且整个身体也逐渐发热,暖洋洋的一片,十分舒适。

    不自主的,君林缓缓闭上了双目,进入了修炼状态。。。

    烟夜,已经悄然降临。

    而在这一刻,突然有无数烟气于君林所处的小平房宿舍周围的百米范围内凭空生出。旋即给人以一种永不停歇的势头,源源不断地涌向了君林的宿舍。

    而这一幕,正巧被出来夜巡的那名魁梧军人瞧见。在满脸震惊地愣在原地看了一分多钟后,那名魁梧军人不禁发出了一声和凰穆当初发出的极为相似的感慨。

    “吗的,这到底是哪来的怪胎。。。”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