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意外的回答
    ,!

    听得一连的带队军人这一突如其来的问题,君林不由愣了一下。

    见君林沉默,一连的带队军人在下一刻又继续说道:“那么我换个问法,如果我现在让你杀了他,你是杀还是不杀?”

    “为什么?”君林转头问道。

    一连的带队军人闻言后并没有看向君林,而是继续观察着一连的其他新兵们的情况,语气平淡地说道:“你先前没有救下他的话,那么他就是第一个被淘汰者。你救下了他,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但是这会让其他人怎么看?就说现在,会有多少人因为这一点,从而在生死关头选择期待着别人来救助救人,而不是靠自己拼死一搏。这种情况,在这里,绝不容许出现。”

    顿了一下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也转头看向了君林:“当然了,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不过,现在有个将这一现象扼杀在摇篮里的方法。”说着,他盯住了君林的眼睛,毫无感情的一字一顿地说道:“就是把你救下的那个家伙杀了。或者说,为了不影响到其他人接下来的训练,他必须死。”

    然而在下一刻,一连的带队军人却又将话题进行了一个大转折:“但是这个问题,决定权在你。他的命是你救下的,你如果选择让他活下去,那么他接下来就不会死。如果你选择杀死他,那么这个手,我来帮你下。应该我原本就打算自己出手。”

    “教官,之前你让我杀了他,这算是军令吗?”听完了一连的带队军人说的话,君林这一次却是露出了一抹苦笑,突然地来了这么一句。

    一连的带队军人闻言后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算,但是你现在有一次违抗军令,而且不会受罚的机会。”

    听得一连的带队军人的确认,下一刻,君林便语气平静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哦?哪怕你觉得这个命令并不是正确的?”一连的带队军人在这一刻看向君林的眼神不禁产生了些许变化。

    “不,我觉得教官之前说的很正确。”君林坦诚地说道。

    “哪怕那个人是你之前亲手救下的?”一连的带队军人在这一刻移开了目光,转望向了之前被君林救下的那名新兵。

    君林闻言后沉默了会儿,不过最终却是轻声地给出了一个最坚定地恢复:“嗯。”

    “哼。”

    听得君林的回答,一连的带队军人在下一刻用鼻子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带着笑意的轻哼声之后。便不再继续问话,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观察其他一连新兵情况之上。

    亲身经历坚持下去的时间会感觉很漫长,但是旁观的话,却会感觉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十分钟的训练时间结束。一连的带队军人在时间刚刚结束之上便直接散发出了自身的威压朝着众新兵所在的地方跃去,而那些正在疯狂进攻着众新兵的噬元蚁也随之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间到!”

    听到了这如同天籁之音的三个字,苦苦坚持了十分钟的众新兵真是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这十分钟,可以说是他们出生以来最漫长,最恐怖的十分钟了。坚持十分钟时的心情可要比什么跳岩架,猎杀元灵兽痛苦多了。这种慢慢折磨,被坚持不住就会死的恐惧一点点占据心灵的感觉,真的是不想再体会第二次了。

    所以,在这一刻,众新兵不再管什么会不会被呵斥,他们纷纷用各种方式肆意宣泄出了自己心中的情绪。然后在下一刻,便不出所料的被一连的带队军人直接出声打断了。

    “安静!”

    听得这声喝令,众新兵叫的不叫,笑的也不笑了。立刻齐齐闭上嘴巴,站直了身子静听着教官的训话。

    此刻,君林已经默默地低调回到了队伍之中,跟其他人一起站着。而众新兵也因为先前过于激动,并没有注意到悄悄回到队伍中的君林。

    待场面陷入了一片寂静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却在此刻突然大手一挥,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注视之下,一把将先前被君林救下的那名新兵抓出了队伍,旋即只见烟芒一闪,那名新兵便仍然保持着迷茫疑惑的神情,缓缓地倒在了地上,没有了一丝生机。

    这。。。这是什么情况?。。。

    见到这一幕,众一连新兵顿时蒙了。杀人了?为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要突然杀了他?

    下一刻,面对表情有些呆滞的众一连新兵,一连的带队军人直接说道:“他,是先前在训练中被君林救下的。”

    众新兵闻言后齐齐愣了一下,虽然他们并没有记住那名新兵的面容,但是他们大部分人却都看见了先前君林救人的那一幕。所以有人被君林救下了这一情况,他们也全部了解,并且还因此心生各种情绪。

    然而在这一刻,所有心中各种情绪的新兵们齐齐释怀了。或者说,不得不释怀了。。。

    “记住,在训练中,如果你要死了,却被别人救下没死。那么别着急,等训练结束之后,你照样会死。”

    听得一连的带队军人又说出了听起来好笑,却令他们怎么也笑不出来的话语,众一连新兵沉默,眼神不一的看向了地上的那名新兵。

    “那么救人的呢?被救的还是得死,那么救人的难道就没有惩罚吗?!”

    突然,一道质问声于沉寂之中唐突响起。只见发问者正是之前第一个通过跳岩架训练,然后想要让君林成为自己的垫脚石的男孩。

    “这里,全凭实力说话。有能力救人,为什么要受到惩罚?别人有救人的本事,你有吗?没有的话,你凭什么对救人者表示不满?”一连的带队军人眼神冷漠地扫了那名男孩一眼,毫无感情地反问了一句。

    “我。。。”

    又被噎得说不出反驳之语,那名男孩此刻对君林的怨恨之情再次提高了一个档次。谁都看得出来,一连的带队军人一直在帮着君林说话。但是他多么希望那个人不是君林,而是自己!对于君林成为特训目标这点,他也同样充满了不服与嫉妒。该享受这些待遇的人应该是自己!而不是那个只有一阶的废物!

    不过再怎么愤恨,他却始终没有发作。他将这些全部隐忍了下来,只是为了等待时机,给予君林最致命,能够让君林郁闷致死的报复。而这,也是他真正可怕的地方。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