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该活下去吗?
    ,!

    这一刻的君林,让在地上的噬元蚁后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无力与绝望。

    这一刻的君林,也令的位于暗中观察的一连的带队军人差点直接出手把君林给打下来。。。

    因为这。。。实在是有些太无脑,无解,加无赖了。。。

    不过一连的带队军人也在这一刻终于意识到君林又一个诡异之处了,一名一阶的元素使,那来的元力给他这么狂轰乱炸?那样的元素技连续使用个两三次倒还说得过去,但是像君林那样不要元力似的丢元素技,他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了。。。

    一分钟之后,看着还在天上对着下方的噬元蚁后狂轰乱炸的君林,一连的带队军人眼神已经有些麻木了。

    而那只噬元蚁后周围则是不知道有多少噬元蚁死在了君林的手中,此刻,噬元蚁后的周围已经没有噬元蚁敢继续靠近了。哪怕是悍不畏死的噬元蚁,它们在这一刻也终于畏惧了,或者说它们已经明白,它们上去就只是送死,面对那个人类,它们根本无能为力。

    终于,承受了足足一分钟攻击的噬元蚁后也不禁有些难以坚持下去了。原本它是想等着那个人类落到,然后直接解决掉他的。可是没想到还没等到那个人类下来,自己就先扛不住对方的攻击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也会被那个人类给活生生的轰死,而且自己也拿那个人类没有丝毫的办法。

    念及至此,噬元蚁后便果断付出了行动,随着一声宣布撤退的嘶鸣,噬元蚁后便直接转过了巨大的身子,朝着远处迅速地逃去。

    然而见到这一幕,君林却是不乐意了。君林的训练目标是杀死那只噬元蚁后,如果让它跑了,那么自己的训练就肯定没办法通过了。所以,绝对不能放跑它。

    下一刻,君林立刻停止了对地面的轰击,随着轰击的停住,失去了反作用的君林也随之迅速的往下方落下。不过就在君林下落了二十多米的时候,君林终于瞄准了逃跑的噬元蚁后,旋即将手中的漆烟巨镰奋力甩出。

    似乎感受到了背后有什么东西靠近,一股危机感瞬间令得噬元蚁后警惕起来。不过就在它刚刚再次加速之时,漆烟的恐怖镰刃从后方猛然刺入了噬元蚁后的背部。

    “嚓!”

    随着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入肉声响起,那只噬元蚁后因为剧烈的疼痛顿时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嘶鸣。而与噬元蚁后的凄厉嘶鸣一起响起的,还有一阵锁链收缩的声音。

    下一刻,控制元力锁链的君林从天而降来到了噬元蚁后的身后,旋即一把拔出了漆烟巨镰。

    此刻,噬元蚁后也已经陷入了狂暴,转头看向了迅速接近的君林,噬元蚁后在下一瞬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它那恐怖的巨颚对着君林狠狠咬去。

    然而下一瞬,骇人的一幕发生了。在这么短的距离以及反应时间内,君林选择了解除器魂,旋即用双手,牢牢地抓住了噬元蚁后的巨颚。

    噬元蚁后的咬合力是相当恐怖的,可是当它的双颚竟然在被君林控制住之后,被硬生生的缓缓掰开来了。。。而且在掰开了之后,君林的双手猛然一扭。噬元蚁后的那对原本横着的巨颚,被君林强行扭成了竖的。。。

    这一幕,真的是看着都觉得疼。就连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痛苦与生死的一连的带队军人在看见噬元蚁后那被掰至变形的双颚后,也不禁微微挑了挑眉头。

    双颚被活生生的掰断,噬元蚁后顿时痛的难以控制自己,全身拼命的乱动,都忘记了对君林进行攻击。而君林此刻却丝毫没有为之所动,眼神冰冷,左手没有一丝的犹豫与颤抖地用力向后一扯,将噬元蚁后的一个巨颚直接扯下。旋即将手中的巨颚当作匕首,对着噬元蚁后的头颅猛然刺下。

    下一刻,噬元蚁后原本疯狂扭动的身躯顿时戛然而止,在僵住了片刻之后,直接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见到蚁后死亡,周围的噬元蚁齐齐愣了一下,旋即便纷纷慌不择路地四散而逃,以最快的速度远离君林。

    仅仅不到十秒的时间,原本将周围的大地变为了一片烟色蚁海的噬元蚁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和君林刚到这里时相比,仅仅只是多了一具噬元蚁后的尸体。

    “呼~”

    待噬元蚁群尽数撤离之后,君林终于将右手上的巨颚扔下,甩了甩疼得火辣辣的双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下一刻,一连的带队军人也从天而降落到了君林面前。微皱着眉头仔细检查了一下君林的情况,在确认君林没有出现什么元力透支的情况之后,他的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虽说元力透支并不会造成什么后遗症,只是恢复时间会比较长而已。但是放在这里,却是一种致命的危险。历年训练兵训练之中,因为元力透支影响到第二天训练状态,从而丧命的新兵绝不在少数。可以说元力透支,是训练兵训练中最大的隐形杀手。

    虽然心中十分疑惑君林一个一阶的元素使为何会拥有那么充足的元力,但是一连的带队军人并没有开口询问。他知道这应该是属于君林的个人秘密,如果君林不愿意说,那么他自然不会强迫君林。

    “干得不错。”

    简单地说了四个字宣布君林训练合格,一连的带队军人说罢便一把拉起了君林朝着其他一连新兵所在的地方掠去。。。

    当二人回到其他一连新兵所处的地区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便带着君林和之前一样隐藏在远处的一颗巨树上暗中观察情况。由于离一连的带队军人带君林离开才过了不到二分钟时间,所以众一连新兵在此刻还在苦苦的坚持着。而且从现在开始,才是最困难的时刻。

    目前为止,全场依然只有一名新兵被淘汰。不过可以看出,众人现在已经有不少人皆是满脸疲惫的模样。由于有了先前那名淘汰新兵的前车之鉴,坚持下来的新兵已经放弃了用元力护体的这个念头。哪怕把元力全部消耗在元素技上,也绝对要比用仅存的元力用于元力能够坚持的时间久多了。

    默默地观察着众人的情况,君林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显眼的特例:那名先前被自己救下的那名新兵。

    因为君林的救助而能够满状态再战的他,此刻则是满脸的自信与轻松。他的状态让周围的许多新兵看的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要知道,他这次占到的大便宜,可以说是捡回了一条命啊!这样的便宜,他们也想占啊。因为谁也不希望就这样惨死于这里。

    同样,那名新兵的显眼表现也得到了一连的带队军人的注意。然而在下一刻,他却突然开口对君林问道:“你觉得那个被你救下来的家伙,他该活下去吗?”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