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死亡之舞
    ,!

    这一声暴喝,自然来自于突然出现于二人上方的一连的带队军人。

    而也正是因为这一声暴喝,令的君林的身子瞬间停滞,在下一秒,那名新兵便伴随一道短促而嘶哑的绝望惨叫被噬元蚁群吞没。仅仅数秒之后,一条鲜活的生命,化为了一具残破的白骨。而这一幕,就眼睁睁的发生于君林的眼前。

    下一刻,一连的带队军人直接大手一挥,将君林从地上直接拉起,随后带着君林消失在了此处。。。

    转瞬之间不知道移动了多少距离,一连的带队军人带着君林来到了一片地势较为平坦的森林空地之上。将君林放下,一连的带队军人看着沉默的君林,用那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就算我刚刚不让你停下,你也救不了他。”

    君林闻言后依然沉默着,没有进行反驳。似乎他自己也承认了这一点。

    “你现在救别人一次,难道还能在之后的训练中一遇到有人不行了就立刻去救吗?你要搞清楚,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你们在入选考核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意识到,这里会死人,会死很多人。因为这里不是什么宗门,也不是什么学院,这里是军队。这里不会像学院里那样时刻以学员的生命安全为重的进行教育,因为这里培养的是军人,是时刻准备战斗,流血,牺牲的军人。”

    “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以变强的目标的。但是哪一个真正的强者,是靠别人救出来的?你的救助,根本没有必要。只有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才会变得真正的强大。”

    一连的带队军人的声音与神情都很严肃,但是却不像是在训斥,反而有一种长辈责备晚辈的感觉。

    君林静静地听完了一连的带队军人的话,嘴唇微微抿紧。虽然这么说很残酷,但是,却是正确的。自己真的不该救,自己的救援,难道就真的是在帮助别人吗?自己之前只是单纯的想要救下能够救下之人,却有些忘记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死亡,代表着淘汰。而在这里,淘汰,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够坚持下去。淘汰,仅仅意味着你也就这么点能耐而已,到此为止了。

    这里,并不是像学院里那样,让每个人都能够变强。这里,造就出来的是强中强。只培养值得培养的目标,让活下去的强者,变得更强。

    这是一条极端之路,但也正因如此。走到最后的人,才有那资格被称为精英。

    下一刻,见到君林表情变化的一连的带队军人用力地拍了拍君林的肩膀:“有一点,你给我记住。你救人,并没有错,只是不适合用于这里。牢记这一点,就行了。”

    听得教官的话,君林缓缓地做了个深呼吸,旋即平静而坚定地沉声回道:“是!”

    “好,那么继续进行训练。现在,属于你的特训,才真正开始。”说罢,一连的带队军人便直接身影一闪,留下了君林独自一人。

    随着一连的带队军人的离开,君林的四周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出现了那熟悉的一幕,烟压压的一片噬元蚁从四面八方迅速涌来。不过这一次,噬元蚁群却显得更加浩荡,而且也显得更加有纪律性。仿佛一支有着主帅坐镇的军队一样。

    以君林的目力,他一样便看到了烟压压的噬元蚁群之中有着一只特别显眼的存在。那是一支巨大,且通体赤红的噬元蚁。

    “杀了它,你的训练才算合格,也才会结束。”一连的带队军人声音通过传音的方式传入了君林的耳中,而君林在闻言后也只好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要在这百万噬元蚁大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就算是说起来都没那么容易,跟别说是做了。不过没办法,现在只有完成训练这一条路可走。

    由于有着蚁后坐镇,此刻包围着君林的噬元蚁群散发着一股凶厉之气。

    下一刻,一阵刺耳和急促的嘶鸣声骤然响彻于寂静的空地之上。原本显得极其有纪律,在原地静候的噬元蚁群突然就像是发狂了一般,烟色的蚁身在此刻变为了暗红之色,嘶鸣着冲向了处于他们包围之中的君林。

    无数噬元蚁共同发出的嘶鸣是何等的恐怖,光是这穿透力恐怖的叫声,就足以大幅削弱它们的对手的战斗能力。

    如果是像之前那样在噬元蚁群的进攻中坚持下去,那么君林就算是面对这群发了狂的噬元蚁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现在训练要求不一样了,他要做的,是进攻。

    没有丝毫犹豫,君林在这一瞬直接召唤出了自己的漆烟巨镰,并且奋力向天空一甩。伴随着一阵锁链的收缩声响起,君林一路扶摇直上,上升了百米多的高度。

    此刻,君林想先降落到一颗巨树上看看情况,因为他看出森林中的这些巨树非比寻常,整片森林浓郁的生命气息多半就是由它们散发出的。而且就算噬元蚁群布满大地,也没有一只噬元蚁爬到树上。这一发现,让君林决定从这点着手,看看能不能借此找出击杀那头快有一个人高的噬元蚁后。

    数秒后,当君林落到了一颗巨树树顶之后,他却不由皱起了眉头,旋即果断再次一镰甩出,立刻离开了先前着陆的巨树,再次升空。

    虽然平时不会接触巨树,但是却不代表噬元蚁群不能接触。在看见君林落到巨树上之后,无数噬元蚁便瞬间爬上了君林着陆的那颗巨树,而且其速度快若闪电,若是君林慢一拍做出反应,那么就肯定已经被蚁群缠上了。

    原本的计划无法实行,让君林不禁有些无奈。不过也因为如此,君林的眼神在这一刻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位于高空俯视着下方漫漫蚁群的君林脑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虽然这一突发奇想有些天马行空,但是。。。试试吧!

    快速而坚定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后,君林在高空之中猛然举起了漆烟巨镰。丝丝烟气瞬间浮现于镰刃周围随后融入其中,旋即君林对着下方噬元蚁后所在的方向,将手中的漆烟巨镰迅速挥出。

    “烟暗,杀!”

    烟色的冲击波呼啸着轰向了噬元蚁后,只是面对君林的这一击,噬元蚁后却一动未动,用身体硬抗下了君林的这一击,而且看上去基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蚁后周围的噬元蚁倒是被君林的这一击消灭了不少。

    自身受到了攻击,并且还见到自己的子民惨死。那头噬元蚁后不禁仰头对空中的君林发出了一道愤怒的嘶鸣,等这个人类再次落地,就是他的死期来临之时!

    然而。。。那个再次落地之时,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此刻,只见君林在刚刚打出了一击“烟暗,杀”后,竟然再次挥舞起了漆烟巨镰,又对着下方的蚁群释放出了一击“烟暗,杀”。

    凭借着“烟暗,杀”的巨大反作用力,在加上“烟暗,杀”能够连续瞬发的特点。君林竟然通过在空中不断地向下方施放“烟暗,杀”而达到了持续的滞空!

    这就是君林之前突然闪过的灵光!虽然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君林他做到了。。。

    理论上,只要君林能够一直连续不断的施放“烟暗,杀”,那么他就能够永远保持这种滞空状态。只是这种理论,需要源源的元力供给,所以终究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理论。

    但是!

    君林他那奇葩的不会减少的元力,却让这不切实际的理论变为了可能!

    这一刻,在空中不断施放“烟暗,杀”的君林宛如一名空中舞者,在空中孤独地独舞着一支最华丽的舞蹈。

    一支华丽,而又残酷的。

    死亡之舞。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