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你再救一个试试
    ,!

    由其他新兵所见,此刻君林和那名新兵的周围有一个半径两米的半圆形的封闭漆烟保护罩将二人护于其中。而且那个漆烟的保护罩还在进行着高速地旋转,不断地清剿着周围源源不断袭去的噬元蚁。

    这一幕,令的周围所有新兵都不禁心生震撼。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元素技?。。。可是维持这样的元素技该得多么消耗元力啊。不过,躲在里面,似乎真的很安全。只要这保护罩不灭,那么这些恐怖的蚂蚁就奈何不了里面的人。

    然而藏在暗处观察的一连的带队军人在见到这一幕后却是眼神一冷,不过下一刻,他却是有些感慨地叹了一口气,最终安奈住了自己直接动手的想法,继续静观其变。

    他之前说的“坚持十分钟,合格”,的确是指可以用各种办法坚持下去。但是这各种办法,并不包括依靠别人的力量。

    当然了,其实像君林这样出手帮助其他新兵的情况,也是第一次出现。最起码从一连的带队军人参加报名训练兵起,是第一次。

    君林的这种仁慈,在这里根本不需要,甚至是不允许出现的!但也正是因为君林的仁慈是在这里第一次出现,所以一连的带队军人也不知道该怎样处理才是正确的。

    在他看来,君林的这种仁慈虽然不适合这里。但是却绝对没有错误!因为放在外面,这其实是一名军人真正需要具备的品德。

    军人的使命,是战斗,是赢得战争的胜利!更是守护国家的疆域!如果君林能对一名素不相识的人伸出援助之手,那么在国家危难之时,他更会挺身守护!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一连的带队军人决定对君林此刻的行为不进行直接干涉,等这十分钟结束之后,在进行处理。

    还有就是,抛开这些因素不说,君林的表现着实让一连的带队军人眼亮了一下。君林的表现他在一开始便特别关注着,结果他发现全场只有君林一人没有亮出自己的武器,而是用那种最简单也是最蠢的元力护体的办法一直坚持了五分钟。

    这五分钟时间,君林的身上早已爬满了噬元蚁,这也让一连的带队军人时刻担心着君林的情况。毕竟他虽然知道君林的身体素质的确十分出众,但是他也同样清楚君林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一旦君林的护体元力被咬破,那么君林恐怕就真的凶多吉少了。君林他能从四十米高的岩架上摔下来头着地不死,并不代表着他能够承受住无数噬元蚁的疯狂撕咬。

    然而事实,却是再一次大大的超乎了一连的带队军人的料想。君林竟然以这种办法硬生生的扛了整整五分钟,这让他都不禁怀疑君林身上的噬元蚁是不是品种有问题了。连一名一阶元素使的护体灵力都要啃那么久,变异了吧是?!

    而且更加不能令一连的带队军人接受的是:在听到有人求救之时,君林他竟然直接从原地蹦了起来,浑身元力一震,将身上的噬元蚁一下子全部给震死了。。。然后就这么直直地,一路踩死了不知道多少噬元蚁地冲到了那名求救新兵的面前,趁着二人四周地面还没被噬元蚁占据的最后一刻一屁股坐了下去,升起了一个漆烟的保护罩将二人护在了里面。

    实在是难以理解,君林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拥有如此充足的元力。难道是正巧在自己没有看他的时候服用补充的元力的药剂了?或许也只有这个可能了吧。。。难道说一阶元素使的修为低,服用药剂补充元力的速度也远远大于他人,这反而却成为了君林的优势吗?

    由于一连的带队军人在一阶元素使的时候并没有服用过补充元力恢复的药剂,所以他并不清楚事实会不会如同自己所猜测的那般。但是估计也只有这个猜测,才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此刻,漆烟保护罩之内。那名新兵在冷静下来之后不由有些担心地问道:“恩人,你。。。能坚持住吗?”

    “放心吧,没问题。”君林闻言后语气十分平静地给予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听得君林的回答,那名新兵在犹豫了一会儿后,突然对君林说道:“恩人,你再坚持一分钟就好!一分钟后我就能补充好元力,到时候你就不用再顾虑我了。”说罢,他便准备往空间戒指中拿一瓶用来补充元力的药剂进行恢复,可是下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所有的药剂都已经交出去了。。。

    无奈之下,那名新兵只好厚着脸皮说道;“恩人,能给我一瓶我之前给你的药剂吗?补充元力用的。。。”

    “唔?哦。”听得那名新兵的请求,君林在想了一下后便点头同意了。反正补充元力用的药剂,对自己也没有任何用。既然现在对他有用的话,就还给他好了。

    “那药剂都在你前面,你自己拿。”说着,君林便将药剂旁边的几个大钱袋收入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

    。旋即又补充道:“那些卷轴和药瓶你就拿回去吧,我只收钱。”

    当然了,君林并不知道这一大堆东西之中,就属那几个钱袋最不值钱了。。。如果要是让君林知道这一事实的话,估计君林就直接被气昏过去了。

    然而那名新兵在闻言后,却是不由愣住了,一股从未体会的情绪化为了一道暖流涌上心头。下一刻,那名新兵看着眼前的一片烟暗,发自内心地喊了声:“大哥。。。有光吗?”

    “这我没办法。”君林爱莫能助地耸了耸肩。

    “那我怎么拿药啊?”那名新兵满脸苦逼地伸手触地慢慢向前摸索着。

    见到这一幕,君林便随便从前面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药瓶中拿起了一瓶放到了那名新兵的指尖:“都是用于补充元力的吧?它们都一个样,我也分不清。”

    “啊,是!是!都是同样的药剂。”感受到了指尖传来的熟悉的药瓶触感,那名新兵激动地应了一声后便直接熟练地打开药瓶将其中的药剂一饮而下,旋即盘坐于原地,开始迅速的恢复起自己的元力。

    一分钟之中,那名新兵神采奕奕地再次睁开了双眼。直接站起了身子,那名新兵对君林说道:“恩人,已经可以了,接下来换我来吧!”

    “嗯,那你准备好。”说着,君林也站起了身子,并且将瞬间解除了护在二人周围的漆烟保护罩。

    下一刻,烟暗瞬间消失,光明再临。

    如此巨大的变化,令的那名新兵顿时感到眼前一片亮白。不过他对此早已做好了准备,也十分清楚自己身处怎么样的危险处境。所以就算眼睛短暂看不清,那名新兵还是立刻施展出了自己的元素技。

    那名新兵的元素技虽然比较耗元力,但是攻击威力与范围也同样十分出众,他施展出的元素技就算抵御两个人量的噬元蚁进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君林见状后,也不再担心,旋即浑身泛起丝丝烟气,朝着远方无人的地方跑去,不让进攻自己的噬元蚁影响到那名新兵。

    然而就在这时,在君林的前方突然又有一道求救时响起,而且似乎就是向君林发出的:“帮帮我!我快不行了!你帮我!我也必有重谢啊!求求你了!救救我!”

    听得这声呼救,君林立刻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此刻那名求救的新兵已是岌岌可危,浑身爬满了噬元蚁,正在用最后的元力进行护体以做最后的挣扎。

    然而下一刻,就在君林准备直接冲过去救人之时,一道暴喝声夹杂着骇人的威压于众人的头顶上方骤然响起。

    “君林!你再救一个试试!”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