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最后的告别
    ,!

    见到了小凰玲的这一刻,印玄疯的身躯不由猛然一震。因为实在是太像了。。。这小丫头。。。和自己闺女小时候的样子,真的太像了。。。

    笑着摸了摸小凰玲的小脑袋,凰穆旋即将小凰玲牵到了印玄疯面前说道:“哈哈哈,别怕,玲玲,这是你外公。”

    听得凰穆的话,小凰玲不由疑惑地眨了眨大眼睛看向了印玄疯。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小凰玲却不由自然的感到一种亲切之感。

    而印玄疯在闻言后则是瞬间瞪大了眼睛,这小丫头。。。是自己的外孙女?而且刚刚那老家伙喊的是什么?。。。玲玲?是。。。是玲玲?!

    凰玲这个名字,正是印玄疯在十年前为自己刚出生的小外孙女取的。只是无奈,十年前的那场悲剧,让凰穆带着小凰玲离开了灵凰城隐居起来,也让凰忘忧与刚刚出生的小凰玲失去了母亲。

    这一刻,身为一名铁血军人的印玄疯突然老泪纵横,他此刻真的很想破口大骂凰穆一顿,哪怕他知道凰穆当年那么做是正确的选择。但是最终,他没有。因为这些,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伸出了颤抖的双手缓慢,而无比坚定地将小凰玲抱了起来。印玄疯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凰玲,流着泪傻笑着。没有说出任何一个字,只是抱着小凰玲一个劲地打量着,怎么看都看不够。

    看着面前的情绪难以自已印玄疯,小凰玲不由伸出了小手在印玄疯的眼角擦了擦,旋即乖乖地喊了一声:“外公。”

    然而小凰玲的这一动作,却让印玄疯不禁哭得更加厉害。因为小凰玲和她母亲小时候的样子真的太像了,这是自己闺女小的时候,也曾经这样安慰过自己。

    许久之后,印玄疯终于缓缓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旋即他便用自己的一双和一名普通老人一样的瘦弱双臂一把抱起了小凰玲,看着怀中的小凰玲,印玄疯仿佛有说不完话想要和自己的小外孙女慢慢诉说。但是在沉默了片刻后,他却只是化为了一个最为慈祥的笑容,笑着哄道:“走!外公带玲玲到外面玩去!”

    听得自己外公的话,小凰玲自然不会拒绝,旋即也甜甜地笑着应了一声:“嗯!”

    看着印玄疯抱着小凰玲远去的背影,凰穆和凰仁明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黯然之色。

    “父皇。。。岳父他老人家。。。”凰仁明欲言又止。

    凰穆在此刻也不禁发出了一道长长的叹息,凰穆拍了拍凰仁明的肩膀,没有说什么,旋即也缓步朝着宫殿外走去。

    。。。

    印玄疯陪伴着自己的小外孙女玩了半小时,凰穆也在远处的隐蔽角落静静地看了半个小时。终于,印玄疯突然伸手摸了摸小凰玲的小脑袋,十分简单的告了个别。下一刻,他让小凰玲一个人好好玩,旋即便朝着凰穆所在的方向走去。

    二人碰面,没有说什么,而是十分默契地继续朝着一处方向走去。

    十分钟后,二人来到了一处静谧凉亭中。凉亭之中有张石桌,石桌两旁,只有两张石椅。

    二人各自坐到了一张石椅之上,哪怕已有十年没有来到这里。但是二人却没有感到任何生疏,因为这个地方,二人曾经连续来了几十年。

    “真是巧啊。。。原本就算你们不喊我,我今天也会过来看看。”

    “啊。。。是啊,真是巧啊。。。”

    “还别说,今天老子还真是来对了。可惜今天小忘忧得去上学,这就有些不完美喽。”

    “嘿,要是小忘忧真在家,你恐怕就不会这么说喽。”

    “哈哈。。。也是,小忘忧长大了,说不定会被她看出来。要是那样,可就真麻烦了。”

    瞧得凰穆沉默沉默,印玄疯倒是十分洒脱地笑了笑,抬头望了眼悠悠浩荡的蓝天,释然地感慨道:“能在最后看到你这老东西和小玲玲,我也知足了。。。所以说巧合这个东西,我还是挺喜欢的。”

    凰穆闻言也是露出了一抹感慨的笑容:“嘿,巧合这个东西,我倒是从来没有喜欢过。”

    听得凰穆的话,印玄疯不由笑骂道:“吗的,到了最后,你还是不肯附和我次。”不过旋即他却改口道:“不过你说的还是没错,要是老子没见到你和我小外孙女,我他妈还能走得利索点。”

    “嘿,到了最后,你倒是终于肯心服口服的附和我了。”凰穆笑了,不过这一笑容却十分复杂。

    “反正以后也没机会跟你争了,最后让你赢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印玄疯也笑了,不过却笑得十分洒脱,也深藏着一丝这世间最真挚的不舍。

    “你生了个好儿子啊,在这十年里,仁明真的长大了,能扛起大梁了。”

    “嘿,瞧你说的,仁明也是你儿子啊。”

    “啊。。。不过我这个当爹的还从来没有当着他的面夸他一次。。。嘿,反正你这老东西喜欢夸人,就留给你以后慢慢夸吧。”顿了一下之后,印玄疯对凰穆郑重其事地说道:“你十年没回来,也不知道那些小东西的喜好。我现在和你说,你记着啊。仁明他其实特别想念你当年给他炸的甜糯米丸子,我估计你都忘了,以后多给他做点。都一个当一国之君的人了,就这点喜好,也他妈是没谁了。这点倒是像你。”

    “还有啊,小忘忧她喜欢那种亮晶晶的漂亮石头,不过她就是不好意思开口问她爹要,以后你找个法子想办法在她房里多弄点。还有啊,小忘忧还喜欢。。。吗的还喜欢烧菜!可是她好像真没这方面的天赋,你看看能不能把你手艺传给她。。。”

    就这样,印玄疯开始和凰穆说起了一大堆十年来他默默观察到的东西,而凰穆也全场安静地倾听着,没有把一个字给落下。

    说了不知道多久,印玄疯在说完了全部有关于凰仁明凰忘忧父女俩的事情后,突然提起了君林。

    “那个叫小林的小家伙,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小家伙与众不同。我让他去报名训练兵,也有我的考虑。虽然小忘忧担心他出事,但是这一次,你一定得听我的。让那小家伙走完训练兵的路,如果他走不过去,那他就没那资格成为我外孙女婿。如果他走过去了,那么,结果你肯定比我更清楚。”

    听得印玄疯说完这句,凰穆终于点了点头,回应道:“放心吧,我都记下了。”

    得到了凰穆的答复,印玄疯不由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而他的身子似乎也随之变得轻盈起来。

    “说了那么多,结果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说。。。”不舍地感慨地低喃了一句,印玄疯旋即看向了凰穆,平静地说道:“老东西,我该走了。”

    而凰穆到了最后关头,却也是露出了一抹平淡的微笑:“啊。。。等我去找你的时候,我们再喝一杯。”

    下一刻,印玄疯也笑了。旋即他拿起了石桌上的酒壶,缓缓为自己倒了一杯:“到了最后,总算能痛快一回了。”说罢,印玄疯将酒壶放回了原处,并没有将它递给凰穆。

    “知道你不喜欢喝酒,所以还是老样子。我喝,你看着就好。”

    将杯中辛辣的白酒一口饮下,印玄疯满足地笑了。也在这一刻,印玄疯缓缓闭上了眼睛。

    在宁静之中,他的身子逐渐变得虚幻起来,最终化为了无数微亮的光点,伴随着一阵悄然吹过的微风,毫无声息的离开。

    无声的告别,也是最后的告别。

    不知过了多久,坐在石椅上许久未动的凰穆缓缓抬起了双手。拿过了石桌上的酒壶,为自己倒满了一杯自己数十年来都没怎么碰过的白酒。

    学着印玄疯的样子将杯中的白酒一口饮下,不知是因为白酒的辛辣,还是因为别的原因。都忘了自己上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的凰穆,在这一刻,眼眶悄然湿润。

    悠悠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凰穆将手中的空酒杯放回了石桌之上,旋即重新平复了自己的心境,起身缓步离开了凉亭。。。

    “走好。”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