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外孙女婿
    ,!

    听得自己老爹的话,凰仁明只好点头附和称是。不过下一刻,凰仁明却不禁露出了一抹有些紧张的神色,苦笑道:“就是没想到,告诉小林有关于训练兵消息的人竟然是。。。”

    而凰穆闻言后也是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古怪笑容:“嘿,这倒也巧了。说明那老家伙的眼光还是可以的,和我一样啊。这次正好,等那老家伙过来,我给他个惊喜。”

    然而就在父子俩谈话之时,原本紧闭的宫殿大门突然被直接推开,旋即一道人影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要知道,这样的行为,绝对可以视为对皇室的挑衅。不过显然,这名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并不是什么普通人。

    见到了来者,身为堂堂一国之君的凰仁明竟是直接站起了身子,主动上前迎接,腆着脸笑道:“爹。。。”

    这一幕着实有些奇怪,凰仁明竟当着凰穆的面喊另外一人为“爹”。不过这一情况,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因为这名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其实正是凰仁明的老丈人。也是告诉君林有关于训练兵消息的房东老大爷。。。

    然而听得凰仁明的问候,凰仁明的岳父却是丝毫不给面子地挥了下手,满脸不待见地说道:“别叫我爹!老子没你这样的儿子!”

    不过下一刻,听得自己亲生儿子被数落凰穆自然要站出来帮儿子说话了:“嘿,我儿子怎么样了?能拐跑你闺女是他的本事。”

    “嗯?”

    听到了凰穆唐突响起的声音,凰仁明的岳父眼皮顿时跳了跳,旋即将视线转向了凰仁明后方的凰穆。然而当凰仁明的岳父看清了凰穆这位老亲家的面容后,他不由一下子震惊地一下子跳了起来:“卧槽!他妈的你是什么东西?!”

    听得这句话,凰穆也是直接跳起来了:“你才是什么东西!都过去十年了,你这副臭脾气还是没改。啊,丢人!”

    瞧得凰穆这副十分熟悉而又十分陌生的嘴脸,凰仁明的岳父足足愣了将近一分钟,才缓缓回过了神:“你。。。你个老东西没死?”

    “嘿,你死了,我都照样会活得好好的。”凰穆话是这么说的,不过此刻他的语气,也不由变得感慨起来。

    凰仁明的岳父名为:印玄疯。是凰穆执政时期灵凰**部的最高将领,在当年那场关乎整个灵凰国生死存亡的大战之中,为了国家,付出了毕生的全部修为。

    凰穆和印玄疯二人是数十年的老交情了,是君臣,又是挚友,也是生死之交,虽然最后还结为了亲家。。。不过有一点,却始终没有改变。那就是从曾经到现在,二人还是喜欢在嘴皮子上互损。

    所以在听到凰穆率先开损后,印玄疯便一下子把见到凰穆的震惊全部抛到脑后了,旋即直接回道:“吗的!你什么意思?老子当年让你一只手你都打不过我,说话注意点。”

    而凰穆一听印玄疯提起这茬顿时乐了:“嘿,还让我一只手,牛皮吹上天了都。你信不信我现在一只手就能把你按在地上打。”

    “。。。”

    听得凰穆这句话,印玄疯不由被噎着了。在憋屈地沉默的半天后,他才颇为不爽吐出了一个字以宣泄自己的满腔愤慨。

    “操!”

    满脸不爽地走到了一张椅子前一屁股坐下,印玄疯旋即便看向了凰仁明问道:“这次把我叫过来有什么事?”

    “啊,是这样的。爹,你看这孩子,是不是在昨天见过。”说着,凰仁明便点出了一个立体投影,君林的样子瞬间浮现于印玄疯的面前。

    “嗯?是这小家伙?。。。这小家伙是什么人?能让你们那么上心?”

    在一旁的凰穆直接笑眯眯地回答道:“我孙女婿。”

    听得凰穆的话,印玄疯不由愣了一下。不过当他理清楚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的时候,他顿时跳起来了:“什什嘛?!吗的你他妈再说一遍?!”

    “这是我看上的孙女婿,你外孙女婿。啊,没想到你个老家伙眼光也可以啊。”凰穆老神在在地再次详细的解说了一遍。

    然而印玄疯在闻言后不由更气了:“我呸!那小家伙凭什么能当我外孙女婿?吗的昨天晚上被人打成那样还不敢还手,而且还他妈跟你一副德行,打不过,嘴巴还硬的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就他那吊样还当我外孙女婿?”

    面对一副暴躁样子的印玄疯,凰穆却是丝毫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得得得得得,你说的那事我早知道了,我已经派人处理了。再说了,换你上你打得过啊?而且,要是你真的看不上小林,你会把训练兵的消息告诉给他?”

    听得这句话,原本气得一副要掀桌子的印玄疯顿时萎了下来。又一屁股重新坐回椅子上后,他便开始埋怨地嘀咕着:“吗的,我算是知道了,你们这次叫我过来就是故意气我的是吧?”不过在顿了一下之后,他却是突然露出了一抹极其在意的表情问道:“小忘忧过得还好吧?”

    “好,好得不得了。就是最近有些犯些感情问题。你也知道的,小忘忧毕竟也到了这个年龄了嘛。”

    “感情问题?”印玄疯愣了一下,旋即他不禁愤怒地一拍桌子:“是那个小东西的原因?吗的看老子不打断他的腿!”说罢他又突然把气撒到了站在一边的凰仁明身上:“吗的!这肯定也跟你这混小子脱不了关系!好的事情不会,就会祸害好姑娘。”

    好端端的被印玄疯突然骂了一顿,凰仁明此刻也是欲哭无泪啊。这事怎么还能扯到自己身上了呢?自己什么都没干啊。。。唉~为什么小林烦的事,自己都得受到牵连啊。。。

    不过下一刻,凰穆却是笑着开口解释道:“嘿,其实主要是因为知道小林去当训练兵了,小忘忧关心则乱啊。”

    “啊?”听得凰穆这么一说,印玄疯不由傻眼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似乎是自己的错了啊!难道自己害的的小忘忧不高兴了?

    突然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印玄疯无比懊恼地喃喃道:“我,我他妈不知道啊。。。唉!”

    “好了好了,你也别太放在心上,这又不能怪你。”说罢,凰穆便站起了身子拍了拍印玄疯的肩膀:“而且你也别看不上小林,不说别的,光是小忘忧就看上他了这点,你再怎么样也得接受啊。”

    沉默了许久之后,缓过来的印玄疯还是不禁拍在桌子欲哭无泪地诉苦道:“吗的。。。我真要被气死了啊!那小东西到底给我外孙女灌了什么**汤?小忘忧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又拍了拍印玄疯的肩膀以示安慰,凰穆在下一刻也不由叹了口气,感慨道:“唉~不过麻烦也就麻烦在这点啊。。。”

    然而就在凰穆准备继续说下去之时,虚掩着的宫门在此刻被缓缓推开,旋即只见小凰玲探了个小脑袋从门外走了进来。

    “爷爷!爹爹!”进入了宫殿之中,小凰玲便直接朝着二人跑了过去。不过当她看见了这里还坐着一名陌生老爷爷时,小凰玲便一下子躲到了凰穆的背后,有些怕生地轻声问道。

    “这位老爷爷是谁呀?”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