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没得跑
    ,!

    一小时之后,所有的新兵全部都进行过了跳岩壁训练。之后的训练中虽然没再出现摔死人的情况,不过摔惨倒是出现了好几个。

    至于摔惨的新兵,全部被直接送到了医疗区。天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被送去接受治疗的新兵不到五分钟就便满脸不情不愿地重新回答了队列之中。因为他们原本以为摔残了就能够被送出去,离开这个要命的地方。结果没想到这里治伤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就连摔断了腿,都用一种天价且有价无市的丹药给治好了。。。

    要么过,要么死。这一次,众人终于真正的意识到这是一句多么认真且绝对的话。

    不过当这个跳岩壁训练结束之后,众人皆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一连的带队军人发话: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是午休时间。这段时间,每一名新兵都必须在各自的宿舍中度过。毕竟这段午休时间其实就是让新兵们进行修炼的。

    然而就算是必须留在宿舍中进行修炼,众人也觉得这是无比美妙的事情。因为在这个地方,枯燥的修炼绝对是最轻松的事情了。

    不过下一刻,众人却不由同时想到了同一个问题:午饭呢?

    “报告,我们什么时候去吃午饭?”

    对于这里的食堂,众人其实还是十分向往的。那奢华的食堂简直就是这里的圣地!然而当众人听到了一连的带队军人给出的一句“午饭?你们之前吃的就是。”后,他们便感觉自己活下去的希望都被无情的抹灭了。

    虽说之前的那一顿吃得又香又饱,但是经过了之后的两项训练,众人的肚子又饿得不行了。结果到了现在,竟然还没有饭吃?那下午的训练得怎么过啊?

    不过幸好,在下一刻,一连的带队军人的一句话终于给了众人坚持下去的希望:“你们每个人宿舍里的墙上,都有一个可以打开的通道口。回去之后,打开它,里面会有帮你们补充能量的东西。”

    听得这句话,众人顿时没有半句怨言了。原本出身富贵的他们此刻已经不想计较那么多了,现在他们知道能够吃饱,不用忍受着饥饿进行下午的训练,就已经足够了。

    下令让众人自己回宿舍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旋即便看向了君林说道:“君林,你留下。”

    “是。”疑惑地点了点脑袋,君林收回了刚刚迈出的步子,继续站在了原地,等候其他新兵离开。

    待其余新兵全部离开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忽然开口说道:“走,去食堂。”

    “啊?”

    听得教官说的话,君林第一时间以为是自己饿出幻觉了。去食堂?自己没听错吧。。。

    “啊什么?还是说你不需要去?”

    这一下,君林众人确认了这并不是自己的幻听。这也让君林不禁感觉幸福来的是如此突然。没有任何犹豫,君林直接坚定无比的回答道:“需要!”

    “走!”

    在君林回答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也没有拖拉,直接带着君林朝着食堂跑去。其实他现在正是准备去吃午饭,之所以会带上君林,是因为这也是特训目标的特权,而且他也有别的事要跟君林交代一下。

    。。。

    跟着一连的带队军人来到了训练兵兵营食堂,君林发现此刻食堂之中已经有着不少人。分别是那名魁梧军人和另外三个连的带队军人,还有就是另外的六名特训目标也聚集在了此地。不过众人之间并没有在进行交流,只是各自埋头吃着各自的午饭。

    察觉到了二人的到来,四名军人只是抬头用眼神致意了一下,旋即便继续开始埋头大吃起来。而另外的六名特训目标则是齐齐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到了君林身上,开始打量了起来。

    显然,这六名特训目标都认为在这次训练之旅中,其余的六人肯定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见到了最后一名特训目标出现,他们便对君林直接上了心。

    不过对于六人的注视,君林则是直接无视了。因为来到了这里,那么君林的眼中就只有食物!

    下一刻,都没有得到一连的带队军人的允许。君林便如同一头饿狼直接扑向了陈列着食物的长台,抓起了一大串烤肉啃了起来。

    对于君林的行为,一连的带队军人也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也并没有说什么,旋即他也拿了一套餐具,选了一大堆肉食坐到了一旁开始吃了起来。

    就这样,偌大的食堂,再次恢复到了不时响起食物咀嚼声的一片安宁之中。

    ——————————————————————————————

    灵凰学院,凰忘忧的私人城堡之中。坐在餐桌前与凰仁明进行投影联络的凰忘忧在听到了这一消息后直接急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什么?无礼之徒他去当训练兵了?他怎么老是这样!。。。父皇!你赶快把无礼之徒救出来吧!他去那个地方太危险了!”

    听得自己闺女的话,凰仁明顿时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忘忧啊,当初是你把小林给赶出去的。现在你就算让父皇去救小林,父皇又能以什么身份去干涉小林的选择呢?”

    “可是。。。可是那里真的不能让他去啊!”

    “做任何事,都想要有个理由。哪怕父皇是一国之君,也不该无理由的破坏训练兵兵营的军规。”顿了一下之后,凰仁明突然换了个连哄带骗的语气说道:“不如就这样吧,父皇可以把小林给带出来,不过到时候你得向人家道个歉,那样父皇也就能让小林继续住回来了,到时候于情于理也都说得过去。”

    然而听得凰仁明的这个提议,凰忘忧却是突然将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红着脸否决道:“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才不要向那个无礼之徒道歉!”

    见得凰忘忧的反应,凰仁明也不由露出了一抹略显无奈的苦笑。自己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口不对心啊。。。

    “忘忧啊,你这样,那么父皇也没法子帮你喽。而且去报名参加训练兵也一定是小林自己的选择,强行把他拉出来也未必是对的。”

    “可。。。可是。。。”凰忘忧此刻急的都快掉眼泪了,要让自己去向无礼之徒道歉什么的,怎么开得了口吗。。。可是训练兵营那里对他来说太危险了,万一他在里面出了什么事。。。

    然而就在凰忘忧犹豫不决之时,凰仁明突然又开口了:“好了,现在就这样吧。什么时候你愿意跟小林道歉了,父皇就去把小林给带回来。”说罢,凰仁明在说了一些关心之语后便中断了联络。

    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在先前一直打手势的凰穆,凰仁明不由苦笑道:“父皇,这样行吗?”

    凰穆闻言后自信一笑:“嘿,你小子就放心吧。你老子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我说了小林这个孙子我要定了,那么这事就肯定没得跑。”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