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第二项训练
    ,!

    在众人皆进入修炼状态之时,一连的带队军人在此刻走到了君林面前。而君林也记着撑过了会有赏这句话,所以也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坐下修炼。

    从军装内侧的贴身口袋取出了一个小盒子,一连的带队军人将之打开,从中取出了一颗精巧的丹药递到了君林面前:“干得不错,这是属于你的奖赏。其实本来是想给你别的奖赏的,不过没想到你也是暗属性,所以就正好给你个适合你的。”

    疑惑的接过了这颗通体深烟的药丸,君林看向了对方问道:“教官,这是?。。。”

    “暗元丹,对你肯定有好处。”一连的带队军人言简意赅地回答了君林的问题。

    说罢,他吩咐了君林一句待今天训练结束后到了晚上泡澡时放在水里用后便重新走到了众人面前,开始观察起其他人的情况

    五分钟的调整时间转眼即逝,时间一到,一连的带队军人便一秒也不多给众人,直接喊道:“时间到!全体起立!”

    听得教官的声音,一连的众多新兵们纷纷不情不愿的停止了修炼,站起了身子。这种痛快的感觉,真想再修炼一会儿啊。。。

    这一转变,不可谓不惊人。对于这群生于豪门贵族的新兵来说,修炼其实一直是他们不喜欢,却又被逼迫不得不做的事情。而且凭借家里的各种用于辅助修炼的东西,修炼效率一直比多人快一步的他们对于修炼的态度也愈发怠惰起来。

    但是这一次,这种全凭借自己的能力,不依靠任何外物辅助的畅快修炼感,让他们不禁上瘾了。

    可能是因为军区的气氛,激起了每一人想要变强的心,也同样让平日里优越感十足的众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原本就心高气傲的他们,自然不希望自己被其他人给比下去。所以,他们才会发生了这种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改变。

    见所有人立正,一连的带队军人便下令道:“全体都有!向右转!看见前面的岩壁没有?给我冲过去!”

    “是!”众人闻言后齐声应道,旋即便直接爆发出了自己的全速朝着五百米外的一片岩壁跑去。

    来到了岩壁之前,一连的带队军人让众人原地待命,旋即便爬上了岩壁上的一长条距地面二十米的人工岩架。

    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一连的带队军人迎着此地突然变得猛烈的大风,高声说道:“这是你们接下来要进行训练的项目!现在!我为你们做次示范!”

    说罢,下方的众多新兵便满脸震惊地看着他们的教官就这么跳下来了。。。直接跳下来了!

    只见一连的带队军人在下落的过程中整个身体绷直,双腿紧靠。在双脚落地的一瞬间直接一个屈膝顺势做了一个前滚翻,旋即直接站起。一套动作一气呵成,看上去十分简单轻松。

    “标准动作我已经给你们示范过了,接下来,每个人都给我上去!不准动用元力!”

    听得这句话,众人的脸色顿时变的不自然起来。从二十米的高度往下面跳,就算用元力护体,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结果现在还不准使用元力,让自己就凭借身体素质往下跳?!这他妈就是脚着地,摔断腿。头着地,摔掉命啊!

    下一刻,一名站在最前排的新兵不禁质疑问道:“教官,这。。。这不可能通过的吧?”

    一连的带队军人闻言后看向了那名新兵,冷声说道:“我刚刚怎么做的你没看到吗?只要你动作规范,就摔不出事情。”顿了一下之后,他有继续补充道:“还有,问问题之前先打报告!作为惩罚,你第一个上。”

    说罢,一连的带队军人便大手一挥,旋即先前那名提问的新兵便直接飞出了人群,落到了岩壁上二十米高的人工岩架之上。

    数秒之后,反应过来的那名新兵吓的直接后退紧贴着身后的岩壁。这条人工岩架十分狭窄,宽度只有五十厘米。人站在上面,只要稍稍往前一小步,就会直接落下岩架。

    而且身处岩架之上,顿时能够感觉到风一下子变得猛烈起来,让人连站稳都有些困难。

    从二十米的高度看着下方的地面,那名新兵的双腿都开始不自主的颤抖起来。从地面上看二十米都感觉挺高的了,更别说是从二十米的高度往下看了。而且一想到自己要从这个高度跳下去,这绝对是对心志的重大考验。

    “啊!!!不!不要!我怕!”

    皱眉看着岩架之上的那名新兵的反应,一连的带队军人直接厉声喝道:“我给你三秒钟时间!三秒不跳!后果自负!”

    “不!我不跳!”

    “三!”

    “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敢啊!!!”

    “二!”

    “不!不!!!”

    “一!”

    随着最后一个数字落下,那名新兵背后的岩壁突然凸出了一块,直接将那名新兵给顶了出去。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顶出去,那么想要安全落地就必须靠出色的反应在空中调整姿势,保证双脚最先着地。

    然而那名新兵别说是被突然顶下去了,就算让他自己跳下去也肯定是全程闭着眼的自由落体。

    “啊!!!”

    “砰!”

    果不其然,那名新兵的命运真如同众人所猜测的那般:头着地,摔掉命。

    哪怕那名新兵在最后关头想起了动用元力保护自己,但是在惊慌失措之下,他虽然成功的及时调动元力护住了自己的躯干四肢,但是他却没想到,自己是头先着地。。。

    红色的军装,在血泊之中突然显得格外的残忍而妖异。这一抹红色,也深深刺激到了其他众人的内心。

    又死了一个。。。

    短短不到半天时间,自己已经见证了多少死亡了?

    数不清。。。

    但是。。。在场的每一名新兵都知道。这条死亡之路,并不会就此中断,说不定等到自己死的时候,这条路,也依然会继续下去。。。

    不知道,这条死亡之路究竟还有多长。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最终走到这条路的尽头。。。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