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冲动是魔鬼
    ,!

    君雨的这一脚,太狠,太突然,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过众人并没有忘记之前战邪所说的:君雨的男朋友在新生报到日那天被君雨踢飞出去的那个家伙一脚踹倒在了地上。

    这一脚,看来是君雨替他男朋友还的,也只有君雨能替他还。

    只是。。。君雨的一脚,真的不会出事吗?如果说那个家伙真被君雨一脚给踢死了,那么君雨可是会惹上大麻烦啊!

    想到这一点,众人顿时纷纷看向了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张歌。而宙空也在此刻直接出现在了张歌身旁,在蹲下身检查了一下,确认张歌没有生命危险,嗯,死不了之后。宙空就像之前处理炎离绯一样,也把张歌直接扔到了医疗区。

    之后,听到宙空宣布张歌无生命危险,观众席之上的众人才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毕竟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同院同学死在那么多人面前都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相比于众人的安心,战邪此刻却是变得惊怒无比。张歌再怎么说也是他们战家的附属家族张家的独苗,也是在学院里面关系和自己最近的人。

    结果上场从头到尾没说一个字,就被君雨直接给一脚踢飞了出去。这让他堂堂战家大少爷的脸往哪里搁?!

    气急败坏地伸手指向了君雨,战邪不由出言怒喝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你说的,在新生报到日那天,踢伤他的人是他。”君雨面色微冷地答道。

    战邪闻言后怒气顿时变得更盛:“可是你这样未免也太过分了!纵使张歌他有错在先,但你也不至于把他伤成那样!”

    “他被欺负了,我要为他讨个说法。”君雨理所当然地说道。

    听得君雨这么说,战邪突然心生一种可能是一种可能是嫉妒,但又似乎不是的复杂的情绪:“哈!哈哈!那他和一个站在女人背后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不。”

    这一刻,君雨十分坚定地摇头否决了战邪的说法:“他在的时候,一直站在我的身前。现在他不在了,所以我来为他找回他的公道。”

    二人的对话,通过扩音仪器传入了在场每一人的耳中。只是当君雨这一句话落下之时,众人的心中都不由想起了君雨先前所说的那句,宛如誓言般的回答。

    难道说,那句这辈子不会再有新的伴侣。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气话,而是真心之言吗。。。

    因为这一刻,众人不知怎么的突然感受到了一点。众人感受到了君雨的至真情感的流露,难言,却令人能够体会。让众人相信,君雨,是认真的,十分认真的。

    为了一位已故之人,宁愿孤独终老,也要执守这一份感情。众人都知道这很不理智,但是。。。

    在场的众人都只是十五至十七岁的少年,他们懂的的确不多,但是他们却拥有着一份最纯真的属于青春的情感。

    他们不懂,他们也不想知道这究竟是对是错。他们此刻内心所想的,只有对君雨的做法表示最真挚的钦佩与认同。

    然而战邪在听得君雨的回答之后,心里则是一下子变得非常不是滋味。毕竟任何一个男孩在听到自己心中爱恋的女孩说出这样的话时心中肯定都不会好受。

    此刻战邪已经顾不上什么原本的计划了,或者说他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可能只是想维护自己的颜面,也可能是想让如此对待自己的君雨付出一些代价。

    “就算如此那有怎样?这也不能成为你那样重伤张歌的理由!”下一刻,战邪便义正言辞地指着君雨厉声指责道。

    “无端干扰比赛,你竟然还有脸指责君雨?难道你也希望被直接一脚踢下去吗?”

    这时,柔然玉璃的声音突然响彻全场,也令的战邪不由愣了一下。

    回国神之后,战邪不禁嗤笑道:“我?无端干扰比赛?哈!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他们早就认输了,我怎么就干扰比赛了?”

    “裁判宣布比赛结束了吗?”下一刻,柔然玉璃一句声音冰冷的质问瞬间让战邪噎住了。

    这。。。好像是啊。虽然炎离绯这边已经认输了,但是宙空似乎并没有宣布比赛结束。而自己就急匆匆的带着张歌直接上场了。。。

    想到了被扣上“无端干扰比赛”的罪名的严重性,战邪不禁顿时慌神了。反应过来之后,他便立刻狡辩道:“就。。。就算这样又怎么样?这场公会战已经结束了,结局已经定了!我根本没干扰比赛!”

    对于战邪强词夺理的狡辩,柔然玉璃只是淡然一笑:“我问的是,裁判宣布比赛结束了吗?你的眼里,还有没有院长?”

    听得柔然玉璃的话,宙空在心中也是不禁暗笑出声了。他当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弟子想要寻找自己的帮助,不过对此,宙空也自然不会进行任何反对。

    所以下一刻,宙空便心领神会的颇为配合道:“小家伙,你这还是太冲动了啊。虽然比赛结果已定,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宣布比赛结束,你就直接冲上来了。难道在你的眼中,我这个院长的存在感那么低吗?”

    宙空的语气很平和,甚至是像是开玩笑一样,没有显露出半点责备之色。但是战邪在听到宙空这么说之后,脸色则是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

    整个天临学院谁不知道,柔然玉璃乃是宙空这位天临学院总院长,唯一的空间属性强者的亲传弟子。

    宙空虽然没有说透,但是在场的众人都听得出来:宙空他这明显是要护短。

    也就是说,战邪这个“无端扰乱比赛”的罪名已经被扣得死死的了。不过宙空没有将话直接说死,也就说明了他已经留给了战邪最后的机会。如果他就此作罢,选择直接道歉离开,那么宙空也自然乐意就此息事宁人。

    好或坏的结果,全看战邪自己怎么选。

    然而。。。

    此刻的战邪,直接化为了教科书般的反面教材,让众人充分了解到了什么是:冲动是魔鬼。

    面对宙空给他的机会,他竟是依旧选择了死咬住君雨不放了。

    “院长!我不服!我不管其他的!我只想要知道,君雨那样直接出手把张歌踢成那样,甚至是濒死!您对这件事会怎么处理?”

    然而就在战邪话语刚刚落下之际,只见苏星灵在此刻挡在了君雨面前,眼神冰冷地看着战邪,用一种颇为轻视的不屑语气说道。

    “你这人怎么那么烦啊?君雨踢就踢了,你能怎么样?”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