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怒
    ,!

    “碎空,裁间”

    这一招,柔然玉璃只在上次院外公会任务之中使用过一次。上一次使用之后,柔然玉璃是透支了全身的元力,导致连勉强站立的气力都不再具备。不过这一招所造成的伤害,就连当初身为稀有属性的七阶皇木使:弑心都不得不使出最强的防御手段进行抵御,而且还险些支撑不住。足以显示其威力的恐怖。

    此刻,宙空在发现了空中的那个巨大的淡银色阵图时也不禁露出了一抹惊讶的神色。因为柔然玉璃施展出的这个元素技,宙空也同样是第一次看见。。。

    是的,这一元素技能,并不是宙空教授给柔然玉璃的。而是柔然玉璃的私有财产,她的那个空间腰带中的财产,柔然皇族最后,也是最宝贵的底蕴。

    这招:“空,裁间”,则是柔然玉璃找出的能够勉强学习的最低级的元素技。而这最低的,却也是一个三阶初级的元素技。

    一名三阶元素使,使出了一个三阶初级的元素技。这样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所以在感受到了天空中那巨大的淡银色阵图散发出的能量波动之时,宙空的脸色顿时变了一下。旋即他想都没想,直接打出了两道亮银色光束,在炎离绯和那名风属性男孩周身形成了一个保护罩。

    下一瞬,风刃将至,火蛇逼近。但是这一切,都瞬间被一阵如同大瀑布一般暴落而下的淡银色箭雨吞没。

    这一刻,身置其中的炎离绯和那名风属性男孩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安静了,没有任何声音,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和一片令人分不清方向的银色。

    而在观众席之上的学员们看来,这一幕真是可以用“疑是银河落九天”来形容了。实在难以想象,一名三阶元素使竟然能够使出如此震撼人心而骇人听闻的元素技。总之有一点众人都能够确信:如果在这“瀑布”下面冲个澡的话,那感觉一定很刺激。。。

    足足十秒之后,那宛如瀑布般的淡银色箭雨终于逐渐停止,天空中那个巨大的,呈现为一个美丽而令人感到缥缈图案的淡银色阵图也随着化为无数淡银色光点,消散于空。

    “呼~”

    眼神有些迷离地望着天空中的阵图消失,柔然玉璃在下一刻露出了一抹淡然的微笑,旋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将整个身子舒适地靠在君雨身上,柔然玉璃感受着体内突出涌起的暖意,不由轻声笑道:“君雨,晚饭我想吃肉了。”

    小心翼翼地抱着柔然玉璃跪坐下,君雨在为柔然玉璃提供好膝枕之后也是露出了暖人心脾的微笑,问道:“嗯,什么肉?”

    “鱼肉。”

    “。。。嗯,晚上我给你做。”

    “我要红烧的。”

    “好。”

    “那。。。我先休息会儿,到了饭点喊我。”

    “嗯。”

    看着大腿之上已经陷入熟睡的柔然玉璃,君雨突然一下子陷入了两难。在这么多人面前,这副样子让君雨不由因为害羞而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可是如果自己乱动的话,又会把玉璃吵醒。

    无奈之下,君雨只好红着脸低垂着脑袋。如同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地跪做在原地,等待着战斗结束,等待着众人离开。。。

    “不!我不服!我还没输!”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失态的咆哮声突然响起。只见先前因为有宙空保护而毫发无损的炎离绯突然大吼着向君雨冲了过去。

    此刻的炎离绯看上去极其暴躁,但是他的眼神深处却是闪过了一抹冷静且狠辣之色。是的,因为宙空之前没有直接带自己离场,那么自己就有一个狡辩的机会。谁说自己一定不能接下先前的那一击?也就是说,自己现在还没有出局!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

    由于炎离绯原本与二人的距离就十分接近,再加上这一出其不意的突然袭击。在场的众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伴随着一声惊天怒吼,炎离绯挥舞着狰狞的火焰双臂猛然一拳砸向地面。

    暗红色的腐蚀之焰在解除到战斗场的地面之时瞬间产生了液化,变为了宛如暗红色的岩浆,直接涌向了跪坐在前方无法动弹的君雨,和已经睡着的柔然玉璃。

    “这一下,院长肯定会直接出手把二人带下场。到时候自己再立刻赶回正面战场,那么就还有赢的希望!”这一刻,炎离绯的心中笃定这么想到。

    甚至连观众席之上的众人也认为君雨和柔然玉璃就要就此被迫退场。没办法,毕竟炎离绯这一手实在是太无耻,太出人意料的无耻。众人在此刻纷纷破口怒骂炎离绯的行为,但是心中的憋屈与怒火,却怎么也无法宣泄。

    在无数愤怒的怒骂声中,在漫天目光的注视之下。君雨在此刻突然转过了脑袋,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愤怒,君雨的眼神深处突然闪过了一瞬璀璨的金色。

    旋即,君雨蓦地瞪大了双眼。

    下一刻,无比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来势汹涌的暗红色岩浆般的液态火焰在此刻突然顿在了原地,旋即竟像是突然拥有了灵性,如同人性化的畏惧一般,缓缓地绕过了君雨与柔然玉璃,朝着远方流去。。。

    见到这一幕,炎离绯不由呆住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施放出去的元素技竟然违背了自己的意志?哪怕是闹鬼也没这么惊悚吧?

    而就在炎离绯深处震惊之时,数簇金白色的火焰突然出现于炎离绯四周。没有靠近,但是其散发出了恐怖热量就直接让炎离绯不禁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没有理会炎离绯那充满了惧意的叫声,数簇金白色火焰在下一刻瞬间爆裂。炎离绯,随之满身焦烟的直挺挺的倒下。

    这一次,宙空似乎特意晚了一步进行施救。在炎离绯倒下不省人事之时,他才身形一闪,将炎离绯带去了医疗区。

    下一刻,当宙空回到战斗场之时,观众席之上依旧是一片寂静。没办法,比较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的有些吓人。而且再加上炎离绯之前那惊恐的尖叫以及那惨不忍睹的结局,众人再次看向那至始至终保持着跪坐姿势,除了扭头瞪了一眼,就再也没有其他动作的君雨。不由产生了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圣临纪5000年9月15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