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下杀手
    ,!

    “对,这就是你坏我好事的代价。”那名长发男孩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君林闻言后不由问道:“在灵凰城之中,你难道有那权力随意杀人?”

    听得君林的话,那名长发男孩不由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当然没那权力,但我有那能力和胆子。要怪,就怪我们之间的身份相差太悬殊了。”

    “什么意思?”君林不禁再次疑惑地反问。

    而那名长发男孩似乎对此也很有兴致,旋即便颇有耐心地回答道;“你只是一个平民,而我,乃是大富之家的独子。我杀了你,就算有人见到了,也不会多管闲事。而且你似乎只是孤身一人,也就是说哪怕第二天你的尸体在这里被别人发现。也不会有人为你报仇,而我更不会受到任何惩处。”

    “这就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理由?”

    听完了那名长发男孩的解释,君林不由心生一种难以理解,却又充满了厌恶与嘲讽的复杂情绪。此刻君林突然想起了如初见曾经和自己说的那句感慨:有些令人厌恶的事情,无论在什么地方,它们都会存在。

    就像是曾经在天临区的生活一样,自己和君雨明明没有招惹够任何人,却总有几个无事生非的家伙无端来找二人麻烦。

    那些人给君林的感觉,就和眼前那名长发男孩一样。令君林厌恶,厌恶到。。。能起杀心。

    下一刻,君林突然开口问道:“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行,尽管问吧。”那名长发男孩闻言后果断点了点头答应道。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了,你也就可以去死了。

    “你还这样害过其他人吗?”双目紧盯着那名长发男孩,君林表情认真无比地问出了一个自己非常想要得知答案的问题。

    “哦?临死前想要知道自己有没有“同伴”吗?那可真是遗憾了,你还是第一个。”那名长发男孩表情颇为怜悯地摊了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听得那名长发男孩的回答,君林却是突然轻笑了一下:“是吗。。。”

    见到君林的反应,那名长发男孩不由皱了皱眉头。有一点地方,他从开始就感到很怪异。现状他终于发现了:从开始到现在,他完全没有见到君林表现出应有的害怕,恐惧的反应。君林他始终都是那么平静,而这份平静,却让那名长发男孩感到十分难以接受和不爽。因为这份平静,让他没有感到任何成就感和舒畅感。

    下一刻,那名长发男孩直接伸手一指君林,冷声道:“抓住他。”

    就在话音落下之际,其身后的五名实力达到元素卫的随从立刻全部出动,瞬间将君林包围于其中。旋即只听见一道沉闷的击打声响起,君林的腹部被一名随从狠狠地揍了一拳。而君林也随之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干呕。紧接着,又有两名随着一左一右地控制住了君林的双臂,将君林架起,随即走到了那名长发男孩身前。

    看着眼前毫无抵抗之力的君林,那名长发男孩在发出了一道畅快的笑声后突然一拳挥出,毫不留情地打在了君林的胸口之上。

    “怎么样?不服吗?但是你又有什么办法呢?”甩了甩拳头,那名长发男孩颇为舒畅地抬起了下巴,俯视着君林,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和如初见是怎么认识的,但是我会让你永远不会再出现在她的身边的。”

    下一刻,那名长发男孩的眼神突然飘向了君林右手上的空间戒指:“哟。空间戒指?这东西肯定你能够买得起的,如初见送给你的吧?”

    说罢那名长发男孩便直接将手伸向了君林的空间戒指,欲将其夺走。

    见到那名长发男孩的动作,君林则是直接将右手紧紧握拳,不让那么长发男孩得逞。当初君林离开皇宫的时候,之所以没有将这枚空间戒指归还,只是因为在这枚空间戒指的最深处,静静地安放着一件破旧到不能穿的衣服:君林的天临学院学院。

    这是君林保留着的在东大陆的唯一物件,对君林来说,这件破旧院服的意义非同一般。无论如何,君林都要好好保管好它。

    “不屈?哈,可以。那我就只好向弄死你,再把它拿走了。”

    稍稍退后了两步步,那名长发男孩对那两名架着君林的随从示意了一下,旋即便跃跃欲试地说道:“正好来拿你试试我新学会的元素技。”

    下一刻,那名长发男孩的双手瞬间跃起了两簇色泽明亮的红色火焰。随着他双手合十,一个明亮的红色阵图在他脚下形成,旋即数道火焰之链从中飞射而出,束缚住了君林的手脚。

    “呲~!”

    随着火焰之链缠绕而上,君林的袖口和裤管口瞬间被焚烧殆尽。火焰之链紧紧地捆绑在君林的手脚之上,发出了阵阵令人不禁侧目的灼烧之声。

    “灵火,御形!”

    瞄准了被自己控制住的君林,那名长发男孩双手缓缓抬起,召唤出了一个巨大的火团。紧接着,只见那个巨大的火团开始了灵活的翻滚,变化。最终凝聚成了一把细长的火焰长枪,枪尖居高临下地直指君林,宛如即将进行审判裁决。

    眼神嘲弄地看着前方的君林,那名长发男孩颇感好奇地问道:“临死前,还有什么遗言想说吗?”

    然而就当他话语刚刚落下之时,那把火焰长枪便毫无征兆地猛然向君林刺去。

    “轰!”

    随着一道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那名长发男孩看着被自己一击轰飞出百米多的君林露出了一抹令人生厌的残忍笑容:“可是我并不想让你说。”

    一名一阶元素使,在硬吃了自己一击后肯定是必死了。所以那名长发男孩也懒得去确认君林究竟死了没有,旋即便大笑着招呼了下那五名随从,扬长而去。

    跟上了那名长发男孩,有一名随从不由在意地问道:“慧少,那小子的空间戒指不要了吗?”

    那名长发男孩闻言后顿时有些不愉地皱了皱眉头:“切,你认为那家伙身上难道还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唯一有价值的就是那枚空间戒指本身。区区一枚空间戒指,我会在乎?”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