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死?
    ,!

    “哈哈,你这小娃娃。行!你说说看。”

    听得如初见的提议,北伏冥不由颇感好笑地点了点头示意如初见说下去。

    见北伏冥点头,如初见便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如果院长能够将我成为重点培养学员的身份保密,那么我就愿意答应您。”

    “哦?”北伏冥闻言后不由挑了挑眉头。

    说实话,学院的重点培养对象,这不仅仅代表着修炼资源的改善,更是一种荣誉。对于学院之中充满朝气的青春学员来说,他们其实更加看重的是“重点培养学员”的这个名头。

    而且每一位重点培养学员都拥有其特殊的待遇,比如说:拥有更好的私人修炼地,又比方说:拥有进入灵凰大食堂顶层的特权。

    但是如果如初见放弃承认这个身份,那么这些特权如初见也都将无法享受了。

    北伏冥将这一点告诉给了如初见,结果如初见似乎早就了解了这些一样,旋即继续开口补充道:“我愿意放弃这些特权,但是同样我也不用履行重点培养学员的义务。我只要那些修炼资源就好啦。”

    听得如初见的如意算盘,在场的三人齐齐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原来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吗。。。

    愣了片刻后,北伏冥不由满脸苦笑地说道:“你这小丫头,典型的白拿好处不出力啊。你那小脑袋瓜子倒是挺机灵。”说罢北伏冥便爽快地大手一挥,对如初见说道:“反正你是第一个以常见属性获得重点培养资格的学员,你既然破了这个先例,那么再为你破一次例也无妨。”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如初见果断见好就收,对北伏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谢院长。”

    北伏冥见状笑了笑,旋即便直接告别道:“好了,你的专属修炼资源,以后就直接去院长室取。我就先走了。”说罢北伏冥转头看向了墨米。

    墨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凰忘忧和如初见二人,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下一刻,墨米也向二人挥了挥手告别,随后便与北伏冥离开了单人宿舍区。

    待二人之后,如初见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下一刻,如初见也看向了凰忘忧告别道:“公主殿下,那。。。我也走了?”

    听到如初见要走,凰忘忧赶紧上前拉住了如初见的袖口,低着脑袋小声说道:“你的甜点还没做好。”

    如初见闻言后愣了一下,自己竟然把这茬给忘了。。。对哦,自己的蛋糕还没烤好呢。。。烤好呢。。。

    “啊啊啊!我的蛋糕啊!”

    回过神之后,如初见直接转身惊叫着朝着厨房跑去。而凰忘忧见状后也不由愣了一下,不过旋即她的俏脸上便露出了一抹高兴的笑容,也跟着如初见跑进了厨房。

    。。。

    “你不能走,你答应我要陪我吃晚餐的。”

    “哎?有吗?”

    “哼,你说的话要算数。”

    “好吧。。。也不是不可以。。。对了,内什么,我提前问一下哦,晚餐不会也是你亲自下厨吧?”

    “我。。。哼!晚餐我是吃家里送过来的。。。”

    “哦哦,那我就放,咳哼嗯~!放开肚子吃了。”

    “哼。。。”

    ————————————————————————————

    下午五点半,修炼了一下午的君林伴随着一道肚子的抗议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咚咚咚!”

    而就在君林刚刚睁眼之时,一阵粗莽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同时传来了好几道粗狂的“开门!”声。

    听得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君林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缓缓站起身来前去开门。

    打开了房门,君林便看到了中午时在如初见那儿见过的那名长发披肩的男孩。在那名长发男孩的身后,跟着五名散发着压迫气息的随从。

    看着一副来者不善的六人,君林面色微凝地问道:“有什么事?”同时君林在此刻已经瞬间进入了戒备状态。

    “呵呵,没事。。。所以来找点事。”那名长发男孩说罢眼神突然冷了下来,旋即猛然一挥手,冷声下令道:“动手!”

    随着那名长发男孩话音落下,他身后的五名随从瞬间冲出二人,一左一右地向君林飞扑而来。

    感受着二人散发出的压迫感,君林立刻清楚了自己面对是怎么样的对手。那二人,不,应该说那五名随从全部都达到了元素卫的境界。

    带着五名元素卫来找自己麻烦,君林也不知道是该说那名长发男孩谨慎过头,还是该说他怂的丢人了。

    而且令君林更加不能理解的是:自己明明只和那名长发男孩见过一次面,甚至连话都没说上。结果就过了几个小时,他就带着一帮人找到自己家门前,二话不说的就动手。神经病吗?!

    虽然心中大感愤怒,但是君林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朝着前方的空旷处跑去。不管怎么说,绝对不能把自己租的房子给打坏了。这房子坏了肯定得赔钱,自己赔。

    见到君林十分识相地选择了逃跑,那名长发男孩顿时心生无比畅快之感。旋即他便亲自动身追了上去:“想跑?你跑给我看看!”

    然而跑了几步之后,那名长发男孩悲愤的发现自己竟然根本追不上君林。恼羞成怒之下,他转头对着那五名随从怒喝道:“给我追!”

    “是!”

    五名随从齐齐应了一声,旋即便身影一闪,朝着君林跑去的方向迅速追去。虽然君林的速度很快,但是对于元素卫来说,追上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约追了百米多距离,五人惊讶的发现君林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即转身面向了他们。

    数秒后,那名长发男孩终于跑到了五人身前,对着前方的君林充满不爽地嘲讽道:“跑啊!怎么了不跑了?”

    看着那名长发男孩嚣张的嘴脸,君林不由皱眉沉声问道:“在打之前,我想问清楚。我和你并不认识,也没有任何得罪你的地方。你为什么前来找事?”

    “切,在打之前?不不不,你说错了,是在被打之前。”好心地指正了君林的语言错误,那名长发男孩旋即便露出了一副可怜可怜你的表情,解释道:“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么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不配待在初见身边。”

    君林闻言后愣了一下,旋即他的眼神却是缓缓平静了下来。就如同周围的逐渐降临的夜色一样,深邃,且压抑。

    “死?”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