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委托
    ,!

    没有多说什么其他的,如初见再留下了一句让君林自己照顾好自己后便离开了君林的住处。而君林待如初见离开之后便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坐于自己的床前,开始修炼了起来。

    只是,君林的内心,真的表面一样平静吗?答案是否定的。

    先前的对话,让君林不禁想了很多。正如同如初见所说的那样,自己并不善良。这句话也让君林第一次这样正视自己,在自己的心中,自己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个答案,君林很清楚,早就很清楚。。。

    可以说是冷酷果断,亦或是,某种更糟糕的东西。如果换成其他人,那么在听到凰忘忧那句话的时候,多半都会产生犹豫。但是君林却没有,他在遇到了这个选择题的时候便没有丝毫迟疑地做出了选择。

    扪心自问,那个家,在这短短的十几天里,给予了君林许多许多。但是尽管如此,君林他依旧选择了一个不善良的诚实选项。

    这是无情,也是至情。

    因为君雨,君林选择了当一名伤害他人的恶人。君林他并不善良,无论是对他人,还是对这个世界。因为君林的善良只属于君雨。

    然而,只对一个人善良,就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就比如:变成会伤害他人的“并不善良”。

    。。。

    “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三声清脆的敲门声悄然响起。

    “开门!社区送温暖。”

    下一刻,一道叫唤声从屋外悠悠传入君林的耳中。听得这熟悉的声音,君林不由露出了一抹略显无奈的苦笑,旋即起身慢腾腾地走过去开门。

    果不其然,打开了房门,如初见那略显不满的俏脸便出现于君林眼前。

    见到了君林,如初见不由抱怨道:“怎么这么慢?”

    对此,君林没有表露出任何歉意之色,随即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不是说了吗?社区送温暖。”如初见笑着卖了个关子。

    君林闻言后眨了眨眼睛,旋即便默默地将房门关闭。。。

    “哎哎哎!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样是要活该单身一辈子的!是要遭报应的!”赶紧上前拉住了房门,被君林的关门行为气得不轻的如初见不由凶狠狠地瞪了君林一眼。

    什么人嘛!。。。臭**丝!死宅男!单身狗!

    止住了关门的力道,君林看着双眼喷火的如初见再次问道:“到底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还得继续修炼。”

    如初见闻言后没有说话,只是低沉地“嗯。”了一声对君林摆了摆脑袋。君林见状会意,旋即便有些不情不愿地将房门开大,给了如初见进门的空间。

    进屋之后,如初见很自觉地做到了屋内唯一的椅子上。君林见状后便只好走到床边坐下,静候如初见说出自己的来意。

    然后。。。等了好半天,如初见愣是一个字没说。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君林对如初见满怀真挚歉意地恭敬说道:“请讲。”

    听得君林说出的这两个字,如初见的脸色终于多云转晴。在发出了一声“哼哼”的满意笑声后,如初见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了对君林产生了巨大诱惑的话语:“想赚钱吗?”

    君林闻言后愣了一下,旋即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极其认真的表情,用着比之前更加恭敬的语气恳求道:“请讲!”

    “有一份委托。”如初见回答道。

    “。。。我们,单协的?”君林闻言后表情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说实话,对于这种刺客任务,君林的心中是十分迷茫的。

    然而如初见在见状后却是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

    “哎?啊。。。”

    天呐,这家伙竟然真的当真了啊。。。

    “咳,咳哼嗯!内什么,并不是啦。是我有一份委托,对你的。”

    “对我的?”

    “嗯,你不是佣兵嘛?”

    听得如初见这么说,君林便释然地点了点脑袋。也是啊,毕竟他们单协的宗旨是:要啥没啥,爱咋咋滴。执行委托是没有任何报酬的。。。而要是赚钱的话,那么也只有以佣兵的身份去完成了。

    对于能够赚钱的机会,君林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所以在下一刻君林便直接问道:“是什么委托?”

    “帮我打下竞技场吧。”如初见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委托。

    君林闻言后疑惑地问道:“竞技场?”

    “嗯,你知道的,我是灵凰学院的新生。其实在灵凰学院之中有着竞技场点数这个神奇的东东,它能够通过在竞技场上的胜利获得。而这竞技场点数,对于每位灵凰学院的学员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就说最直接的一点吧,在每个月末的检查时没有达标的竞技场点数,那么就会直接被学院进行开除处理。”说罢如初见不禁略显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唔。。。照你这么说,那个竞技场点数应该只能靠自己获得吧?我怎么帮你?”

    听得君林的问题,如初见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其实啊,这几天正好是学院放假的日子,而这段时间,其实是学院竞技场最热闹的时候。在这段时间内外院人员也能够进入学院参与竞技场的战斗。并且,他们还拥有一个特殊的权利。”

    说罢如初见突然做出了一个怕怕的表情,然后比划了一个吞噬的动作:“外院的参展者能够获得一个临时竞技牌。不同于和同院的同学对战,和同院的同学对战,赢了会增加竞技场点数,输了的话虽然不会加,但也不会减。但是和外院人员对战的话,赢了的话就能够能够增加较多的竞技场点数,但也同样,输了的话则会减少。不过,外院人员只有一次机会,外院人员的每一次胜利都会增加他的临时竞技牌内的竞技场点数,但是若是输了的话,那么他临时竞技牌内的所有竞技场点数都将会归对方所有,不过外院的参战人员也可以使用赢得的竞技场点数换取一些东西。”

    听得如初见说了那么多话,君林明悟地点了点脑袋:“我好像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让自己多赢几场对战,获取足够的竞技场点数,最后再故意输给如初见,把自己赢得的竞技场点数全部转给如初见就行了。

    啊。。。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不得不说如初见的确是个人才啊。

    见君林理解,如初见便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那么你的回答是?”

    “能先告诉我完成委托的报酬是多少吗?”

    “。。。所以说你这人为什么那么讨厌呀,这种时候你不应该果断答应吗?”没好气地白了君林一眼,如初见说道:“报酬你来开吧。”

    “看委托的报酬,选择接不接取才是佣兵该干的事,具体的报酬请你自己决定好。”君林很直接地把问题踢了回去。

    “嘁,那就一场九十九,干不干呀?”如初见显得很生气地说道,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她的眼神深处却是闪过了一抹笑意。

    “至少凑个整数吧。。。”

    对于如初见的报价,君林也不由没好气地感慨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君林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你的委托,我接下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