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并不善良
    ,!

    被如初见用那幽怨的眼神盯的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下一刻君林便直接扯开了话题,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咳。。。对了,你中午让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

    听得君林的问题,如初见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一抹微笑:“啊,就是想让你来我们单协的总部参观下。”

    君林闻言后挠了挠脑袋:“这里?”

    “对,这儿就是我们单协的总部,欢迎没事跑来这里玩。”如初见笑着开了个小玩笑,不过旋即她还是说出了实话:“其实主要想了解下你来这里方不方便,如果离你家太远的话。。。”

    看着欲言又止的如初见,君林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容回道:“不远,走十几分钟就到了。”

    是的。这里,离皇宫很远,但是离君林现在的家,很近。

    听得君林的回答,如初见不由有些意外而欣喜地笑道:“真的?那倒是蛮好的。”

    下一刻,君林突然露出了一抹带着令人无法察觉的苦涩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继续问道:“唔。。。就这件事吗?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下去吃饭了。”

    如初见闻言愣了一下:“。。。嗯,就这件事。”说罢她便站起了身子,走到房间内的另一扇房门前,转身对君林微微笑道:“午饭,我请你吃吧。”

    “。。。嗯,那真是多谢了。”

    。。。

    吃完了如初见为自己提供的据说是她老家的料理的美味午饭,君林应如初见的要求留了下来,静静地坐于正在享用着饭后甜点的如初见对面,等候着用小勺子慢慢品尝着被称之为“冰淇淋”的甜品的如初见接下来的话语。

    “你妹妹,她怎么样?”就在下一刻,正吃着冰淇淋的如初见突然问出了怎么一句。

    听得如初见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君林陷入了沉默,许久没有给出回答。

    因为他不知道,或许也可能很清楚。但也正因如此,他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开口,所以他没有回答。

    对于君林的沉默,如初见却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旋即她便微微前倾了身子,看向了君林的眼睛问道:“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

    “没事。”

    这一次,君林倒是直接给出了回复,而且回复的极其平静,自然。因为对于将心中的苦埋藏于心底,从而不会影响到他人情绪这一点,早已就成为了君林的习惯了。

    然而下一刻,身体微微前倾看着君林眼睛的如初见突然说出了两个字:“骗子。”

    听到了这两个字,君林的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继而将视线转向了窗户,没有狡辩,也没有承认。

    看着君林的反应,如初见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生气的情绪,而且起身抬手捧住了君林的脸庞,将君林的脑袋强行转了回来,让君林直视着自己的眼睛。低沉却又坚定地说道:“我们是一类人。所以,我看得出来。”

    “而且,我最讨厌虚伪。”

    君林闻言后轻轻吸了一口气,旋即发出了一声“哈。。。”的叹息。

    将如初见的双手掰开,君林的眼神深处突然闪过了一抹不属于十五岁少年拥有的成熟之色,轻声说道:“诚实,是会伤人的,特别是身边的人。”

    “越是不想伤害,却越容易伤害到的,就是所谓身边的人呐。”如初见轻声笑了一下,旋即身子再度前倾,将脸凑到了君林的面前,仔细地看着君林,认真地发表了一句发自内心的自我看法:“而且,你似乎并没有那么善良。”

    听得如初见的评论,君林不可置否地露出了一抹平静的苦笑。是的,自己并没有那么善良。所以才会伤到忘忧,伤到自己的家人。

    “不过就算如此,我还是讨厌虚伪。”下一刻,如初见重新坐回了沙发之中,声音平静地说道:“比起需要用虚伪才能建立起来的善意,我宁愿承受诚实所带来的伤害。而且你并不善良,我也不是你身边的人。所以,能让我帮你分担一下吗?”

    君林闻言后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他缓缓摇了摇头,再次选择了拒绝。

    “是吗。。。”

    对于君林的拒绝,如初见似乎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意外,只是发出了一声淡淡的感慨微叹,旋即轻笑道:“所以说,你,果然令人讨厌呐。”

    然而下一刻,如初见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君林认真无比地说道:“不过我还是要去。”

    这一次,君林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意外的表情。旋即他也站起了身子,微微摇了摇头回绝道:“没那必要。”

    “反正我就一直跟着你了,除非你别回去,不然我一定要弄个明白。”如初见露出了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听如初见这么说,君林也只好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对于如初见这个颇为无赖的做法,自己还真是没什么办法。

    “那么,走吧。”

    ————————————————————————————————

    “。。。就是这里?”看着眼前的如同破旧小仓库的君林的住处,如初见感觉和自己预想中的画面相差太多。

    “嗯,就是这里。”点头承认之后,君林便拿出了房门钥匙,上前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身后的如初见也没有任何犹豫地紧跟其上,进入了君林的新家。

    进入了房内,看着其中简洁,或者说是简单的一切,如初见顿时明白了:“你一个人?”

    君林闻言后笑着点了点头。

    “为什么?”如初见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道。

    “怪我自己。”君林诚实地回答道。

    “为什么?”如初见再次问出了同样的三个字。

    “因为她。”君林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回答。

    简单的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但是对话的二人却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一番沉默过后,如初见再次说出了对君林的那句评论。

    “你,果然并不善良。”

    君林闻言后微微叹息了一下,旋即也再次说出了自己的那句看法。

    “啊。。。所以说:诚实,是会伤人的。”

    “。。。”

    “特别是身边的人。”

    只是,君林虽然没说,但是如初见却十分清楚。诚实,的确会伤人,但是最先受伤的,和伤的最深的那个。却正是那个诚实的人。

    君林并不善良。

    这句话,如初见指的是:君林对他自己,并不善良。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