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言语之力
    ,!

    随着君林的深入,君林便看见了一脸平静,似乎感觉有些不耐烦与嫌弃的如初见正坐在沙发上应付着一名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男孩。

    听见了君林的脚步声,那名长发披肩的男孩立刻转身看来。在见到了君林之后,他的眼神中顿时露出了一丝敌意,以及一种宣布主权的意味。

    下一刻,那名长发男孩便转身语气温柔地问道:“初见,他是谁?”

    然而那名长发男孩的话音刚刚落下,如初见的眉头瞬间微微皱起。旋即如初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以一种冰冷得令人心塞的语气说道。

    “初见是你能叫的吗?”

    面对如初见突然转变的态度与反应,那名长发男孩不由愣住了。

    然而如初见却没有丝毫顾虑,继续用那冰凉的语气咬字清晰地不急不缓地说道:“你刚刚的做法,是对他的示威吗?因为有其他男生来到这里而感到不爽吗?通过你那样的方式来宣誓你对我的主权吗?。。。呵呵~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做出这样的行为?”

    顿了一下之后,如初见连看都没看那名长发男孩一眼,如同陈述一个事实般平静地说道:“幼稚,恶心。”

    听得如初见的话,那名长发男孩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毕竟。。。怎么说呢,这样的话,想来不会有人在他人面前这样直接说出来。

    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这可以说是他人生十六年以来遭受到的最大的侮辱。

    整句话没有一个脏字,但是却比世上一切粗鄙之语,更加能够激起自己的愤怒。而且这种愤怒,还异常的憋屈。被自己视为禁脔的女孩这样说。那名长发男孩恐怕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此刻,那名长发男孩已经处于一种恼羞成怒的状态。但是却不敢将发泄到如初见身上,虽然他很想这么干,但是他确信,自己哪怕只是展现出了这样的意图,那么自己估计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自己的家族也没法给自己报仇。

    所以,他只能,也发自内心地把这一份怒火全部转到了君林的身上。

    要不是因为这个男孩突然出现,这一切就根本不会发生!

    下一刻,那名长发男孩便欲迈步走到君林面前,把君林拽住狠狠地发泄一顿。而就在他刚刚迈出第一步之时,如初见那冰冷的声音又悠悠响起。

    “这样就失去冷静了吗?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你以为你真是这里的男主人吗?”说罢如初见站起身拍了拍手,原本位于门口的那名侍从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于那名长发男孩身后。

    “本来我就在想办法这么把你弄走,现在倒好,你自己送了我这么一个理由。请他出去吧。。。顺便拉烟。”

    “是。”

    听得如初见的话,那名侍从恭敬地低头回应了一声。只是心中却不由无奈的感慨着:这究竟是第几个被大小姐拉烟的了啊。。。自从几个月前的觉醒日之后,大小姐的变化实在是有些大啊。

    压下了心中的疑惑,那名侍从旋即便对那名长发男孩客气地做了个请离开的手势。而那名长发男孩倒也没有出言呵斥,因为此刻他从眼前的那名侍从身上感到了一种令自己战栗的压迫感。想骂,却不敢骂。

    无奈之下,那名长发男孩只好狠狠地瞪了眼君林,并且把君林的面容死死的记在脑中。他倒要看看,这个坏自己好事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要是查出来之后自己得罪不起,那么也就算了,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就找机会阴他一次以做报复。但要是那家伙的背景被自己硬,那么,就等着吧。

    而就在这时,只见如初见突然露出了一抹极其动人的笑容,迈着欢快的步伐来到了君林的身边,旋即一把挽住了君林的胳膊。

    “来了呀。”

    见到这一幕,那名长发男孩的眼睛瞬间瞪大,丝丝血丝因为愤怒而蔓延至眼球,一副择人而噬的骇人样子。

    而君林面对如初见的这一突然举动也一下子变得不自然起来,满脸尴尬地向旁边移了一步,打算抽出自己的胳膊。

    察觉到了君林的意图,如初见挽着君林胳膊的手指猛然用力一掐。直接令得君林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从而停下了抽出胳膊的动作。

    下一刻,只听如初见用一种羞涩中带着一丝不满,不满中又带着甜蜜的诱人语气说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在那里连那种事情都经历了。。。”

    “噗~!”

    听得如初见的话,那名长发男孩直接气得一口老血喷出,哪个地方?哪种事情?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一副令自己悲愤欲绝的画面,那名长发男孩旋即直接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接住了直挺挺倒下的长发男孩,那名侍从看向君林的眼神也一下子变得诡异了起来。不过他也相当识趣的没有多问一个字,旋即便带着那名长发男孩退出了房间。

    在二人离开房间后,如初见这才松开了君林的手臂,对着君林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

    而君林则是以一个苦笑回应,他当然知道如初见之前说的什么那里,那种事情是什么。能把在仙彩秘地之中一起战斗过,然后自己帮助她逃出去这些事说成那样,君林对如初见也只能深表佩服。。。

    “早就过了午饭时间了,怎么这时候才过来?”转身坐回了沙发上,如初见对于君林的迟到行为略表不满。

    君林闻言后挠了挠脑袋,在思索了一番后便将之前碰到如初见父亲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如初见。

    听得君林的话,如初见不由有些尴尬地对君林说道:“难为你了。。。”

    “嗯。”君林闻言后倒是很诚实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对于君林的反应,如初见突然好似生气地说道:“喂,你这时候难道不该回答没什么,让我别在意吗?。。。难怪是一条单身狗。”

    君林闻言后洒脱一笑:“我不单。”

    “。。。所以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令人讨厌呐。”如初见眼神有些幽怨地盯住了君林。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