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误会
    ,!

    看着倒在前方生死不明的君林,凰忘忧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瞬间跑到了君林的身旁,不顾君林的一身破烂衣服与血迹直接抱住了君林放声痛哭起来。

    她原本为了等到君林出来时好好批评君林一顿,准备了许多许多的话。但是在这一刻,她瞬间将那些话彻底忘得干干净净。

    “呜哇~!无礼之徒!无礼之徒!你别吓我呀!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我不怪你了!我不怪你了!你快醒过来啊!”

    “咳。。。”

    听得自己耳旁突然响起的一身轻咳,凰忘忧瞬间抬头满脸泪珠地看向了缓缓睁开了眼睛的君林的脸庞。

    “无礼之徒?。。。”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凰忘忧,君林在愣了一会儿后不由露出了一抹虚弱的温暖的笑容。自己。。。总算是回来了。

    有些吃力地抬起了手轻抚了抚凰忘忧的脑袋,君林歉意地轻声说道:“抱歉。。。忘忧。”

    感受着君林那熟悉的抚摸,凰忘忧一下子哭得更凶了,扑在了君林的胸膛之上,凰忘忧双手死死拽着君林破烂的衣服,仿佛这样就能够让君林不会离开自己。

    “无礼之徒,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听得凰忘忧的话,君林不由笑着安慰道:“嘿。。。放心吧。。。我死不了。”说罢君林便缓缓从地上坐了起来。

    此刻君林胸膛上的那四道恐怖的爪痕竟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也给了君林一个编造谎话的借口,君林安慰着凰忘忧说这些血迹其实都是元灵兽的,自己是一点伤都没有受。

    听得君林的话,凰忘忧看着君林那在破烂的衣服下隐约显现的胸膛不由安下了心,看上去的确没有任何的伤口。。。然而在下一刻,凰忘忧的俏脸却是顿时红了起来。

    “无礼之徒!”

    红着脸从君林的身上跳开,凰忘忧鼓着脸腮瞪了君林几秒后突然缓过了神。旋即她连忙从空间戒指之中拿出了一瓶金红色的药剂递到了君林面前。

    看着这瓶看上去就昂贵无比的药剂,君林赶忙摆了摆手欲要拒绝。然而凰忘忧似乎早就料到了君林的反应,所以她并没有将手中的金红色药剂交到君林的手上,旋即便直接不由分说地打开了瓶口,亲手将药剂喂向了君林。

    此刻凰忘忧没有说任何话语,只是眼神认真地看着君林。而君林看着这样的凰忘忧也不由微微垂下了眼皮,原本到嘴边的拒绝之语也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下一刻,君林便抬手接住了凰忘忧手中的金红色药剂,一应而下。见到君林将药剂全部喝完,凰忘忧的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笑容。收起了君林喝完的药剂瓶,凰忘忧做了个深呼吸,随后,缓缓地抬起了手,直视着君林的眼睛,猛然一巴掌拍向了君林的脸庞。

    “啪!”

    “。。。”

    “呜哇啊~!”

    无言地轻轻抱着怀中哭得嘶声力竭的凰忘忧,君林任由凰忘忧发泄着心中所有的不满。因为君林知道,忘忧会这样对待自己,正是因为她把自己视为了真正的家人。虽然脸上很痛,但是这种感觉,君林却是打心底的珍惜。

    。。。

    许久过后,凰忘忧逐渐停止了哭泣,在君林的怀中带着泪痕与一抹安心的笑容陷入了沉睡。

    虽然不知道凰忘忧在这里等候了整整两天,但是君林知道在现在这个时间,独自一人迎接自己。那就说明忘忧她肯定很早就来到这里等着自己了。看着眉宇之间显露着一抹疲惫之色的凰忘忧,君林小心翼翼地背起了熟睡中的凰忘忧,旋即迈着快捷而平稳的步伐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

    灵凰城南城区,一处十分大气的豪宅之内。

    “大小姐,您说的那个男孩已经出来了。”

    听得身边那名身着便服的中年男子的报告,如初见不由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真的?他的情况怎么样?”

    “那名男孩并没有什么事。”便服男子如实达到。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如初见的笑容,那名便服男子在犹豫了片刻后突然沉声说道:“大小姐,还有一事。。。我不知您愿不愿意听到。”

    如初见闻言后愣了一下,旋即她好奇地挑了挑眉头:“噢?什么事?”

    得到了如初见的首肯,那名便服男子便将之前所看到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听完了那名便服男子的描述,如初见怒了。

    “渣男!负心汉!什么回老家结婚!什么承诺!竟然全部都是骗人的!啊啊啊~!那家伙根本没有留在我单协的资格!”说罢如初见直接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大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儿?”

    “清理门户!”

    就在如初见走到了门口之时,一名身着华贵长袍的俊美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如初见的面前。见到了这位俊美男子,那名便服男子立刻单膝跪下恭声行礼道:“家主大人。”

    示意那名便服男子起身后,那名俊美男子便笑着问向了如初见:“怎么了这是?大早上就一副气冲冲的样子。”

    “你女儿被一名渣男负心汉伤到心了,你管不管呀?”如初见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自己这个对自己溺爱无比的老爸。

    听得如初见的话,那名俊美男子瞬间呆滞了:“女。。。女儿。。。你。。。你有男朋友了?”

    #!

    “重点是这个嘛?!”

    下一刻,回过神来的那名俊美男子勃然大怒地抬手拍了一下空气以表满腔愤怒:“到底是哪个不要命的臭小子?啊?!敢动我女儿!有种让他来见我啊!看老子不打断他腿!”

    一想到自己养了十五年的可爱女儿有了男朋友。。。这。。。这心里就。。。不行!绝对不行!再怎么说也得等到小初见十八岁之后再说!敢打自己女儿主意的家伙,来一个打一个!

    而且之前女儿还说什么负心汉,伤了她的心什么的。。。嗯?啊?!负心汉?伤了女儿的心?!吗的这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女儿,你说!到底是那个畜生?爹。。。老爸帮你去灭了他!”

    听得自己老爸突然满脸愤然语气认真无比地说出这样吓人的话,如初见在愣了一下后赶紧挥了挥手解释道:“欸?啊。。。不是不是。老爸你误会了,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哪有什么男朋友呀。”

    “噢?!”

    那名俊美男子闻言后立刻露出了一种仿佛是遇见了世界上最美好事情的惊喜表情:“真的?”

    “真!的!啦!”如初见俏脸微红地点头肯定道,旋即她直接上前推着那名俊美男子走出了门外:“老爸你就自己忙去吧,我要出门啦!”

    “哎,不是。女儿你刚刚说的那什么负心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讲清楚我实在放不下心啊。”

    “行啦行啦,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你就别管了!我出门了,老爸再见!”说罢如初见便头也不会的径直朝着屋外跑去。

    看着如初见远去的背影,那名俊美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后便立刻从空间腰带之中取出了一套普通的衣物迅速换上。旋即悄无声息地跟上了自己女儿的步伐。

    哼,自己一定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真是如同自己女儿所说的那样是哪个臭小子伤了自己的心,那么自己肯定把他第三条腿给砍下来!

    嗯,还有自己这绝对不是什么跟踪女儿的行为。这是一名父亲的责任,是神圣而庄严无比的使命!一定搞清楚自己的女儿究竟有没有交到男朋友!没有最好,若是有。。。

    唉~算了。这种恐怖的事情还是不要去想它好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