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挑衅
    ,!

    短短的三句话,却瞬间令得全场变得一片寂静,一种压抑人心的寂静。

    其实在场的众人在听到了那名寸头男孩对莫尘的辱骂后也纷纷面露不满之色,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赵诺水竟然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做出了如此强硬的回击。。。

    看着那毅然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莫尘的心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温暖。这一份恩情,他莫尘将会记在心里一辈子。

    “会长。。。”

    听到了身后莫尘传来的有些哽咽的呼唤,赵诺水转头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这件事你从来没和我说过呢,当然了,我并没有怪你。。。不过既然现在我知道了,那么我作为你的会长,就肯定会为你讨个说法。”

    听得赵诺水的话,位于赵诺水面前的云松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呵呵,赵诺水会长真是好大的口气啊。你凭什么让我会员给你们副会长跪下道歉?”

    不过此刻云松的内心其实是非常满意的,那名寸头男孩干得十分漂亮。不管怎么说,这一时半会儿的赵诺水是不会离开了,而且还成功激起了赵诺水的火气。

    “我说了,如果他得不到我的副会长的原谅,那么他就别想站着离开这里。”赵诺水冷冰冰地回了这么一句

    见赵诺水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让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云松此刻有不由有些恼了:“我倒是很好奇赵诺水会长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就凭你那只有三阶元素使的修为吗?”

    虽然云松这句话说的很硬气,但其实他的内心却是十分震撼的。这离新生觉醒那天才过了多久啊?赵诺水她的修为居然就已经到了三阶元素使的层次了。这要比当初的自己快上多少啊?。。。不过,就算她的天赋在恐怖,她现在也依然只是一名三阶元素使罢了。对自己毫无威胁!而且只要在过一会儿,其他的公会会长也会带人赶过来,到时候自己倒要看看赵诺水究竟该如何收场。

    念及至此,云松的底气又重新足了起来。

    “菜鸡,那你又凭什么敢和我们会长这么说话?凭你身后的那一堆废物?”

    就在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突然从人群之中响起,旋即只见满脸带着不友好的冷笑的烈天夏拨开了人群径直走了过来。

    来到了莫尘的身边,烈天夏鼓励地拍了拍莫尘的肩膀说道:“男人,要坚强点。”顿了一下后,烈天夏瞥了眼那名寸头男孩说道:“那家伙没什么好原谅的,你就放心吧。会长大人说了要打断他的腿,那么就没人能救得了他。而且你毕竟也是我们的副会长大人,作为会员,怎么能看到副会长被欺负了而不出手呢?”

    莫尘闻言后不由鼻头微酸,他没有回话,只是用力点了点头。

    然而与此同时,对面的云松和他身后的十几名“云霄”会员面色可就不好看了。被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家伙张口就骂了句“废物”,这也太狂妄了吧?

    下一刻,那名寸头男孩便面露狞色地提议道:“会长,要不我们直接上吧,看看谁才是废物。”

    “别急,再等等。等其他会长们来了,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云松皱着眉沉声回道。直接上?被烈天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嘲讽,他云松其实是最想直接上去把烈天夏给狠狠地抽一顿的。但是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如果他们没忍住直接就在这里动手,那么肯定会被抓到风纪治安部里去的。因为就算这里公共对战区,但是能够动手的地方也只是对战台上而已。在对战台上,只要不置对方于死地,打残什么的学院根本不会管。因为天临学院的医疗力量接个断腿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只要你付得起那个医药费。。。但若是在对战台之外的区域动手,那就是违反院规了。

    而烈天夏作为一名二年级学员也同样十分清楚这一点,不过旋即他却对着云松那群人做了个挑衅的手势,随后直接走向了附近的一块对战台:“来啊废物们。不怂的一个一个来,怂的话就一起上。”

    听得烈天夏的嘲讽,云松和他身后的那群人顿时怒了。可是。。。好笑的是:在一时间内他们却齐齐愣在了原地,没有一个人上前应战。

    因为他们很清楚,烈天夏这家伙在他们二年级之中绝对算得上是位于一线实力的强者。说白了,上去和他单挑,完全就是找虐。

    但是又碍于烈天夏的那句嘲讽。。。不怂的话就是上去挨打,一起上的话肯定要被周围无数人笑话成怂包。靠!这烈天夏怎么就这么无耻呢?

    此刻云松那群人真是又气又恨,但是又没有丁点办法。没办法,谁叫实力就摆在这里。拳头硬才是硬道理,实力不如别人,就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没人上?那行。”

    见云松那群人没有一人上前应战,烈天夏不由闪过了一抹得逞的笑容。旋即他便指明点着那名先前辱骂莫尘的寸头男孩说道:“你,上来。省的麻烦了,我就在这打断你的腿。”

    “你!。。。”那名寸头男孩闻言后顿时慌了,这局面真是到了他不得不选的地步了。若是不上,那就是丢了他们“云霄”公会的脸,到时候会长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但若是上了。。。他感觉烈天夏似乎真的会打断自己的腿。。。

    看着那名寸头男孩满脸不自然的表情,烈天夏不由冷笑道:“谁不是爹娘生爹娘养的?没爹没娘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肯定很痛苦!别说你刚刚说的是我们“诺言”的副会长,我不管你是对谁说出这样的话,我都会出手好好教训你一顿。你这个东西,丢我们天临学院的脸!”

    随着烈天夏的这一番话落下,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叫好声和附和声。说实话,对于那名寸头男孩,众人都觉得他实在是天临学院的耻辱。他们天临学院现在是弱,弱到爆了。但是他们天临学院可以有弱者,但绝不能有败类!

    此刻,云松也十分清楚现在的情况了。所以旋即他便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下令让那名寸头男孩站到烈天夏所处的那块对战台上去,并且答应会给予相应的补偿。

    相应的补偿?腿都断了,还补偿个屁啊?补充能让自己的腿恢复到完好如初吗?那名寸头男孩可不相信云松会给自己补偿那种天价的珍贵药剂。

    不过没办法,此刻他也只能咬牙硬着头皮上了。最起码上了还能拿个补偿,要是不上,不仅云松会责难自己,谁也指不定那烈天夏会不会记仇,然后在日后找自己麻烦。

    两害则其轻,那名寸头男孩最终也只能选择上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