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跪下,道歉
    ,!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群之内顿时出现了一阵骚动。到底是那个家伙那么大胆子,竟然敢对诺水学妹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当众人看清了那名男孩的面容之后,原本准备站出来为赵诺水说话的学员们顿时硬生生地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因为这名男孩,他们认识。在整个二年级之中他绝对算是排的上号的一位名人:“云霄”公会的会长:云松。

    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云霄”公会的这一任会长。

    “云霄”公会是天临学院中的一个老牌公会了,距今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当时的天临学院可是当之无愧的天临区第一学院,而那时候的“云霄”,则是天临学院公会排名前八的存在。

    虽说随着天临学院的没落,“云霄”公会的情况也逐年稳步下滑。。。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由于天临学院多年来没有新创建的强势公会,“云霄”公会凭借着自身的底蕴和号召力至今依旧保持在较强公会的行列之中。

    而这就是当众人认出了云松之后无一人敢上前说他不是的主要原因,毕竟人家的公会要比自己的公会厉害得多,而且他身后还有十几个人。来公共对战区的大多都是自己单独过来的,就算有结伴而行的也最多是三四人。所以没人敢突然跳出来很十几个人刚正面。

    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

    然而在下一刻,微微眯起了眼睛的赵诺水突然语气平静地开口说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

    听得赵诺水的疑惑,云松不由皮笑肉不笑地反问道:“至于为什么,我想赵诺水会长应该很清楚吧?”

    “诺言”的成立,几乎是一下子就招收了所有的水院新生,而且还有许多其他属性分院的新生也慕名加入。

    而这一点,也就造就了今年有许多老牌公会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位新生加入。每一个公会想要持续运转,继续强盛下去。就必须补充足够的新鲜血液。而这些宝贵的新生血液,现在却被“诺言”公会给一家霸占了太多太多。

    如果“云霄”是那种一线的顶尖公会,那么今年的情况最多也就是少收了些新生而已,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是“云霄”不一样,应该说很多至今为止都没有一个新生加入的公会都不一样。

    对于这些公会来说,一年没没有一个新生加入。。。那么离解散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云霞”公会,其实是由云松的父亲一手创办的。云松当初在不到二年级的时候就能够坐上会长之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身为公会继承人,而且还是身份不一般的继承人。云松自然不希望看到,也不允许“云霄”公会会在自己的手中衰亡。

    原本云松为了今年的招人可是计划了许久,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好端端的会突然蹦出来个“诺言”,然后还成功的把将近三分之一的新生全部给抢去了。

    这让云松怎么能忍?苦思冥想了一番之后,云松终于想出了一个能够挽回局面的办法。那就是:让“诺言”解散。

    当然了,这个目标肯定是不可能有他们“云霄”一家去努力实现的。不然的话等于就给其他公会白打工了。

    所以云松便花了数日联络众多公会会长一同谈起了此事,结果没想到的是,不仅是云松自己,他联络的众多公会会长也对“诺言”的这一行为感到十分不满。只是由于势微,所以也只能在暗地是抱怨一下而已。

    然而通过云松的召集,众会长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盟友。众公会会长在一番商谈之后达成了一个共识:想办法让“诺言”解散,把其中的大量新生给解放出来。

    要达成这一点,凭借普通的那些手段是肯定行不通的。因为他们虽然不清楚赵诺水的具体身份,但是能够拥有“诺言”那样的巨塔餐厅,这就足以说明她的家世不凡,最起码要比他们的家族都要强大。

    如此一来,想要让“诺言”解散,就只能用一些规则之内允许的手段了。而最终经过商议,众公会会长决定采用激将法的方式,让赵诺水接下以输了就解散公会为赌注的公会战。

    这不,原本在公共对战区找人虐的云松在得知了赵诺水依旧留在学院,并且还来到了公共对战区的消息后便立刻动身寻找了过来。

    现在云松的目的,就是想办法拖住赵诺水。等到其他其他公会会长陆续赶来,然后在公共对战区把这件事给闹大,闹的众人皆知,那么到时候赵诺水就必定会陷入一种被动局面。

    接了公会战,那么就正中下怀。若是不接,那么就是在那么多人的关注下选择了逃避,这对“诺言”公会的名声肯定会造成影响。

    说到底,天临学院的学员们都是十五到十七岁的热血少年。对于他们来说,避战这种行为肯定是不会被大众认可的。有人找事,那就刚正面呗!有什么好怂的?

    在这种情况下,那怕现在不接,相信“诺言”最终也会迫于舆论压力最终接下这次公会战的。

    看着眼前的赵诺水,云松不得不承认赵诺水的确是个能够引起自己的征服欲的女孩。不仅是因为她的外貌,更是因为她那“诺言”会长的身份。一位身居高位的美丽女孩,对于同为公会会长的云松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不过欣赏归欣赏,此刻云松还是把自己的精神放在了如何激怒赵诺水这一点上。

    然而就在云松在心中思索着办法之时,他身后的一名脸上带着痞气笑容的寸头男孩突然语气惊讶地高声喊道:“哟,这不是莫尘吗?”

    听得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闻声望去的莫尘在看到了那么寸头男孩后脸色却顿时沉了下来。

    似乎看出了莫尘眼中的愤怒,那名寸头男孩在不屑地笑了一声后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一个没爹没娘的狗杂种,竟然也能当上副会长了。你小子运气真是好的可以啊!”

    那名寸头男孩是天临学院的二年级学员,他的家其实和莫尘的家处于同一块区域,所以对于莫尘的家庭情况他是早就熟知的。在来到天临学院之前,那名寸头男孩其实没少欺负过莫尘。不是因为什么仇怨,完全是因为他恶事做惯了,说得难听点,就是犯贱罢了。

    对于那名寸头男孩来说,莫尘一直只是他的欺凌对象而已。一个只能被自己欺凌不能反抗的废物罢了。所以当他得知莫尘觉醒出了稀有属性,并且还成为了“诺言”公会的副会长,能够和赵诺水这样的女神级女孩如此近距离接触之后。他的内心顿时被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填满了。

    他多么希望站在赵诺水身后的人是自己啊!说白了,赵诺水作为一个女性会长,她任命莫尘为公会的副会长,这不可能什么都不代表。

    凭什么莫尘这个被自己一直踩在脚底的废物能够得到诺水学妹的青睐?凭什么他能够在一朝之间从一个任由自己欺凌的废物变成一个香馍馍?

    如此巨大的落差,让那名寸头男孩实在是难以接受。所以当他在看见了赵诺水身后的莫尘时,他几乎瞬间被积压了许久的负面情绪控制了心神。旋即便说出了那样无礼,却有发自内心的话。

    然而当莫尘听得那名寸头男孩的话语后,他的牙关顿时咬得死死的,紧握着的双拳不由微微有些颤抖。这不是怒,而是因为这是他心底最深处的,最不愿被提起的痛被提起的悲。

    此刻的莫尘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名寸头男孩,说实话,莫尘是一名性格很温和甚至可以称之腼腆的男孩。但是这一刻,莫尘的眼神却显得有些恐怖,透露着一股择人而噬的疯狂。

    而就在这时,赵诺水的背影出现在了莫尘的视线之中,赵诺水的身影挡在了莫尘那微微颤抖的身躯之前。

    “跪下,道歉。”

    “若是我的副会长没有原谅你,那么。。。”

    “你就别想站着离开这公共对战区。”

    圣临纪5000年9月1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