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短暂的回家
    ,!

    “呜~。。。”

    拿下了头上的大帽子,凰忘忧看着眼前熟悉的皇宫眼眶不由有些湿润。回家了,隔了四天。终于回来了!其实这也是凰忘忧每一周回来时的表现,毕竟在灵凰学院里,一直是一个人独自住在单人宿舍区之内,一个人修炼,一个人生活。在学院里,凰忘忧感受不到任何家的温暖。

    不过凰忘忧相信,这一现状很快就会改变了。因为自己身旁的这个无礼之徒。

    如果以后在学院的日子无礼之徒每天都会带着玲玲去学院看我,那么,学院也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呢。

    不过现在,是个值得庆祝的时刻。因为不管怎么说,没有地方会比家更好的了。

    “无礼之徒,我们先去见父皇那边。然后就去找玲玲吧。”说罢凰忘忧便直接朝着皇宫的中央区域跑去。

    君林闻言后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便立刻跟了上去。等会儿见到了老爷爷和大叔,自己也有事向他们报告下。

    皇宫中央区域,灵凰正殿。随着一声熟悉的呼唤声响起,正在聊天的南穆和凰仁明顿时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下一刻,凰忘忧和君林便相继进入了大殿。

    见到了二人,南穆直接笑着站起了身子:“哈哈哈。小忘忧,小林。回来了啊。”

    此时凰仁明也是笑着起身走向了二人:“怎么穿这身衣服回来了?。。。哦,是和小林一起做凰轨回来的吧?”

    凰忘忧闻言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不过旋即她立刻问道:“父皇,您知道了?”

    凰仁明自然知道自己女儿口中的“知道”指的是什么,笑着摸了摸凰忘忧的脑袋,凰仁明宠溺地说道:“嗯,父皇知道了,只要你没事就好。”说罢凰仁明便笑着看向了君林:“小林啊,你又救了忘忧一次啊。谢谢你了!”

    听得凰仁明的真诚感谢,君林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大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也是在找忘忧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那情况。”

    而凰忘忧闻言后却立马好似生气地鼓了股两腮:“无礼之徒!你怎么又把救我说的跟顺便救下了一样!”

    “哈哈哈!这个说是顺便,其实也是一种缘分嘛。”此时南穆也是笑着拍了拍君林的肩膀,旋即南穆便对二人笑道:“快点去找玲玲玩吧,玲玲她可是想你们都快想哭了。”

    听得南穆这么说,凰忘忧立刻心疼地点了点头,旋即向南穆和凰仁明告别后直接拉着君林跑向了自己和小南玲的寝宫。

    “玲玲!”

    随着一声急切而欣喜的呼唤声响起,此时正坐在床上捧着一本厚书认真读着的小南玲立刻抬头看向了房间门口。

    “姐姐!大哥哥!”

    见到了凰忘忧和君林,小南玲直接扔下了手中的厚书扑了过去。

    直接上前接住了小南玲,此时凰忘忧的眼泪直接落了下来:“呜~玲玲!”

    见凰忘忧落泪,控制着自己感情的小南玲也一下子跟着哭了出来:“呜哇~!姐姐!玲玲好想你!”

    听得自己妹妹的这句话,凰忘忧更加抱紧了怀中的小南玲,旋即强忍着泪水亲昵地用额头蹭了蹭小南玲的额头:“嗯!嗯!姐姐回来了,姐姐也好想玲玲呢。”

    见着眼前温馨的一幕,君林也不由露出了温暖的微笑。旋即他便悄然离开了姐妹俩的寝宫,重新走向了南穆和凰仁明所在的灵凰正殿。。。

    “怎么了小林?有什么事吗?”

    见到君林突然一个人回到了这里,南穆不由关心地问道。

    “老爷爷,大叔。我想问问这种果实能不能再皇宫里种植。”说罢君林便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大颗黄色的果实。

    看着君林手上的果实,凰仁明笑着点了点头:“没问题,小林你就把这颗果实放这吧,待会儿我会派人拿去研究的。”说罢凰仁明微微抿了抿嘴,看向了此时眼神坚定的君林问道:“那么,小林你真正想要说的,是什么呢?”

    “我想去仙彩秘地锻炼几天。”君林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来意。

    听得君林的目的,凰仁明不由愣了一下:“就这事?”

    君林坚定地点了点头。

    “忘忧和玲玲知道吗?”凰仁明继续问道。

    君林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没告诉她们。”

    “哈哈!也是,估计说了你就去不成了。”说罢凰仁明便对君林点了点鼓励道:“这种事,想去就去吧!注意安全,活着回来。就行了!对了,你准备去几天?我这就派人给你准备准备。”

    得到了凰仁明的同意,君林也是喜出望外:“不用了大叔,吃的喝的我自己准备就好。”说罢君林便直接向南穆和凰仁明告别道:“老爷爷,大叔。那么我现在就去了。”

    “现在就走?”

    “嗯,不然我怕走不了了。”笑着挠了挠脑袋,君林向二人行了个晚辈地拜别礼后便径直走出了大殿,再次离开了刚回来不一会儿的家。

    这么做,只是因为君林想要快点变强。因为君林清楚记得当初自己在仙彩秘地修炼时的感觉。那里的元力浓郁,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一处绝佳的修炼宝地。而且那里的元灵兽,也能够很好的锻炼自己的实战能力。

    虽然仙彩秘地很危险,但是那里对于实力的提升也是和危险成正比的。

    为了早日变得强大,强大到能够回到君雨身边。所以君林只能选择这条危险的捷径。

    此刻,灵凰正殿之内,凰仁明突然想起了一点:“对了,小林他到底要在仙彩秘地待几天呢?”

    南穆闻言看了眼殿门外的天边,感慨一笑。

    “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的。”说罢南穆却不由有些头疼地拍了拍脑袋:“话说小林那小子把一个大麻烦丢下来了啊。。。该怎么和小忘忧和玲玲说?”

    凰仁明此时也有些虚了:“额。。。是啊!父皇,您说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来办。反正是你同意小林的,不管我的事。”

    “哎?!哎!父皇!您不能这样啊!”

    “嘿!谁让你是我儿子呢?不把我那两个孙女哄好了,看我不收拾你!”说罢南穆便直接起身离开了灵凰正殿。

    看着逐渐远去的南穆的背影,此刻凰仁明真是欲哭无泪了。下一刻,凰仁明便一脸悲壮地走向了自己女儿们的寝宫。

    与其让这种恐惧一直陪伴着自己,还不如直接勇敢面对。

    不过此刻凰仁明还是有些庆幸的。

    因为作为父亲,他应该会死的比较有尊严。。。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