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撒谎
    ,!

    许久后,凰忘忧终于平复了情绪。

    “无礼之徒,你为什么会来学院接我?”

    君林闻言挠了挠脑袋诚实地回答道;“唔。。。我只是想顺便问问你还有没有幻灵晶的打折券。”

    “那也就是说你不是为了接我回家而来接我回家的咯?”凰忘忧此时突然鼓起了两腮。

    “我是为了接你回家而来灵凰学院的,只是顺便问一下你还有没有幻灵晶的打折券。”君林义正言辞地再次强调了一遍主次。

    不过凰忘忧似乎并不买账,旋即她突然问道:“你要那个干嘛?。。。你不会是想买给别的女孩子吧?”

    君林闻言想了想,旋即认可地点了点头:“唔。。。可以这么说。”

    听得君林的回答,凰忘忧的脸色突然变化了一下,不过马上却又露出了一副平静的神色。

    “没有了。”

    看着把脑袋撇向别处看都不看自己的凰忘忧,君林不由挠了挠脑袋:“真的没有了?”

    毕竟君林一眼就能看得出忘忧是在撒谎。。。

    “没有了!”

    “哼!”

    说罢凰忘忧又把脑袋撇向了另一边。

    “我是准备也给玲玲买一颗幻灵晶的,玲玲说她也很喜。。。”

    还没等君林把话说完,凰忘忧突然重新把脑袋转向了君林:“你是给玲玲买的?你为什么不早说!。。。咳!其实我本来就打算把幻灵晶带回去给玲玲的,所以无礼之徒你就不用再花钱了。”

    其实凰忘忧原本想说:“无礼之徒你不用再赚钱买一个幻灵晶了。”可是她担心这样说的话又会伤到君林的,所以最终还是改口了。

    不过君林闻言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已经赚够五万了,等会儿回去的路上就给玲玲买一个。”

    听得君林的话,凰忘忧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赚足五万了?一天?

    下一刻,凰忘忧那带着担心和不满的声音忽然震了下君林的耳膜:“无礼之徒,你是不是又接取了什么危险的委托了!”

    看着满脸不高兴的凰忘忧,君林不由有些心虚地挠了挠脑袋:“唔。。。没有!这些钱是我。。。嗯,大部分是我助人为乐赚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切磋赢来的。。。”

    “哼!”

    对于君林的说辞,凰忘忧明显不相信。佣兵的助人为乐,和接取委托有区别吗?而且还有一部分是切磋赢来的。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无礼之徒又被别人找麻烦了吗?

    不过下一刻,凰忘忧还是面露担心之色地问向了君林:“无礼之徒。。。你没受伤吧?”

    “没有。”

    这一次君林回答得十分理直气壮。受伤?君林今天受的伤可谓多了去了,只是没有留下任何伤口罢了。但是尽管如此,君林他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因为他不想让凰忘忧担心。

    看着君林身上的衣服出了有些脏之外,没有任何破损的地方。而且在想想君林之前救下自己的表现,也的确不像有伤在身的样子。

    于此,凰忘忧这回终于相信地点了点脑袋,旋即便君林说道:“你等我下。”说罢凰忘忧便跑向了不远处的一道大门。

    君林闻言后也点了点头,旋即便傻站在原地等了起来。

    五分钟之后。

    一身便装头戴大帽子将头发全部藏起来的凰忘忧出现在了君林面前,看着装扮成这样的凰忘忧,君林不由好奇地挠了挠脑袋:“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不穿成这样怎么和你一起回去呢?”凰忘忧笑着反问道。

    其实往常凰忘忧都是通过城堡内的传送阵直接传送回皇宫的,但是今日,凰忘忧想要体验下和君林一起乘坐飞箱回到皇宫。而且君林要给玲玲买一颗幻灵晶,做飞箱的话也正好能够顺路经过凤华阁。

    “走吧。”说罢凰忘忧便带着君林走出了城堡,走向了单人宿舍区入口处的一处传送阵。

    通过那道传送阵,二人便来到了一处整洁宽敞的房间。这个地方君林有影响,当初墨米院长带自己找忘忧的时候就是通过这里传送到单人宿舍区的。

    来到了这里,凰忘忧便对君林笑道:“等会儿和墨米院长告个别,我们就去给玲玲买幻灵晶吧。”

    君林闻言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嗯。”

    不过旋即不由再次问了遍凰忘忧之前的那个问题:“忘忧,打折券真的没了吗?”

    听得君林的询问,凰忘忧不由愣了一下。其实打折券她当然还有,只是之前误以为君林是想给别的女孩儿买幻灵晶,所以她便撒谎骗君林已经没有了。

    可是现在要是又突然说自己其实还有打折券,那么肯定会让无礼之徒疑惑,而且自己也不好意思解释这件事。。。

    所以,下一刻凰忘忧当机立断,摇了摇脑袋坚定有力地说道:“没有了!”

    “。。。”

    见凰忘忧回答的那么果决,君林也不由有些无奈地挠了挠脑袋。不过君林也早就做好没有打折券的准备了。反正只要给玲玲买到幻灵晶就行了。

    打开了房门,君林和凰忘忧有些惊讶地发现墨米竟然并不在院长室内。既然墨米不在,那么二人也就直接离开了墨米的院长室,朝着新生级火属性学院的大门口走去。

    由于此刻灵凰学院之中的大部分人群都集中在凰誉角斗场,所以二人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学员,一路畅通无阻地离开了灵凰学院。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呢。。。”

    看着灵凰学院大门之外的风景,凰忘忧不由有些感慨。作为一名灵凰学院的学员,自己却从来没有通过院门进出学院。。。因为皇宫之内有一处和单人宿舍区内的城堡相互连通的传送阵,所以凰忘忧根本不需要通过常规的方法出入学院。

    听得凰忘忧的话,君林却显得十分平静。毕竟他早就听凰仁明说过凰忘忧是如何上学的了。

    下一刻,君林突然笑着问向了凰忘忧:“要稍微逛一会儿吗?”

    凰忘忧闻言想了想,旋即便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赶紧去坐凰轨,好久没在凰轨里面看风景了。”

    凰诡?难道凰轨就是那些飞箱的名称吗?想到了这一点,君林便笑着点了点头应道;“好。”

    其实无论凰忘忧怎么选择,君林都会点头答应。毕竟君林把凰忘忧和玲玲一样,都当成自己的妹妹来看待。哥哥惯着妹妹,天经地义。

    只是此刻,显得有些安静的二人并不知道:凰誉角斗场已经彻底炸开了锅。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