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我不愿意
    ,!

    其实拥有数十万观众的观众席之上,也拥有许许多多能够轻易打破凰忘忧所处的那处对战台上的防护罩的强者。可是并不是所有的观众都把目光放在凰忘忧所在的那处对战台上。而且那些关注着凰忘忧的观众在看见此时情况不对后也不敢贸然出手,影响公主殿下的战斗。而且他们也来不及出手,因为距隆均出现才过了不到五秒而已。

    那些观众也不可能知道发现在他们眼前的究竟是一场多么大的阴谋,他们只是认为梵尔兰犯规,找来了一个帮手二打一对付公主殿下。在这种思想下,他们也不可能出手打破防护罩干扰对战。

    而附近的对战台之上,由于防护罩的出色的隔音效果,以及那些裁判都专注于眼前的战斗,所以也无一察觉到凰忘忧那边的动静。否则随便过去一个裁判,就能够立刻破坏防护罩,阻止隆均。

    此刻凰忘忧所处的对战台之上,离凰忘忧只有数十米远的隆均终于忍不住了。脸上垂涎与贪婪之色也已经不再隐藏,王位什么的都是未来的事情!现在自己马上就能够得到凰忘忧了啊!一想到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隆均的笑容也一下子变得糟糕了起来。

    “凰火!临!”

    这时,随着凰忘忧一声带着蕴怒的喝声响起,一道凶猛骇人的火浪瞬间砸向了身上有着淡蓝色水罩护体的隆均。

    面对这道火浪,隆均也不得不有些警惕的停下了脚步。不过接下来的事实证明,保护着隆均的那层淡蓝色水罩的防护性相当出色。那道巨大的火浪在接触到了水罩的瞬间就直接消散于空。

    隆均见状后也放下了心,旋即继续冲向了凰忘忧。而凰忘忧的“凰火,临”却只拖延了一秒时间,如果能够在久一些,位于贵宾平台上的七位公爵说不定就能够破开那些水晶防护罩,阻止这一切。

    这一秒,那七位贵族脸上焦急之色更加深重。

    这一秒,梵隆二位公爵的脸上依旧开始浮现出了胜利的笑容。

    这一秒,许多观战学员逐渐停止了对防护罩的攻击,只能眼睁睁的隆均肆无忌惮地冲向公主殿下。

    这一秒,一阵锁链收缩的声音,瞬间响起于凰忘忧所处的对战台上方。

    这一秒,无数观众席上的观众,梵隆二位公爵,以及那七位公爵都看见了一个烟色巨镰烟影突然出现在了那处对战台之上的数十米高空,随着烟色巨镰之上的猛然锁链收缩,一道身着烟衣的人影从对战台周围的观战学员之中突然飞起,最终握住了烟色巨镰。

    下一刻,随着那道烟影垂直落下,他手中的烟色巨镰对着下方的防护罩狠狠砸下,那恐怖的镰刃瞬间刺穿了之前承受了许多观战学员的攻击却毫无损坏的防护罩。

    “咔擦!”

    随着一声破裂声响起,那层防护罩突然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纹。那些已经放弃了的观战的学员,脸上刚刚浮现出了胜利的微笑的梵隆二位公爵,正在拼命攻击着水晶防护罩的七位贵族,还要那冲向凰忘忧的隆均。都在这一刻,同时愣住了。

    然后,那道立于防护罩之上的烟影便缓缓抬起了脚,旋即对着脚下那层已经布满了无数裂纹的防护罩,猛然跺下。

    “轰!”

    下一刻,防护罩哄然破碎。而随之破碎的,还有那离凰忘忧只有十米之遥的隆均的心。

    还没等隆均回过神来,一道快似闪电的烟影凶猛横扫,直接将隆均扫飞了百米之远,让他最终重新回到了傻眼了的梵尔兰身旁,只是是躺着的。

    此刻,全场一片寂静。因为那道响彻全场的防护罩的破裂声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贵宾平台之上,梵隆二位公爵的脸色突然变得一片惨白,他们算了许多许多,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名位于战斗区域的小辈能够影响到他们的计划。更加不能接受的是,那个小辈不仅影响了,而且还将他们的计划彻底破坏了。。。

    此时,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中的君林。凰忘忧不由呆呆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君林笑着挠了挠脑袋回答道。

    听到这四个字,凰忘忧愣住了。

    数秒后。。。

    “哼!”

    “谁要你接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说罢凰忘忧直接把脑袋一撇,旋即转身走向了对战台的边缘:“不过。。。既然你都来了,那么我就早点回去吧。”

    君林闻言笑了笑,旋即便跟上了凰忘忧的步伐。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里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由于二人之间的对话只有二人自己能够听到,所以周围的那些观战学员并不知道公主殿下和那个烟衣男孩说了什么。但是刚才公主殿下那一瞬露出的那种颇带小女孩气息的表情,却着实击中了他们的内心。原来公主殿下也有那么可爱的一面啊。。。

    “等等!”

    而就在这时,一道显得有些颤抖的声音突然想起,是梵尔兰。

    “佣兵木木,把凰忘忧交给我!只要你答应,我什么都可以给你!金钱,权力,甚至是我自己!只要你答应把凰忘忧交给我!”

    听得梵尔兰的话,那些不明真相的观战学员不由纷纷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不得不说,梵尔兰虽然没有公主殿下那般祸国殃民,但是也绝对是一名一等一的美人。

    此时走在君林面前的凰忘忧闻言后也不禁停下了脚步,只是她并没有转身,也没有说任何话语。似乎是在等待着君林的决定。

    “不行。”

    下一刻,在场面陷入一片寂静之时。君林那坚定的声音悄然响起,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为什么?!”梵尔兰难以置信地问道。她知道君林只是区区一名佣兵,那种把利益视比天高的佣兵。他应该很清楚,就算他在此刻救下了凰忘忧,也最多得到一些犒赏而已。那么他为什么会拒绝自己?难道他是看不上自己吗?他宁愿选择救下凰忘忧,也不愿意选择得到自己吗!

    念及至此,梵尔兰的妒火瞬间燃烧满了整个内心。区区佣兵!就连一名佣兵也觉得凰忘忧比自己更优秀吗!得到自己的诱惑力还没有救下凰忘忧,得到凰忘忧一声“谢谢你”大吗!

    “我不愿意。”

    就在这时,君林那平静的声音突然响起。令得妒火攻心的梵尔兰因这一句话直接气的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待君林话音落下之后,立于前方的凰忘忧便再次迈开了脚步,而君林也一脸平静地缓缓跟上。没过多久,二人便在无一人阻拦的情况下,离开了凰誉角斗场的战斗区域。

    十分钟后,凰忘忧的单人宿舍区的城堡之内。

    刚刚通过传送阵进入了单人宿舍区的凰忘忧终于将忍了许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

    “呜哇~!无礼之徒!”

    说实话,刚刚凰忘忧在隆均即将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真的很害怕。隆均脸上的那种笑容,以及他手上的那张以及拉开一半的传送卷轴。凰忘忧她不可能不知道隆均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不过幸好,在自己又一次陷入危难之时,那道熟悉而又令自己安心的烟色背影总能及时出现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化解一切危机。

    对于凰忘忧此刻的反应,君林并没有感到惊讶。接住了扑过来的凰忘忧,君林熟练地摸着凰忘忧的脑袋给予安慰。此时君林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这一点,忘忧和玲玲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