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关注
    ,!

    听得君林的话,那名别院新生不由心生庆幸。因为他身上一共就带了一万五。他现在真的很庆幸君林只要一万五千灵凰币。不然的话他可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收场了。这这里,他可没办法赖账。

    利索地掏出了一个钱袋放在了君林手上,旋即他连看不看君林直接离开了对战台,朝着对战区域的出口处跑去。

    见他就这么跑了,君林不由有些担心地打开了手上的钱袋开始检查起来。直至君林数清钱袋内正好有十五枚红色的灵凰币之后,他才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如此一来,自己就凑足五万了,能够给玲玲买最好的那种幻灵晶了。

    将手中的钱袋收进了空间戒指,君林在向那名裁判告别后也离开了对战台,继续开始寻找起了凰忘忧。

    此时,凰誉角斗场贵宾平台之上,那七位关注着君林那块对战台战况的贵族来了个集体沉默。他们七人凑在一块儿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响的样子。令的周围许多贵族都不由疑惑了起来,可是却没有一人敢上去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小家伙是那个学院的?”

    “好像没有哪家学院的院服是烟色的吧?而且看上去那个小家伙穿的也不是院服啊。”

    “那小子是个佣兵。”

    “不行!我一定要把这个小家伙收为徒弟!”这时,一名穿着华贵烟袍的贵族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听得这个贵族的话,周围的六名贵族纷纷露出了惊讶之色。

    “嘿!那个小家伙天赋有那么好?竟然能让你动心思。”

    那名烟袍贵族此时表情凝重地解释道:“那个小家伙和我一样是暗属性。。。但是,他的暗属性绝对不是四大常见性质。”

    下一刻,周围的六名贵族闻言后齐齐震惊地说出了四个字:“稀有属性?!”

    “嗯。无论是什么属性,只要觉醒出了稀有性质,那么就绝对有培养的价值。更何况。。。暗属性的稀有性质,我可是从未见过。”烟袍贵族此时看向君林的眼神已经在发光了。

    不过下一刻,那名身材英挺的贵族却适时地劝阻道:“不过话说回来,觉醒了稀有属性,又有如此出色的实力。那个小家伙应该已经有老师了吧?”

    听得他的话,那名烟袍贵族不由皱了皱眉头:“等会儿我就亲自去问问那个小家伙,看看他有没有师傅。”

    “嘿!你这样做你儿子不会不高兴?”这时,一名身着红色短袖身材魁梧的贵族有些在意地问道。

    那名烟袍贵族闻言挑了挑眉头:“我儿子多了,你说那个?”

    “行,你厉害,当我没说。”那名身着红色短袖的贵族败退。

    此刻,那名身材英挺的贵族笑着摆了摆手:“对了,你们看了公主殿下的战况没?”

    其余六贵族闻言当即点了点头:“不看不行啊,不过不得不说公主殿下真的是天之骄女啊。每一周都能看见明显的进步。要是我家那臭小子比得上公主殿下一半就好了。”

    “是啊,说起来公主殿下好像已经打了快十场了吧?这样的对战强度,恐怕公主殿下会有些吃不消吧。”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怎么今天公主殿下那打得那么激烈?”

    此刻,七位贵族们已经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凰忘忧所在的那处对战台。凰忘忧所在的那块对战台位于第五排第五个,是一百个对战台的最中心。而且这一处对战台和其他对战台还有一个明显差别:那就是没有裁判。

    不同于别的对战台,凰忘忧所在对战台绝对是全城瞩目的焦点,而且对战周围的观战学员和挑战对手也是把对战台围的水泄不通。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裁判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周围的无数双眼睛,就是最好的裁判。

    将第十个挑战对手击败之后,凰忘忧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没有喜悦,也没有失望。只有一片平静和一丝自然而然的高傲。但是却没有任何令人感觉难以接近的感觉。

    下一刻,见凰忘忧连胜十场的观战学员们纷纷献上了自己掌声与赞叹。然后便等待着下一位挑战者的上台。

    是的,他们来这里根本不是为了攻擂的,完全就是为了来看凰忘忧的。毕竟对于灵凰学院的学员来说,在平日里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能够见到公主殿下,而每周四的新生级对抗赛,就是他们近距离欣赏公主殿下最好,也是唯一的机会。

    “嗡~”

    突然,随着一道轻微的防护罩打开的声音响起。一名面露高贵之色的金发女孩走上了对战台,向凰忘忧发起了攻擂挑战。

    见到这名女孩,周围的观战学员集体愣住了。

    梵尔兰,是这名女孩的名字

    这个名字,大部分的灵凰学员新生都不会陌生,不是因为她是梵公爵的独女,而是因为她和公主殿下的敌对关系,是众多周知的。

    其实与其说是敌对,还不如说是梵尔兰对公主殿下的单方面敌视。在今年的第一场新生级对抗赛上,梵尔兰当着在无数人面前宣誓;一定会打败凰忘忧。

    而公主殿下对此只是平静地“嗯”了一声,然后便毫不留情的击败了梵尔兰。。。

    从那一天开始,梵尔兰便再也没有在对抗赛上出现过,直至现在。

    虽然梵尔兰已经许久没有出现,但是当初她的那句宣言还是被许多人记在了心中。今天梵尔兰突然出现,难道是要来一场复仇之战吗?

    想到这一点,周围的观战学员们顿时露出了一副准备看好戏的神色。这种有恩怨的对决,可要比平常的攻擂守擂有意思多了啊!

    与此同时,贵宾平台上的七位贵族也是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旋即他们便齐齐转头看向了立于不远处的一名全身散发着一种贵气的金发贵族。

    感受到了七人的目光,那名金发贵族却并没有给予理会,依旧一脸淡漠地注视着凰忘忧和梵尔兰所处的对战台。

    此时,一名立于金发贵族身旁,带着自信笑容的贵族突然笑道:“放心吧亲家。今天,兰儿她绝对能给公主殿下一个惊喜。”

    “哼,如果你那儿子把事情给搞砸了,那么我们梵隆两家,也就完了。”那名金发公爵闻言后语气冰冷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亲家你就放心吧,这一次,只有成功,没有失败!”说罢这名带着自信笑容的贵族突然收起了笑容,隐晦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七名贵族补充道:“只要把他们七人困在这里,十秒,只要十秒,我们就成功了!”

    那名金发贵族此时却是突然闪过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哼,这一点你就放心吧。”说罢他便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凰忘忧所在的那一处对战台上。

    经过了那么久的谋划,一切的变数,一切的阻碍都尽在掌握。

    “今天,将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