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双暗
    ,!

    看着那名别院新生的笑容,君林不由有些不舒服地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种笑容,君林很讨厌,因为这笑容和上午时在绯山中遇到的那个红斗篷男很像,一种蔑视生命的笑容。

    下一刻,君林的眼神也逐渐变了。变成了在狩猎时,看向元灵兽时的样子。

    一股冰冷,而坚决的杀意。

    看着此刻的君林,一旁的裁判的内心不由震惊了。这个小家伙才多大啊?这种杀意。。。应该说不亏是佣兵吗。。。

    而那名别院新生在看到了君林的眼神后却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不过下一刻,在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后他不由变得愤怒。你这是什么眼神?你竟然敢这样看我?看我等会就把你那双眼睛给废了!

    虽然裁判宣布对战开始,那名别院新生的手中就瞬间出现了一副表面上有着淡烟色接近灰色的尖爪手套。

    “月暗!噬!”

    随着一声低喝,那名别院新生十指交叉,屈指。一秒之后便缓缓舒展开了双手。只是此时他的那副尖爪手套表面之上突然出了淡烟色的流光波动。

    月暗,是暗属性四大常见属性之一。其特点是;吞噬。可以在战斗中通过接触,吞噬对手的元力,增强自身。

    见到了那淡烟色的流光,君林不由惊讶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同为暗属性的元素使。

    下一刻,君林的手上也突然冒出了丝丝漆烟的烟气。

    而那名别院学院在见到了君林手上的烟气是也不由露出了意外之色。不过旋即一种厌恶感却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这是一种排斥感,对于君林竟然和自己一样同为暗属性这点,他很不爽!因为觉醒为暗属性的人本就不多,暗属性也是除了空间属性外最稀有的属性。自己觉醒了暗属性,这让得他很有优越感。原本他还想着君林在见到了自己的月暗属性后会不会吓一大跳,但是现在。。。

    突然想弄死你了啊!虽说对手是灵凰学院新生的话不允许搞出人命,但是如果对手是和灵凰学院无关之人,那么就算杀了他灵凰学院也管不着吧!

    念及至此,那名别院新生再次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旋即便开始围绕着君林跑了起来,寻找着出手的时机。

    凰誉角斗场的贵宾观战平台之上,贵宾观战平台其实就是给灵凰国的大贵族们观战的地方,所有前来看自己孩子的对抗赛情况的贵族们都会聚集在这里。

    此时,一名身材英挺的贵族突然露出了一抹感兴趣笑容。

    他身旁的一名贵族看他笑得那么开心,也不由笑着问道:“怎么了?你们家金小子又赢了?”

    那名身材英挺的贵族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哈哈,那小子是赢了。不过我刚才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对战台。”旋即他便伸手指着君林所处的对战台颇感兴趣地说道:“第三排,第三个对战台。有两个暗属性的小家伙打起来了。”

    听得他的话,周围其余的六名贵族也纷纷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暗属性元素使的战斗本就不常见,而且还是两个暗属性之间的对决,这可就有意思了。

    此刻君林所处的那块对战台之上。

    那名别院新生在绕着君林转了数秒之后,突然从君林的正面发动了袭击。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肯定会特别注意侧方和后方,从而减弱对正面的防御。而那名别院新生也就是用这种小技巧,打败了不少对手。

    “砰!”

    下一刻,拳掌向击的声音顿时响起。只见君林那带着丝丝烟气的拳头被那名别院新生牢牢地握在手中。而那名别院新生的尖爪手套也在此刻爆发出了强盛的淡烟色光芒。

    看我把你的元力全部吞噬一空,然后在好好的教训你一顿。我要让你体验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残忍,下一瞬,那名别院新生便五指猛然一用力,试图直接贯穿君林的整个拳头。

    。。。

    数秒后,那名别院新生疑惑了。旋即他直接松开了抓着君林拳头的手掌,迅速地后退了一段距离。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手指无法穿透那个佣兵的拳头?他的拳头,抓起来和别人的没有任何区别,但是自己的手套上的尖爪就是无法刺入半分。这让他难以理解!

    活动了一下手指,那名别院新生此时虽然十分疑惑,但是他仍然对自己抱有充分的信心。刚刚那短暂的接触,自己已经吞噬了那家伙的一些元力,此消彼长之下。他早晚会被自己吸干,终而变得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任由自己宰割。

    “能够吸收我的元力吗?”

    经过刚刚短暂的接触,君林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元力被对方给硬生生抽去了一部分。这种诡异的情况,的确让君林开了眼界。

    不过,这对君林并没有什么用。。。由于君林那不会减少的诡异元力,不管那名别院新生吞噬君林多少元力,他的元力始终不会有任何变化。

    算了,赶紧结束吧,然后拿钱,找忘忧。反正自己也是听到有钱拿所以才答应这场对战的,但是如果为此花费了过多时间,从而影响到找到忘忧,那么就划不来了。

    念及至此,君林的身上突然冒出了丝丝烟气,一柄巨大的漆烟镰刀凭空凝聚于君林的手中。

    “烟暗,杀!”

    随着心中一声轻念,君林那恐怖的漆烟镰刃之上顿时烟气翻腾。下一瞬,所有的烟气全部融入于镰刃之中。

    此刻,一旁的裁判在感受到了君林此时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后不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这个小家伙不是只有一阶元素使的修为吗?可是这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而那名别院新生在见状后,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了。看着此时的君林,他不由想起了开始时君林看向自己的那个蕴含着冰冷杀意的眼神。

    下一刻,他的脑海中不由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想法:他。。。会杀了自己。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脑内充满了恐惧的那么别院新生终于回过了神。

    只见原本位于对战台边缘的裁判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支起了一个淡蓝色的防护罩。透过那淡蓝色的防护罩,那名别院新生能够清楚的看到一道诡异的漆烟烟芒正源源不断顺着防护罩缓缓消散。足足过了五秒后,那耀眼的烟芒才停止了对防护罩的侵袭。

    待将君林的攻击全部化解后,那名裁判没好气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小家伙,你不知道在这里不允许弄出人命的吗!”

    听得那名裁判的话,君林不由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刚刚那一下应该死不了吧?”

    那名裁判闻言后顿时翻了翻白眼:“死不了?!要不你在来此,我不帮他挡。你看他死不死?然后你就在数十万人面前违规杀人,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过虽然这名裁判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此时他的心中对君林还是带着赞赏和感谢之情的。毕竟他作为灵凰学院的导师,看到自己的学员们被一个别院的新生接二连三的打败,他的心中也很憋屈。不过还好,君林在那几个观战的灵凰学院的新生面临挑衅时及时出现,并且成功终止了那名别院新生的嚣张行为。所以他之前会挡下君林的那一击,其实也是为了君林考虑。

    下一刻,那名裁判忽然对君林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对战是你赢了。”

    得到了裁判的宣布胜负的宣告,君林也不由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旋即他便快步走到了那名别院新生的面前,笑容满面地伸出了手掌。

    “一万五千块,一块钱都不能少。”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