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误会
    ,!

    凰誉角斗场,其总面积足足达到了:五万平方米。是灵凰学院最大的角斗场。其中的战斗区域可以随意变化,就比如此刻为了的新生级对抗赛,凰誉角斗场的战斗区域就分出了一百个独立的对战台。

    虽说对于数万名新生来说,一百个对战台明显不够用。但是实际上真正有那自信报名参加对抗赛的新生,其实并没有多少。

    毕竟如果在数十万人面前丢人,而且还是在自家家长在场的情况下。这实在没多少学员愿意面对这种情况。

    不过还是有少数对自己的实力特别有自信的新生会选择利用这次机会展现自己。特别是那些出生富豪和贵族家的子弟,他们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毕竟平日的各种竞争,这就是他们的娱乐方式之一。

    而且最关键的是,每周四的新生级对抗赛,公主殿下可是每周都参加的。而且每周都会打败不少来自于其他学院的高年级挑战对手。

    灵凰学院的新生对抗赛并不存在什么名次。它的目的只是让学员们战斗,体验战斗,学会战斗。从而一步一步真正的变强。

    对抗赛采取的是守擂战,每一位参战人员都有一次上台的机会,输了就失去了继续参加的资格。而胜者,则能够打到自己被打败或者不想打为止。而每一周,凰忘忧的战斗场数都冠绝全场。。。

    “呼~。。。总算进来了。”

    花了好大一番劲,被人群挤进了凰誉角斗场的君林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下一刻,君林在见到了凰誉角斗场之内的场景后,不由震惊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君林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人共处一处的场景。这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自己当初在天临学院参加的迎新会和现在根本没法比。

    环顾了一圈,君林发现尽管此时观众席上已经有数不清的人了,但是却依旧还要很多空位。难以想象这里究竟能够容纳多少观众。

    思索着挠了挠脑袋,君林旋即便直接走向了凰誉角斗场的战斗区域。因为君林看见在战斗区域中也有着许多穿着灵凰学院院服的学员和穿着不同服装的人在对战台的间隔处观战或走动,自己走进去也不会引起注意。

    如果忘忧真的在这里比赛,那么自己在找到后就在一旁等她打完所有的比赛吧。念及至此,君林便一头扎进了人堆开始寻找起了凰忘忧。

    凰誉角斗场的战斗区域内,有着一百个半透明的防护罩分割出了一百个对战台。每一个对战台上都有着两名对手在进行战斗,而对战台之外则有着许多等待攻擂的灵凰学院的和其他学院的学员。

    此时穿梭于各个对战间隔寻找凰忘忧的君林在近距离观看了各个对战台之上的战斗后也不由变得有些热血沸腾起来。

    下一刻,就在君林准备继续寻找凰忘忧之时,位于不远处的一块对战台周围突然传出了一阵惊呼声。虽然那阵惊呼声几乎在响起的瞬间就被周围的声音淹没,但是君林还是决定上前看看情况。

    由于各个对战台的间隔走道处比较宽敞,而且每一个对战台旁边的观战人数也有多有少。所以君林很快就来到那处对战台旁。

    可惜,在看到了对战台上的情况后,君林不由有些失望。原本君林以为凰忘忧可能就在这个对战台上呢,结果没想到此时台上的情景却是一名看上去似乎是来自于其他学院的学员独自一人站在场上,面露张狂笑容高举双臂庆祝着胜利。

    而一名穿着灵凰学院院服的新生,此时在一名裁判的帮助下走出了对战台,只是他的头垂得很低,因为他丢人了,他丢了灵凰学院的面子。

    “来啊,继续上来啊!前面几个对手都太弱了!根本都没法让我使出全力,没意思。”

    这时,对战台上那名来自于其他学院的学员看着周围的围观群众露出了挑衅的笑容,可是一时之间,周围那些观战的灵凰学院的新生却无一人应战。

    这个家伙到底是那个学院的?而且似乎也是一名新生。可是他的实力却非比寻常,他已经连续战胜了好几个上台挑战的同学了。

    此刻那些观战的新生们顿时纠结了起来,看了之前那么多场比赛,他们确信自己是战胜不了那个家伙了。可是他们也不能忍啊!毕竟这可是关乎学院荣誉的问题啊!

    可恶!现在打不过这个家伙,也出于面子问题没办法喊厉害的同学来把这个家伙给打下去。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然而就在这些观战的灵凰学院新生们憋屈到无奈之时,位于对战台上的那名其他学院的新生突然发话了:“喂!那个穿烟衣服的!你刚刚摇什么头?你是看不起我吗?!站住!”

    听得这名别院新生的话,原本满脸纠结表情的灵凰学院新生们顿时转头寻找了起来。穿烟衣服的家伙?

    “站住!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佣兵!”

    这时,刚刚准备抬脚的君林不由转头望向了那名别院新生。刚刚君林听到一声喊“穿烟衣服的”时,他并没有在意。但是当随后的“佣兵”二字传入了君林的耳朵时,他终于意识到原来那名别院新生喊的是自己。

    疑惑地挠了挠脑袋,君林问道:“有事吗?”

    “你之前那副失望摇头的样子是什么意思?”那名别院新生此时面露不满之色地盯着君林。

    其实刚才君林失望摇头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并没有找到凰忘忧。可是巧就巧在君林摇头之时,正是那名别院新生说完挑衅话语之后。这就不得不让那名别院新生误解为君林是对自己有意见。

    “哦,我正在找人呢。见到这里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有些失望罢了。”君林说话实说道。

    听得君林的话,那名别院新生顿时怒了!在这里的人,肯定全部都是参加对抗赛的人。在这里找人,那名就肯定是在寻找能够一战的对手。而这个佣兵的话是什么意思?自己不是他要找的对手?所以有些失望?!。。。找死!

    下一刻,那名别院新生愤怒地对君林说道;“上来!我要和你打一场!”

    君林闻言愣了一下,旋即他便摇了摇头:“我不是学院的学生,没资格上台。”

    听得君林的话,一旁的裁判却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这和是不是学院的学生没关系,你的年龄符合上台标准。所以你完全可以上台攻擂。”

    自己可以上台攻擂?君林闻言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不过旋即君林却再次摇了摇头对那名别院新生说道:“不了,我没理由和你打。”

    没有理由?!你那样子嘲讽我还不算是能够和我战斗的理由吗?好。。。可以!不就是一个理由吗?看着君林胸前的初级佣兵徽章,那名别院新生不由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对付佣兵,最好的方法就是金钱了。

    “只要我输了,我就给你我身上的所有灵凰币!而你输了,什么代价都不用付。”

    听得那名别院新生的话,君林的眉头顿时挑了挑。

    “你身上有多少钱?”

    说完这句话,君林不由感觉这句话自己好像曾经在哪里说过。。。

    “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反正他就没想过自己会输,他的目的就是让君林上台,然后自己就可以好好的教训他一顿。而且他也不是灵凰学院的学员,那么自己也就没有什么顾忌,可以稍微下点重手了。

    君林闻言不由愣了一下,要多少有多少?想了一下后,旋即君林便笑着对那名别院新生说道;“那。。。我赢了就给我一万五吧。”

    自己正好差一万五灵凰币就能够凑足五万了,到时候哪怕忘忧没有了幻灵晶的打折券,自己也能够给玲玲买一颗幻灵晶了。

    “没问题。”豪气地答应了君林,说罢那名别院新生便对君林露出了一种堪称残忍的笑容。

    “不过,前提是你能够打败我。”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