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普通女孩?
    ,!

    听得宙空的询问,周围那些风纪治安部的成员顿时变成了哑巴。而罗凯在见到了宙空后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无比。同样,韩痕此时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他也没想到柔然玉璃竟然直接把宙空给搬过来了,现在宙空来了,那么事情就难搞了。

    见现场突然陷入了沉默,宙空不由挑了挑眉头,旋即只好问向了自己的弟子:“小玉璃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柔然玉璃闻言想了想后便指着对面的韩痕和罗凯说道:“那个没穿衣服的想对君雨意图不轨,那个穿着衣服的作为执法成员知法犯法,包庇罪人。”

    听得柔然玉璃的讲述,君雨和苏星灵齐齐露出了感慨的神色。不亏是玉璃,再复杂的事情也能说的那么言简意赅,而且还能准确的抓住重点。不过此时君雨的脸也不禁红了起来,虽然玉璃依旧说的比较含蓄了,但是。。。这不脸红就怪了。。。

    不过相比君雨和苏星灵的表情,宙空此时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他肯定相信自己的弟子没有骗自己,可是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

    烟着脸看向了韩痕和罗凯,宙空声音严厉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韩痕见状赶紧否认道;“院长!我可没有对君雨学妹意图不轨啊!而且要给别人定罪可是要有证据才行的啊!不然就是诬告!”

    而一旁的罗凯此时已经怕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强行让自己看上去镇静一些。

    听得韩痕的反驳,柔然玉璃突然淡然一笑:“证据当然有啊。”说罢柔然玉璃的手中便出现了一个小巧的玩意儿:一次性的光息记录仪。

    见到这东西,韩痕不由双眼一烟。他自然认得这东西,他也自然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有多贵!这个一次性的光息记录仪在天临区的市价每一个都要五万,而且还不能一个一个买!要买就只能买一组,一组有十个,也就是要五十万!可以说,韩痕他绝对不会买这玩意儿,不为别的,只因太贵!花五十万买十个只能用二三分钟的东西?韩痕他们家虽然有钱,但是还没有有钱到这种地步。

    可是。。。就是这个贵的离谱的东西,现在却成为了能够说明一切的证据!

    下一刻,柔然玉璃伸手轻轻一点,那个光息记录仪便随之缓缓升空,旋即投射出了一块光幕。而光幕光幕之中放映的内容则是:从柔然玉璃赶到这里,直到罗凯把高脚酒杯摔碎踩烂。

    看完了这段光息记录,宙空第一眼没有看向韩痕,而是看向了罗凯。而看向罗凯的眼神,则是深深的失望。

    然而这时,韩痕却突然发话了:“院长!这段光息记录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是的,这段光息记录最关键的一点是罗凯摧毁酒杯的一幕,而为什么要摧毁酒杯?那自然是因为杯口上的**药剂会成为关键罪证。可是现在酒杯已经被毁了,那么就没有能够指控自己的罪证了啊。

    想到了这一点,韩痕的思维一下子活跃了起来,旋即他立刻转移了话题说道::“院长,我们之前在讨论的是赔偿问题。君雨学妹破坏了我的餐厅的大门。但是我又不知道大门的价格。。。不如这样吧,我这就联系一下我的叔叔,这个餐厅当初是我叔叔派人为我建造的,他肯定知道大门的价格。”

    听得韩痕这么说,宙空也只好点了点头,毕竟不管怎么说,君雨破坏了人家的大门也是事实。按照院规,的确需要进行赔偿。

    这时,韩痕的心中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只要联络上了自己的叔叔,相比就算是院长也要给叔叔几分面子。到时候就算和君雨无缘了,那么自己也能全身而退。至于罗凯?他的死活自己才懒得管,而且他肯定不会把自己卖出去,因为他不敢。因为罗凯他自己肯定最清楚:敢把自己卖出去,那么自己就会让他的家庭彻底完蛋。

    下一刻,韩痕便立刻点出了一块光幕,联络起了他的叔叔。五秒后,一位长相粗犷皮肤偏烟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光幕之中。

    “小痕啊,怎么了?这么晚找叔。”

    “叔叔,是这样的,您派人帮我造的那个餐厅大门被人给弄坏了。现在在讨论赔偿的事,而我又不知道大门的价格,所以我想向您问问那个大门值多少钱。”说罢韩痕转了下身子,好让他的叔叔看见没有门的餐厅,以及不远处的宙空众人。

    韩痕的叔叔刚刚在闻言后还不禁纳闷呢:谁那么大胆子,竟敢破坏自己被侄子建造的餐厅?而且这种该如何解决,小痕他肯定知道才对,至于要找自己吗?

    然而紧接着,他随着韩痕的转身看到了韩痕身后不远处的宙空,他才意识到这件事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见到了宙空,韩痕的叔叔脸色一下子变得敬畏了起来。宙空是什么人,自己可是很清楚的。如果宙空只是天临学院的院长,那么自己肯定不会露出那样的神色。可惜宙空不单单只是天临学院的院长,他还是宙云区督的弟弟。宙云区督自己可惹不起啊。。。可那是能一句话就能让自己滚蛋的存在。不过这个信息,韩痕却是不知道的。

    下一刻,只见韩痕的叔叔在看到了宙空后立刻站起了身子,旋即通过光幕向宙空行了一礼招呼道:“宙空院长,您近来身体可好?”

    虽然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是宙空此时依旧是板着一张脸,面对韩痕的叔叔的招呼也只是平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回话。反正宙空也不认识他。

    而韩痕的叔叔见状则不由露出了担心之色,自己这个侄子不会惹了什么大麻烦吧?不然宙空那老头怎么会如此反应?

    “叔叔,您还没告诉我大门的价格呢。”这时,一无所知的韩痕依旧带着一丝胜利的笑容再次询问了遍之前的问题

    虽然心有不安,但是韩痕的叔叔还是回答了韩痕的问题:“我记得是五万多吧。”

    听得自己叔叔报出来的数字,韩痕不由惊讶地呼道:“五万?”原本韩痕认为这门顶了天也就二三万,可是没想到竟然会值五万多!

    “嗯,毕竟这门是我亲自挑选的。。。对了,小痕啊,话说为什么会有人破坏餐厅大门呢?”

    “。。。”

    韩痕此时差点就骂人了!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自己好不容易把这个问题给淡化了,结果自己这叔竟然当着院长的面把这个问题又问了一遍。。。

    而宙空此时也发话了:“是啊,我也想知道,小君雨为什么要破坏你家大门?”

    这一下,韩痕不由心虚地狡辩道:“啊。。。这是因为我约了和君雨学妹共进晚餐。。。而君雨学妹中途突然毁约了,想回去。。。”

    宙空闻言好奇道:“哦,你的意思是君雨因为想回去,所以就把你餐厅的大门给弄没了?”

    “可。。。可以,这么说。”韩痕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那么人家为什么不能直接把门打开,反而偏偏要把门给毁了呢?”宙空继续追问道,同时脸上还露出一丝愤怒之色。

    韩痕此时已经明白了,自己再怎么狡辩也是无济于事的了。还不如光明磊落一些,把自己的真正想法说出来算了!

    “院长,其实我就是喜欢君雨学妹,我也承认我的确想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得到她。。。”韩痕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旋即他的语气一下子硬气了起来:“不过院长,君雨她说到底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女孩罢了。就是我真的得手了,您也不会为一个普通的女孩而为难我吧?”

    “放肆!”

    下一刻,光幕之中的韩痕的叔叔突然气愤地大声呵斥了一声,旋即他不由颤抖地指着韩痕说道;“你这个混崽子啊!你这是作孽啊!”

    见到这一幕,韩痕顿时呆住了。什么情况?为什么叔叔他要这样说我?而且为什么还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没有背景的普通女孩?”

    听得韩痕的话,宙空不由被气笑了。

    “区主大人护着的女孩被你叫做没有背景的普通女孩,那么你倒是给我说说看,到底什么样的女孩,才算是有背景的不普通女孩?”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