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证据
    ,!

    “哈哈哈,罗队长。你来的正好,刚刚的爆炸声正是因为这位女孩把我餐厅的大门给轰飞了。结果现在她却想一走了之。还请风纪治安部的各位为我主持公道啊。”此时韩痕恶人先告状,说罢又在暗地里悄悄的对罗凯比划了一个手势。

    看见韩痕对自己比划的手势,罗凯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韩痕那个手势的意思是:帮我搞定,给你五十万。

    五十万龙临币?!罗凯此时真的震惊了,以往一般每次都只是给自己几万,最高也没有超过十万。可是这一次,韩痕竟然直接抛出五十万的巨款,就为了得到那位女孩?!念及至此,罗凯不由仔细地看向了君雨。下一刻,罗凯震惊了,而且还对韩痕心生无尽的羡慕与嫉妒。不过很快,罗凯便平复下了自己的情绪。毕竟对于这种事罗凯也早就习惯了。而且就算羡慕嫉妒又能怎么样呢?那名女孩也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女人。

    向韩痕微微点了点头后,罗凯便满脸凝重的向君雨问道:“确有此事?”

    君雨闻言诚实地点了点头:“嗯。”

    见君雨点头,罗凯不由愣了一下,这位女孩竟然就这么承认了?。。。算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省了自己不少功夫。

    “按照学院院规,损坏他人私有财产者,需照价赔偿。”说罢罗凯便看向了韩痕。而韩痕此时则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扇门究竟值多少钱,反正我也不会在意这点小钱。”顿了一下后,韩痕转头对君雨笑道;“不知道多少钱,这样也不好定赔偿价格。不如这样吧,只要君雨学妹你愿意和我继续共进晚餐,那么我就当是想换个新门了。如何?”

    “呵。。。你那扇破门能值多少钱?十万还是百万?”就在这时,一道淡然的笑声突然响起,而且谁都能听得出其中包含着的讽刺意味。

    听得这道声音,韩痕顿时露出了恼怒之色寻声望去。而君雨则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玉璃?”

    果不其然,那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在得到了苏星灵的通知后立刻赶过来的柔然玉璃,当然了,苏星灵也自然和柔然玉璃一同赶来了。

    径直走到了君雨面前,柔然玉璃将君雨护在身后旋即便对罗凯说道;“在此之前,我觉得你应该把那个违反了学院风纪的没穿衣服的家伙抓起来。”

    “这。。。”

    罗凯闻言后头顿时大了起来,他自然知道韩痕这副样子肯定是违反了院规的,可是要自己把他抓起来?根本不可能啊。。。

    而韩痕此时脸色也缓缓的阴沉了下来,柔然玉璃是宙空院长的亲传弟子,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柔然玉璃肯定会护着君雨。。。这样一来,自己的计划就真正的要泡汤了啊!

    看着此时犹豫不决的罗凯,柔然玉璃不由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旋即她面露淡然的微笑地对罗凯说道;“身为天临学院风纪治安部的一员,你。。。”说到这里,柔然玉璃突然不再继续往下说了。

    而罗凯闻言也不由脸色苍白地后退了两步;“我。。。我没有!”

    “既然没有,那么你为何不履行你的职责呢。”柔然玉璃语气淡然地说出了这么一句。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此时罗凯的脸色顿时开始不自然变换了起来:“我。。。你,你。。。你这是才妨碍公务!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有理由把你抓起来!”

    面对罗凯的威胁,柔然玉璃依旧一脸淡然的微笑,仿佛没听见罗凯的话一般。然而旋即柔然玉璃还真的没有继续理会罗凯,而是转向了韩痕问道:“再问你一遍,那个大门要多少钱?”

    韩痕闻言愣了一下,旋即他开始迅速的思考了起来。如果真的让对方把钱赔了,那么自己就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了,所以自己必须要在这一点上寻找方法。

    “不,我不需要赔偿。而且我也不知道门的价格,总不能随便报个数字坑你们吧?我说了,只要君雨学妹愿意和我吃个晚饭,我就当准备换个新门了。”

    听得韩痕这么说,柔然玉璃突然语气强硬地问了另一个问题;“那么,君雨为什么会破坏你的大门呢?”

    这一句,可真是所谓诛心之语。韩痕被柔然玉璃问的背后顿时冒出了冷汗:“这。。。你得问君雨学妹才对。”

    急中生智,韩痕此时直接把皮球踢给了君雨。因为女孩一般都不会在众人面前说出有人要对意图不轨的话语,所以韩痕就赌在了君雨会因为害羞而闭口不谈上。只要君雨不说,那么这个问题就永远解释不清楚。

    但是,韩痕他显然赌错了。只见君雨此时突然径直走向了没了大门的餐厅。然后拿了个精致的高脚酒杯从中走了出来。

    看到君雨手上的酒杯,韩痕的脸色顿时白了起来。自己居然忘记把证据给毁了!事实胜于雄辩,铁证如山!只要被那些被涂在杯口的**药剂被查出来,那么自己可就完了!

    只见此时君雨拿着酒杯来到了罗凯面前,旋即把酒杯递给了罗凯说道:“请罗队长把这个酒杯带回去检查一下吧。”

    虽然君雨不太好意思把韩痕欲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事实说出来,但是她依然有办法让把韩痕的罪行公布于众。只要风纪治安部的人检测出了杯口处的**药剂,那么相比明眼人都会意识到问题所在。

    然而。。。

    “啪~!”

    随着一声酒杯被摔碎的声音响起,罗凯在此刻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证据?什么证据?”说罢他还对地上的酒杯碎片狠狠的跺了几脚,将其踩成了残渣。

    见到这一幕,君雨不由愣住了。而柔然玉璃则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至于韩痕,他此时的心情真的能用喜出望外来形容了。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养的这条狗终于派上真正的用处了!干得漂亮啊!连自己的示意都没有就做出如此反应!好,非常好!等会儿再给他加十万!

    此时君雨很疑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罗凯会这么做,为什么身为风纪治安部的一员,会做出包庇坏人的行为。

    “看来我是得和老师说说,学院里的风纪该好好整顿一下了啊。”看着罗凯和韩痕二人,柔然玉璃的眼神也逐渐变为了一种漠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人了,因为她这样看人已经很久了。

    下一刻,柔然玉璃便点开了一块光幕,联络起了宙空。

    三秒后,宙空的笑脸便出现在了光幕之上;“小玉璃啊,有什么事吗?”

    “君雨被人欺负了。”柔然玉璃言简意赅的认真地说道。

    “啊?”宙空闻言愣了一下,旋即他不由拍了一下额头:“我这就过去。”

    几乎是话音刚落之时,宙空便突然出现在了柔然玉璃面前。

    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旋即宙空便看向了君雨。见君雨似乎没受什么伤,宙空也不由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看着周围一圈风纪治安部的人员,宙空没好气地皱起了眉头询问道:“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