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懦弱
    ,!

    在君雨手中的那个高脚酒杯之中,韩痕早就在杯口涂了一整圈的无色无味的**药剂。这种**药剂只需要一丁点,就能把一头低级的元灵兽放倒,更别说是对付一名刚刚觉醒没多久的元素使了,这个方法虽然很土,但是却很有效。相信过不了几秒,君雨就会昏迷在自己的面前,然后任自己为所欲为了。

    念及至此,韩痕突然不急了。他就安静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静静等候着君雨趴在桌子上的一幕。

    五秒过去。。。十秒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

    一分钟的沉默之后,韩痕的心中顿时尴尬和焦急起来了。什么情侣?说好的沾了一滴,五秒就倒呢?难道这一次自己遇到无良商家了?!

    而沉默许久的君雨也在此刻悄然站起了身子;“不好意思,韩学长。晚上我要回宿舍,并不能和韩学长共度一个难忘而美妙的夜晚。”说罢君雨便径直走向了餐厅出口。

    “哐当~!”

    随着桌子上的一些餐具震动的声音响起,只见韩痕直接拍案而起,面露糟糕的笑容逼近向了君雨;“哈哈哈,君雨学妹,在你进入这里的一刻起,我设置的结界就已经展开了。外面不会听见里面的任何动静,而你也无法从这里走出去。”

    随着前进的步伐,此时韩痕竟然直接脱掉了上身的院服。一把将脱下的院服甩到一边,韩痕对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君雨轻声说道:“整个学院里面,没几个是比我有钱的,也没几个后台比我硬的。乖乖地跟了我,我保你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你为什么这么做?”面对离自己只有三米远的半裸上身的韩痕,君雨平静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韩痕闻言停下了脚步,旋即他欣赏着君雨那美得令人失神的容颜回答道:“哈哈哈,要怪就怪你长的太漂亮,而且还没人保护吧。”到了这时,韩痕反而又不急了。自己可是一名七阶元素使,无论如何,君雨都不可能逃过自己的手掌心。而且既然那个**药剂不管用,不如自己就来个霸王硬上弓吧。哈哈哈,自己可还从来没玩过这么刺激的啊!

    “是吗。。。”

    得到了韩痕的回答,君雨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下。

    “你曾经说的那句话,没错呢。。。”在心中喃喃了一句之后,君雨平静地手掌一翻,旋即一个金白色的火球瞬间凝聚于手掌之上。

    看着眼前的一幕,韩痕不由愣了一下。难道她还想反抗一下?。。。哈哈哈!好!很好!这样才更有味道嘛!

    然而下一刻,令韩痕惊骇欲绝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这一刻,君雨平静地将那金白色的小火球投向了不远处的紧闭着的餐厅大门。

    “轰~!!!”

    随着一声响彻整个餐饮区中心区域的爆炸声响起,“梦良缘”的那扇被施加了防御结界的大门,飞了。。。

    “咚~!咚~!咚~!”与此同时,餐饮区各处也响起了阵阵如同笨钟般的警报声。

    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直接令的位于中区区域吃晚饭的学员们顿时吓了一跳,旋即他们便纷纷从不同的餐厅之内走到了大道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不可能,不可能。。。”看着没有大门的餐厅出入口,韩痕此时已经完全懵了。这大门可是被施加了防御结界的啊!就算自己使出全力没办法将之破开的啊!可是刚才自己看到了什么?君雨就对大门轻描淡写地扔了个金白色的小火球,然后。。。大门就被轰飞了。。。

    不过此时君雨并没有在意韩痕的反应,礼貌地向韩痕点了点头:“韩学长,我要回去吃晚饭了。告辞。”说罢君雨便朝着“雨灵璃”餐厅的方向走去。

    听得君雨的话,韩痕顿时回过了神。她要走?不行!如果放她走了!那么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念及至此,韩痕的脑袋开始飞快的转了起来。

    数秒之后,韩痕迅速地跑出了餐厅喊道:“站住!。。。你,你破坏了我餐厅的大门!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了吗?马上风纪治安部的人就会过来了!到时候我们再来好好谈谈!”

    果不其然,几乎是韩痕话音刚落之时,远处便出现了一队身着天临学院风纪治安部制服的学员将这里包围了起来。

    下一刻,一位男生走出了人群对君雨和韩痕说道:“我是天临学院风纪治安部:罗凯,刚刚听到了一声爆炸。能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

    其实说来也巧,君雨之前把大门轰飞的那一刻,罗凯正在和他们的队员们巡逻至附近。所以在听到了一声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后,罗凯便顺着不远处一闪即逝的金白色光芒迅速赶去,直至来到了这里。

    见到了罗凯,韩痕不由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同样,罗凯此时也见到了半裸着上半身的韩痕,只是罗凯在见到韩痕之后脸色也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同时眼神之中还涌出了一抹另类的畏惧之色。畏惧的不是他本人,就像是畏惧他背后的势力一般。

    一年前,刚刚当上学院风纪治安委员的罗凯曾经就把韩痕亲手抓紧了风纪治安部的监狱。可是令当时的罗凯没想到的是:韩痕当晚就被释放了出来,十分疑惑的罗凯当时只好向自己所处小队的队长询问,可是他的队长只回了他四个字:自求多福。

    当时罗凯听了这四个字不由懵了,在一阵追问之下,他终于得知韩痕的后台是多么的恐怖。而且当时他回想起了自己抓韩痕时韩痕对自己说的话:“你的家人就等着替你受罚吧。”

    罗凯的父亲虽然和韩痕的叔叔都是天临区至高会议塔内的审判团人员,但是韩痕叔叔的职位明显要比自己的父亲高上许多。结果不出所料,第二天,罗凯就得知自己的父亲被审判团开除了。

    这一如同晴天霹雳的突发事件,令的罗凯全家的情况都因此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罗凯是单亲家庭,失去了工作的父亲,就意味着家庭失去了经济来源。如果家中只有罗凯的父亲一人也就算了,可是罗凯却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

    无奈之下,罗凯的父亲,曾经的审判团成员只能四处给别人当苦力,赚取一些微薄的收入勉强养活自己和年幼的小儿子。

    面对这因自己而起的改变,罗凯最终决定去找韩痕,求他能不能帮自己改善家庭的情况。结果当罗凯当时来到“梦良缘”餐厅之时,他看见韩痕正抱着一个昏迷的漂亮女学员走向餐厅内的一间房间。罗凯他自然知道这一幕究竟是什么,可是在那一刻,罗凯退缩了,他不敢把韩痕绳之以法。

    那时韩痕在见到了罗凯显得很惊讶,旋即韩痕便问清了罗凯的来意。在得知了罗凯的来意之后,韩痕出乎罗凯意料的爽快的答应了罗凯的请求。只是韩痕随后向罗凯显摆了几下怀中的女生并且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而罗凯闻言后身子一下子僵住了,数秒之后,罗凯颤抖着身子咬牙回答道:“什么都没看见。”

    得到了这个回答,韩痕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种畅快的笑容。旋即韩痕当场给了罗凯十万龙临币,并且对罗凯提出了一个合作邀请:自己帮罗凯当上风纪治安执法部的一个小队队长,专门负责自己餐厅附近的区域。而相对的,罗凯也要好好“照顾”下自己的餐厅。

    罗凯答应了。

    一年来,韩痕在罗凯率领的风纪治安小队的“特殊照顾”下胆子越来越大,那种肮脏的勾当也干的愈发猖獗。而罗凯也在这一年中收了韩痕近百万的龙临币,用于改善家中生活。而这一切,除了他们二人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一年中,罗凯一直生活在良心的谴责之中。可是自己当初既然上了这条贼船,那么就已经下不来了。而且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和弟弟,罗凯便一次又一次的狠下了心。反正牺牲那些和自己没有任何瓜葛的女孩,就能换来那么钱以供家用,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这一切都是韩痕的错,是的!一切都是韩痕的错!自己只是一个受害者!自己是被逼无奈的!

    这个观念,已经在罗凯的男孩中生根发芽,并且令的罗凯认为事实就是这样。

    但是,罗凯从来没有认清楚,那认为自己没有任何错误的想法。

    其实是真正的懦弱。

    圣临纪5000年9月1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