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麻烦
    ,!

    听得这一有些陌生的称呼,君林在愣了一下后终于想起了一点:木木,是他的佣兵代号。那个女孩口中的“佣兵木木”喊的就是自己。

    此时,君林也想起了眼前这位女孩,正是当初才仙彩秘地之中救下的那位灵凰学院的新生。

    出于礼貌,君林对她点了点头:“你好。”

    得到了君林的回应,这位女孩立刻上前了两步来到了君林面前兴奋地说道;“两天前我从仙彩秘地出来之后,便立刻去佣兵公会那儿打听有关于你信息。我在费了好大的功夫后终于得到了你的代号。”说罢她便对君林深深地弯下了腰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在那一天救下了我!”

    君林见状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毕竟这件事自己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要不是现在遇到了她,估计君林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不用谢。”说罢君林便直接转身走向了凤华阁的出口。因为他要抓紧时间赶回去吃午饭,现在已经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而且君林此时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留下来的话说不定会遇到一些麻烦。嗯。。。比如说自己刚刚买下的最后一颗幻灵石也是这个女孩想要购买的东西。

    下一刻,直起腰来的这位女孩在看到了君林远去的背影不由愣住了。数秒后,回过神来的她立刻高呼着快速地追了上去。

    “等一下!请等一下!”

    快速地跑到了君林面前,这位女孩在转身站定之后对着君林脸色微红地说道;“我的家人在知道是你在仙彩秘地救下我之后十分希望能够见你一面,表达一下他们的感激之情。所以我想邀请你去我家做个客!。。。什么时候都可以!你能抽个时间来我们家见见我的父母吗?”

    听得这位女孩的话,君林的嘴角顿时抽了几下。这突然冒出来让自己去见她家长是什么情况。。。面对这位女孩的请求,君林直接摇了摇头拒绝道:“对不起,我赶时间吃午饭。”说罢君林便绕开了这位女孩继续跑向了出口。没错,是用跑的。

    见君林那跑得飞快的背影,这位女孩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佣兵,果然都是些怪人。。。算了,下次遇见他在说吧,我现在还是先把那颗限时特价的幻灵石。。。被他买掉了啊!”

    气愤地跺了跺脚,她突然对心目中的“救星”:佣兵木木,产生了讨厌感。他就是一个既没有礼貌又抢自己东西的讨厌的佣兵!

    我刚才都那么放低自己邀请他去自己家做客,他竟然一而再的拒绝!他竟然敢如此不给自我面子!要是他知道了我究竟是什么人,看他会后悔成什么样!。。。本来还想着利用他来推掉自己和那个姓隆的废物的婚约的,可是像他这样除了实力够看些,其他一无是处的,还是算了吧。

    再次气愤地跺了跺脚,这位女孩在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也走出了凤华阁,朝着不远处的飞箱站点赶去。毕竟她还要赶回灵凰学院进行修炼。

    然而五分钟之后,她震惊地发现佣兵木木竟然和自己登上了同一箱飞箱。坐到了君林旁边空着的位置,旋即她便眯起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君林。

    见到了这位女孩,君林第一时间想的是;她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而一路追到这里的吧。。。不过旋即君林突然释然了,自己要赶回灵凰学院去午饭,而这个女孩则是灵凰学院的新生。那么他们应该是碰巧坐上了同一个飞箱,目的地都是灵凰学院。

    确认了她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追着自己到这里后,君林不由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坐到君林旁边的女孩突然开口道:“刚刚都来不及自我介绍你就跑掉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梵尔兰,灵凰学院一年级新生,梵公爵之女。”最后五个字,梵尔兰是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出来的。

    听得梵尔兰的自我介绍,君林总不能不搭理人家,虽然君林想和她尽量避免交流。挠了挠脑袋,君林对梵尔兰说道:“唔。。。你好,我叫君林。。。是一名佣兵。”说罢君林便在心中祈祷着;希望她没有因为之前的幻灵晶而生气啊。。。

    然而梵尔兰在听了君林的自我介绍后却不由愣住了,他的反应未免也太过平静了吧?难道是刻意装成这个样子的吗?可是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样子啊。。。而且他的手上也戴着空间戒指,那么就说明他的家世绝对不一般。不过,帝国之中似乎没有有“君”姓的贵族吧,就连“君”这个姓氏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

    看着一下子变得神秘起来的君林,梵尔兰突然觉得或许应该在给他一次机会。旋即梵尔兰再次对君林提出了之前的请求;“君林,你真的不能抽个时间来我公爵府做个客吗?”

    听得梵尔兰又提出了这个请求,君林也依旧给出了同样的回答;“不了,其实你不用感我,能从那个地方活着出来最后还是靠你自己。”

    梵尔兰闻言摇了摇头反驳道:“可是如果当初你没有杀了那个家伙,那么我早就死于他手中了。”不过此时她也明白了君林的态度,看来想要让君林来自己家做客和自己的父母见面是不太可能的了。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

    无奈地鼓了股脸腮,再次失望了一番的梵尔兰突然想到了一点,旋即她颇感奇怪地问向了君林:“对了,你刚才不是说要去吃午饭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正在去吃午饭的路上。”君林实话实说道,说罢君林便把转过了脑袋,看着窗外的风景发起了呆。

    见君林似乎没什么兴趣和自己说话,梵尔兰却在此刻露出了心动笑容。这才是她心中佣兵木木的样子,那种冷酷而平静的感觉,在君林救下的那一刻起便深深地烙印在了她的心中。

    十多分钟后,君林和梵尔兰同时下了飞箱。

    看见君林也是在这里下飞箱,梵尔兰不由惊讶道;“你是在那里吃饭的呀?这一块儿似乎没有什么用餐的地点吧?”

    君林闻言笑着挠了挠脑袋,没有回话。下一刻,君林便直接走入了不断流动的人群中消失在了梵尔兰的视线中。

    一路迅速地跑到了灵凰学院的大门前,君林此时在确认了梵尔兰没有跟过来之后立刻走了进去,旋即便化为了一道烟影冲向了凰忘忧的单人宿舍区。

    五分钟后,刚刚从单人宿舍区出来等候君林的凰忘忧便远远地看见了一道烟影正在飞速地接近。

    “无礼之徒,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看着呼吸急促额头冒汗的君林,凰忘忧不由有些心疼地问道。难道无礼之徒是为了让我早点拿到幻灵晶才跑的那么急吗?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君林做了几个深呼吸后便对凰忘忧露出了温暖的微笑:“午饭时间应该还没到吧?”

    听得君林的话,凰忘忧之前的感动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啊!!!你这个无礼之徒!那么急跑回来竟然是因为午饭的缘故吗!

    “到了!过了!我和玲玲已经吃好了!无礼之徒你就一个人饿肚子吧!”

    “哼!”

    圣临纪5000年9月1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