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证明
    ,!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君林此时缓缓地从衣领处掏出了一条项链。那条项链,正是当初君林第一次进入皇宫时凰仁明给他的见面礼。

    见到了那条项链,凰忘忧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无礼之徒。。。你怎么会有这条项链?”

    当初凰仁明将这条项链交给君来的时候,凰忘忧正在和小南玲洗澡,所以她自然不会知道这件事。

    “唔。。。这是当初大叔送我的见面礼。”君林实话实说道,旋即他摆了摆手中的项链垂饰继续问了一遍之前的问题:“这条项链,能当证据吗?”

    看着那条项链,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项链上的那个绚烂的红色火焰状的垂饰。墨米看向君林的眼神终于产生了一种变化,而甄烬在看到了此物之后顿时变得目瞪口呆。下一刻,他突然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他想要把君林手中的那条项链抢过来!因为他成为了知道这条项链的拥有者,就代表着成为了公主殿下的婚约者,成为了未来能够执掌整个灵凰国的存在!

    不过。。。他也只能想想罢了。如果墨米不再此地,他或许真的可以凭自己七阶的修为强行抢过那条项链。可是现在,想要在一名王级强者的眼皮底下造次?就算给甄烬那个胆子,他也没那本事成功。

    现在甄烬是真的绝望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君林居然拿出那么一条项链,相比于自己已经无法继续颠倒烟白保全自身,他更加绝望于那个家伙居然真的是公主殿下的婚约者。

    甄烬现在恨啊!恨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能够杀死君林,要不是君林他肯定使用了某种皇族的保命之物,他早就死于自己那凌厉的攻击下了!

    可是,现在的结果就是他输了,彻底输了。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他现在只是一个挑衅皇族的罪人,一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罪人。

    不过,甄烬他认识那条项链,并不代表其他的学员们同样认识。范彬在看到了君林拿出了一个带有皇室标志的项链后不由露出了恼怒的神色。

    这家伙状的还挺像,不过这也使他更加坐实了冒充皇族的罪名!那个至高的标志,可不是谁都配拿在手上的!

    念及至此,范彬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步伐向君林走去,准备把他捉拿起来。但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却又让他愣在了原地。

    只见此时墨米突然指向了满脸死灰的甄烬失望并愤怒说道:“挑衅皇族者,是我灵凰学院的耻辱。执法部,把他抓起来。”

    随着墨米的声音响彻全场,全场的学员都不由齐齐将震惊的目光转向了君林。自己没听错吧?墨院长的意思是。。。那个外来的家伙竟然真的是皇族之人?

    他们都知道,这一任的皇族继承人只有公主殿下一人,而这个看起来和公主殿下差不多大的家伙居然也是皇室成员,那么只有那一种他们最不想接受的可能了啊!

    不能忍啊!我不服!凭什么那个看上去又穷又没实力的家伙会是公主殿下的婚约者!他根本配不上公主殿下!

    话说谁知道那个家伙手中的项链是不是真的,就算是墨院长这么说。。。就算是墨院长这么说也不能确定那就是真正的皇室证明!

    拥有这种想法的学员不在少数,而且就连场中的许多执法部的成员也拥有着同样的想法。他们会这样想的原因其实就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公主殿下有了婚约者的事实。

    于此,观众席上突然爆发出了各种非议的声音,不过大部分声音都表示着;自己不相信君林是皇族之人,他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一个冒充皇族的罪人,大家不要被他骗了。

    听得这一百多人齐齐发出的抗议之声,原本依旧绝望了的甄烬突然看见了一丝希望,翻盘的希望!

    是啊!自己认得那条项链是,但是却不代表其他人也认得啊!而且他们现在估计也意识到了那个家伙其实就是公主殿下的婚约者的真实身份,这已经激起了公愤了啊!哈哈哈!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看来自己还有机会啊!

    面对这种情况,那些执法部的成员也是在此刻纷纷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以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他们也宁愿相信甄烬说的话是实话,而不愿意接受公主殿下有了婚约者,而且这个婚约者还只是一个区区一阶元素使的这个事实。

    见到这一幕,墨米不由露出了深深的失望之色。这群学员们的实力说起来的确不差,可是他们的心理素质。。。就有些丢灵凰学院的脸了。

    对凰忘忧和君林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墨米这时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令得全场的学员们感觉到了一股心悸的压迫感,也同样使原本喧闹的决斗场瞬间寂静了下来。

    “墨院长。”

    突然,就当墨米准备开口训斥众人的时候,沉默许久的凰忘忧突然开口叫住了墨米。

    下一刻,只见凰忘忧将手伸入了衣领,旋即一条和君林胸前互相对于的项链出现在了凰忘忧的手中。拿着手中的项链,凰忘忧伸手捏住了君林胸前的项链垂饰,然后和自己手中的项链垂饰轻轻地碰在了一起。

    “这,就是证明。”

    随着凰忘忧话音落下,一道绚烂的红色火焰纹章突然出现在了决斗场的半空中,出现在了所有学员的眼前。

    这个熟悉的标志,这个蕴含着深深的威严气息的火焰纹章。令得他们纷纷曲下了自己的膝盖,缓缓拜倒了下去。

    是的,这就是证明,这是真正的证明,也是公主殿下的态度。

    “噗通!”

    见到这一幕,甄烬也是大脑一片空白的一下子跪倒了下去。从绝望,到看见希望,然后再变得彻底绝望。巨大的心理落差直接令的心理素质不怎么样的甄烬濒临崩溃了。

    此刻,原本愣在原地许久的执法部成员们纷纷再次抬起了脚步。不过他们这次走向的目标却不是君林,而是跪倒在地上显得憔悴无比的甄烬。

    待他们抓住了甄烬,范彬上前对墨米行了一礼,旋即他深深地看了君林一眼后便直接率领执法部众人离开了决斗场。

    见执法部众人离开,位于观众席上的学员们也纷纷把目光集中到了君林的身上。有嫉妒,有嫉妒,还有嫉妒。。。

    刚刚公主殿下的行为,已经充分证明了君林的身份,但是也同样表明了公主殿下的内心想法。那就是;对于这个婚约者,公主殿下她并不讨厌。

    无法理解!那个修为只有区区一阶的家伙为什么能够获得公主殿下的芳心?如果那个家伙的实力出众,那么他们的心里或许还能够稍稍平衡点。但是那个家伙看起来要实力没实力,要家世没家世。这样一个家伙,究竟是如何成为公主殿下的婚约者的?

    不过君林显然不会知道那些学员们的想法,他在见到了甄烬被执法部的人带走之后不由露出了几分怪异的神色。他记得那个叫执法部的好像就是甄烬叫过来的,可是结果却是甄烬被执法部给抓走了。。。

    不过君林此时也懒得想那么多了,见到了凰忘忧,那么他这次来灵凰学院的任务就完成了。

    舒了一口气,君林挠了挠对凰忘忧说道:“忘忧。。。”

    “哼!”

    面对君林的招呼,凰忘忧突然生气发出了一道熟悉的哼声。旋即她上前抓住了君林的手,直接拉着君林走向了墨米和小南玲。

    看着拉着自己的显得怒气冲冲的凰忘忧,君林不由露出了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很生气!我现在很生气!不许说话!跟我走!”

    是的,凰忘忧很生气,气于君林接下了之前的那场决斗,气于君林又让自己为他担心,气于君林又让自己陷入了危险。

    走到了小南玲面前,凰忘忧突然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牵起了小南玲的小手,旋即便向墨米告别道;“墨院长,我们先回单人宿舍区了。”

    说罢凰忘忧便向墨米微微弯了下腰后便头也不回地带着君林和小南玲走向了决斗场的出口。

    抬头看向了此时脸色微红但是却显得十分高兴的凰忘忧,小南玲也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叫了一声:“姐姐。”

    听得小南玲的呼唤,凰忘忧立刻看向了小南玲问道:“怎么了玲玲?”

    “玲玲饿了。”小南玲说罢便笑着将小脑袋靠在了凰忘忧的手臂上。

    凰忘忧闻言不由关心地说道;“饿了吗?那么姐姐带玲玲去吃好吃的东西吧。”

    这时,一旁的君林也突然开口道:“忘忧。。。”

    “哼!”

    哼了一声之后,凰忘忧红着撇过了头看向君林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也饿了。。。”君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挠了挠脑袋实话实说道。

    凰忘忧闻言愣了下,旋即她撇回了脑袋,不然君林看到自己的脸。

    “哼!”

    下一刻,凰忘忧的一道隐隐带着笑意的声音悄然响起,但是话语的内容却令得君林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无礼之徒,你喜欢吃鱼吗?”

    圣临纪5000年9月1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