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皇室证明?
    ,!

    这短短的三个字,却令的甄烬的脸直接因为愤怒和嫉妒而扭曲了起来。公主殿下居然因为那个该死的家伙如此动怒,凭什么?这凭什么?!那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冒出皇族之人凭什么。。。

    忽然,甄烬的脑海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那个家伙。。。真的是皇族?

    之前甄烬之所以会对君林各种挑衅刁难,完全是因为昨晚从他父亲那里得到的情报,和他那丰富的想象力把君林塑造成了一个公主殿下的挡箭牌的形象。只要战胜了他,自己就能获得公主殿下甚至是陛下的注意,到时候说不定就可以增加自己迎娶公主殿下的机会。

    而且也是因为这一点,甄烬才会给君林按上冒充皇族的罪名。而这个罪名,完全是因为他的猜测。毕竟当时甄烬的心中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了自信,因为他根本不会相信一副平民样的君林会是皇族成员。

    自以为是的判断,再加上因为君林不给自己面子而感到愤怒。甄烬当时就深深地确认了“君林犯了冒充皇族的大罪”的这个判断。

    但是现在。。。如果那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真的是皇族之人,那么自己可是犯了挑衅,甚至是蓄意杀害皇族之人的死罪啊!

    不。。。不!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个家伙就是皇族之人了,而且哪怕那个家伙就是真是皇族之人,那么自己也依旧有。。。翻盘的机会!

    那群执法部的家伙呢?快来啊!快来吧!求求你们了!快点过来吧!

    就在这时,似乎是甄烬的祈祷灵验了。只见门口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一大队身着统一制服的学员,他们正是接到了甄烬的举报而赶过来“抓捕冒充皇族的外来人员”的执法部成员。

    见到了他们,甄烬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只要现在自己能够把那个家伙弄进监狱,那么就算那个家伙真的是皇族之人,那么自己也可以让父亲为自己的“因为不知情,所以想要惩戒冒充皇族之人”的行为而辩解。如此一来,既能够让那个家伙受到牢狱之苦让自己解恨,而且到时候皇室也会把怒火降临到那些把君林抓起来的执法部,让他们吸引仇恨,从而自己不被责罚。

    这时,走在执法部众人最前方的一名三年级的学员在看见了甄烬后便向他眼神示意了一下,旋即他便高声说道:“我是灵凰学员执法部第十五小队队长:范彬,听闻此地有外来人员冒充皇族,特来一探究竟。”说罢范彬大手一挥,其身后的数十名执法部成员便迅速地将位于场中央的众人围了起来。

    然而下一刻,还没走出几步的众人在看到了墨米之后立刻停下了脚步,弯腰恭声道:“院长好!”

    见到了凰忘忧和墨米,范彬也不由愣住了。为什么公主殿下和墨院长也在这里?难道甄烬之前说的是真的?竟然有人胆敢冒充皇族?!

    这时,甄烬突然焦急地对范彬高声喊道:“范彬!你来的正好!赶快将那个衣服破烂的家伙抓起来!他就是冒充皇族的罪人!”

    范彬闻言后对甄烬点了点头,旋即他便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衣服上有着明显烧焦痕迹的君林。

    看清楚了君林的样貌,范彬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噢?难道他就是冒充皇族的罪人吗?怎么看都是一个年龄比自己还要小的家伙啊。

    不过范彬再惊讶了一下后也不再多想,因为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将那个冒充皇族的罪人捉拿归案。念及至此,范彬便亲自走向了君林,欲将君林逮捕。

    不过此刻,只见凰忘忧突然跑向了君林并将其护在了自己身后,旋即对范彬冷声说道:“你敢!”

    见到这一幕,范彬不由错愕地停下了脚步:“公主殿下,他可是冒充皇族的罪人啊。。。您这是?”

    凰忘忧闻言后直接后退了一步站到了君林的身旁:“什么冒充皇族的罪人!他就是我皇室之人!是本殿下的家人!谈何冒充!”

    听得凰忘忧的话,范彬直接愣住了,而甄烬的脸在因为嫉妒和惊恐而扭曲了一阵之后也露出了一丝恶狠狠的狰狞之色。

    公主殿下的家人?谁都知道这一任的皇室继承人只有公主殿下一人!那个和公主殿下同龄的家伙成为了公主殿下的家人?那么就只有那一种可能了啊。。。

    为什么?为什么公主殿下会青睐于那个家伙?!凭什么那个一副平民样实力又只有区区一阶的家伙能够得到公主殿下的青睐!

    还有就是。。。那个家伙居然真的是皇族!那么自己可就真的是犯了挑衅皇族甚至是蓄意杀害皇族的死罪了啊!不。。。不!我不要!我不想死!

    下一刻,被各种负面情绪充满了内心的甄烬突然对冷笑出声道:“公主殿下,您说他是皇族之人,那么您有什么证据吗?”

    “哼!本殿下说的话就是证据!”凰忘忧听得甄烬的话立刻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公主殿下,这么说的话,那么是不是就代表着您随意在我们这群人之中指一个人说他是皇族之人,那么他就真的成为了皇族之人了?我想,这样的话,无论是谁也不会认同的吧。”

    此时甄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颠倒烟白乱耍无赖,让执法部赶紧把君林捉拿起来。只要能够暂时迷惑住众人,给君林按上一个莫须有的冒充皇族的罪名就好。一旦君林被抓进了监狱,那么就是自己的胜利!

    听得甄烬那实则无赖一般但是听起来却颇有道理的话语,凰忘忧一时之内却没有出言反驳。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忍不住动怒出言呵斥的话,那么其余不明真相的众学员们也许就会觉得甄烬说的话很有道理。那么到时候甄烬的如意算盘就会得逞了。

    见凰忘忧竟然没有发怒反驳,甄烬干脆直接趁势对范彬焦急地说道:“范队长!请立刻将那个冒充皇族的罪人捉拿归案!为了彰显我们灵凰学员的荣耀和体现对皇室的忠诚!”

    听得甄烬那颇具诱惑力的话语,范彬不由对平日经常混在一起“互帮互助”的甄烬投去了感激地目光。能够在公主殿下和墨院长面前将此犯人捉拿归案,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啊!自己可绝对不能错过了!

    念及至此,范彬大手一挥,其身后的执法部成员们见状后便迅速的将场中的众人包围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墨米也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实在是令她有些失望,各种方面都是。。。不过现在,无论如何,自己还是先强行制止他们的行为再说吧。

    然而下一刻,就在墨米准备开口强行命制止他们之时,一道带着不太确定语气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那个。。。这个东西,能不能当证据呢?”

    圣临纪5000年9月1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