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付费的决斗
    ,!

    随着一声略显焦急的喊声,只见那位捧花的男孩迅速地来到了三人面前,准确来说是站在了君林的面前。

    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君林,这名男孩立刻就得出了几条结论:君林的衣服并不是什么贵族产物,君林的身上看不出丝毫自然透露出来的贵族之气,君林的修为只有一阶。

    得出了这三天结论后,这名男孩便转身向墨米问道:“院长,请问这二位是?”

    “来自皇宫的贵客。”墨米言简意赅地回答了这名男孩的问题。

    听得墨米的回答,这名男孩直接愣住了:“什么?!”

    下一刻,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看向了君林。难道把朱洛那废物打败的神秘人就是他吗?传闻中的头号公敌,陛下不知道从那里找到来的挡箭牌。。。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听说只要解决掉了他,那么就能得到陛下的注意了?哈哈,就凭他区区一个一阶元素使?

    然而就在这名男孩在脑海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君林却不由默默地向后退了一步。没办法啊。。。这男的捧着一大束花站在前面盯着自己,而且脸上还露着那么诡异的笑容。。。他这副样子,着实让君林感到有点怕。

    不过出于礼貌,君林还是硬头头皮向这名男孩打了个招呼:“那个。。。你好。”

    面对君林礼貌的招呼,这名男孩却突然伸手指着君林的鼻子仰着头笑道;“我是甄烬,来,跟我决斗!”

    “啊?”君林闻言疑惑地挠了挠脑袋,旋即他果断拒绝了甄烬的决定要求:“不。”

    见君林竟然直接拒绝了自己,甄烬显得十分意外。传闻不是说这家伙十分的自大,目中无人吗?对于别人的挑战是不会拒绝的吗?他肯和朱洛决斗却不愿意和我决斗,难道是看不起我?!。。。不对!我想起来了!这个家伙据说是一个好赌之徒,要和他决斗必须要准备一些赌注才行。

    念及至此,甄烬突然笑了一声,旋即他对君林问道:“你要多少钱?”

    “啊?”君林闻言再次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

    “你要多少钱,才愿意和我决斗?”见君林一脸疑惑的样子,甄烬笑着解释道。

    要多少钱,才愿意和他决斗?君林他虽然此时已经懂了,不过他还是很疑惑,自己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他吧,怎么好端端的就突然要和自己决斗呢?

    “够了!”这时,墨米那带着蕴怒的声音突然响起:“甄烬,你这是对皇室的挑衅,你知道这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吗?”

    然而面对墨米的警告,甄烬却毫不在意地转头看向了墨米笑道:“墨院长,看来您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啊。”

    听得甄烬的话,墨米不由愣住了,她虽然不确定君林的具体身份,但是他是皇族之人这点应该不会有错。那么甄烬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君林的真实身份?难道他知道吗?

    看到墨米的表情,甄烬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墨院长,您一直待在院内,自然不会知道那件事情,其实那件事情我也是在昨天晚上从我父亲那里听说的。”说罢甄烬再次指向了君林:“听说在三天前,朱洛在和朱公爵拜见陛下的时候与一位神秘人进行了一场决斗,而决斗的赌注就是败者将不能迎娶公主殿下。据我父亲得到的情报,朱洛他输了,而且那个神秘人好像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甄烬说罢顿了一下,旋即面露玩味的笑容转向了君林:“你,应该就是那个神秘人吧?”

    此时墨米闻言也是疑惑地看向了君林,甄烬说的这些情报,她的确从未听说过。

    “嗯。”面对甄烬的质问,君林很诚实地点了点头。

    见君林点头,甄烬不由笑出了声:“所以说,他根本不是什么皇室之人,他只是陛下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一块挡箭牌而已。目的就是为了筛选掉实力不合格的公主殿下的追求者。”说罢他再一次对君林提出了决斗申请:“既然这是你职责所在,那么你为何不接受我提出的决斗?”

    听得甄烬的话,君林的表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了。这个叫甄烬的前半段说的话的确是事实,但是自己变成了挡箭牌是什么情况?这家伙的想象力有点丰富啊。。。

    缓缓地摇了摇头,君林依旧给出了同样的回答:“不。”

    得到了君林的回答,甄烬感觉自己的脸似乎被狠狠地打了一下。这家伙,是在打自己的脸啊,这好像弄得自己之前的分析全部变成了笑话一般。

    相比于眼神逐渐冷下来的甄烬,君林却笑着挠了挠脑袋转头对墨米笑道;“墨院长,我们能进去了吗?”

    “进去?你们凭什么进去?!你们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能够进入公主殿下的私人领地?墨院长,我怀疑这二人冒充皇室之人!冒充皇室,可是大罪!”突然,甄烬一把扔下了手上的一大束灵凰花上前一步挡住了君林前进的方向。

    这时,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小南玲突然拉了拉君林的手说道:“大哥哥,玲玲想见姐姐。。。”

    君林闻言点了点头,旋即他直接看向了墨米,并没有理会面前的甄烬。

    面对这种情况,墨米的头也一下子大了起来。因为如果真如甄烬所说,君林并不是真正地皇室之人,那么这的确是犯了冒充皇族的大罪。但是如果君林真的是皇室之人,那么甄烬就犯了挑衅皇室的大罪。所以说,无论结果如何,都会有一方触犯了灵凰国的国法,都会有一方遭殃。

    见墨米一脸无措纠结的表情,君林在数秒之后突然叹了一口气:“墨院长,如果可以的话,请您把南玲带进去吧。”说罢君林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装着药剂的盒子递给了小南玲,摸了摸小南玲的小脑袋,君林笑道:“玲玲,送药的事情就交给你咯。”

    甄烬见状刚想要开口阻挠,却被君林的一句话给制止了。

    “你有多少钱?”

    甄烬闻言愣了一下,旋即他不由对君林冷笑道;“好,解决了你,我就能得到陛下的注意了吧?”说罢他直接从空间戒子中拿出了一个钱袋扔向了君林:“这是一万五千灵凰币,怎么样?够你出场了吗?”

    一把接过了钱袋,君林在听到甄烬报出来的数额后顿时愣住了。

    愣了许久之后,君林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钱袋收入了空间戒指。抬头看向了一脸冷笑的甄烬,君林也不由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来吧,决斗。”

    圣临纪5000年9月1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