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一章:邀战
    ,!

    天临学院餐饮区中心区域,接到报告后瞬间赶来的宙空在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后不由愣住了。

    只见数不清的新生们竟然将大约一百多名二年级的学员们团团围住,而且看新生们的架势,似乎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那群老生痛扁一顿。

    不过那群被围住的老生们的脸上也是充满了不屑之色,仿佛对于数千新生们的围堵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时,突然看到宙空出现的众学员们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生知道了宙空到来,原本喧闹失控的场面也是迅速的平静了下来。

    环顾了下四周,宙空惊讶的发现赵诺水他竟然也在其中,而且看他那架势好像是在和一名二年级的老生相互对峙着。

    见到这一幕,宙空的脑袋也是瞬间大了起来,怎么偏偏是这个小祖宗呢。。。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怎么惹到了这位少城主头上了呢?

    暗自叹了口气后,宙空径直走向了赵诺水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见到了宙空,赵诺水礼貌地向宙空笑了笑后回答道:“没什么,院长,只是有人想找我们进行公会战而已,可惜他们的邀请方法有些不礼貌,所以我现在需要为我被伤害的会员讨个说法。”

    听得赵诺水的话,他对面的那名二年级老生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之前能够毫不畏惧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一个能够震住在场所有人的人物出现,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趁乱彻底激怒对方,令的“诺言”接下和他们公会举行的公会战。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宙空竟然会亲自前来,而且来得还那么迅速,突然。

    宙空闻言后微微皱起了眉头:“噢?你的会员被伤害了?到底是哪个小家伙?让他出来。”

    “院长,就是他。。。您看,他被伤害得多可怜。”赵诺水说罢将身旁的莫尘推到了宙空的身前。

    见到莫尘,宙空颇为惊讶地说道:“怎么是你这个小家伙?”

    说罢宙空仔细地观察了下莫尘的情况,旋即他疑惑地转向了赵诺水说道:“他好像没受什么伤吧?”

    赵诺水闻言轻轻地摇了摇头,旋即他伸手“院长,他受伤的地方是他的纯洁脆弱的内心啊!”

    这句话一出来,宙空和莫尘齐齐一愣,莫尘此时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自己的心跳的好好的啊。。。

    这时,赵诺水表情凄凉地诉说道“身为“诺言”的副会长,在公会遭到敌人挑衅的时候,他没有能力把来犯者打趴下,没有维护好本会长的威严,这对他的内心究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啊。。。”

    听着赵诺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宙空他虽然想进行纠正但是却不知自己究竟该如何开口。。。

    而莫尘闻言后却是真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旋即他不由捂着胸口退后了两步。是啊!自己之前又没有帮上女神一点忙,而且刚才女神说的话,应该是在变向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吧。。。

    “咳咳!”

    这时,宙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后说道:“这事情我大致明白了,他们找你们进行公会战,不过前来邀战的方法不太恰当,所以才导致出现了这样的现状。”

    听得宙空的话,赵诺水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是呢。”

    “还是呢!”宙空闻言也是没好气地吹了下胡子:“大早上的不去上课修炼,几千人傻站在这里晒太阳,甚至还准备打群架?要是我来晚了一步,我估计你们就真的打起来了!”

    赵诺水闻言后依旧一脸灿烂微笑地说道;“院长您放心,我们是打不起来的。因为我们诺言的会员都是遵守院规的好学员。”

    “唉。。。好了,总之没出现什么事故就好。”

    而就在宙空话音刚落之时,赵诺水却是突然急声道:“院长,出事故了!”

    说罢赵诺水伸手指向了不远处的“诺言”餐厅大门伤心地说道:“我们餐厅的餐具。。。被他们砸坏了好多。。。”

    听得赵诺水的话,他对面的那名老生的表情瞬间难看了起来。宙空闻言后也是板着脸转向了那名老生问道:“确有此事?”

    面对宙空的质问,那名老生只好苦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在看到那名老生点头之后,宙空继续问道:“那么你们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这时,赵诺水直接替那名老生说出了他的答案:“赔钱。”

    此刻那名老生也是愤恨地咬了咬牙问道:“多少?”

    “六十六万龙临币。”赵诺水一脸灿烂微笑地报出了赔偿数额。

    然而那名老生听得赵诺水的话后直接愤怒地跳了起来:“怎么可能!不就是几个破杯子破碗吗?怎么可能值六十六万!你这是敲诈!”

    “果然,你们敢来前来挑战我们“诺言”,就说明你们的眼光实在是不怎么样。那些餐具可都是吉祥庄园的特产,六十六万龙临币还是给你们省去了九千的零头得出来的数额呢。”

    说罢赵诺水依旧一脸微笑地直视着那名老生的眼睛问道:“难道说。。。你们赔不起吗?”

    此时那名老生依旧蒙了,什么特产餐具,什么吉祥庄园。。。那些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啊!但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六十六万龙临币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拿得出来的。。。

    按照天临学院的院规,如果肇事者无法拿出赔偿金,那么学院就会替肇事者支付所需赔偿金,而肇事者需要在学院内完成各种劳工任务来补偿学院赔偿出去的金额,赔偿出去的金额越多,那么需要完成的劳工也就越多,也越累。

    而六十六万龙临币,哪怕他们公会一百人共同去完成劳工也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补偿清楚。

    而就在那名老生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的时候,赵诺水却突然笑着提出了一个方案:“当然了,如果你愿意接受一个条件,那么我就可以免除这笔赔偿。”

    那名老生闻言直接激动地询问道:“什么条件?!”

    赵诺水此刻也是笑着上前了一步说道:“你们不就是想和我们“诺言”举行一场公会战吗?没问题,我在此代表“诺言”接受你们的挑战。”

    听得赵诺水的话,那名老生却没有任何高兴的表现,因为他知道赵诺水接下来的话应该就是那个条件了,而这个条件,很有可能跟这次公会战有关!而赵诺水接下来的话,果然不出他所料。

    “不过,你们应该很清楚,老生公会挑战新生公会,新生公会出战的人员数量可以是老生公会的两倍。而我的条件就是:你们公会的出战人员减少一半,而我们“诺言”的出战人数两倍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倍。如果你们愿意接受这个条件与我们进行公会战的话,我就可以给你们免除那笔赔偿。”

    那名老生闻言愣住了,旋即他低下了头陷入了沉思。他们公会的出战人数足足有两百人,减去一半的就是一百人。如果他们一百人出战的话,那么“诺言”公会在原本两倍的基础上在增加一倍,那么就是能够出战四百人。

    一百人对四百人。。。他们公会之中的大部分会员都是五阶元素使,少数高层会员则是六阶。而“诺言”的全体会员都是二阶的层次,只有眼前这个美女会长是三阶元素使。

    可是话虽如此,但是一百人对阵四百人,如果没有跨阶位的优势的话,那么他们想要赢的话胜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而就在他苦苦思索半天没有得出一个结论的时候,一道爽朗的笑声却是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没问题,我替他答应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