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救援与死亡
    ,!

    蜷缩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劈雷看着那名烟衣佣兵缓缓地走向了自己,他的冷汗已经瞬间布满了后背。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明明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啊!难道。。。难道这就是佣兵的恐怖吗?!

    想起了自己前辈对自己说的话,佣兵都是一群只认钱不认人的残暴家伙,劈雷此时也是强忍着疼痛非常识时务地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财全部拿了出来。

    “大哥。。。我身上就这么多钱了,求您把我放了吧!”

    只见那名烟衣佣兵见状却是挠了挠脑袋:“这。。。不好吧?”

    “大哥啊!我真的只有那么多钱了啊。。。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吧。。。”此时的劈雷已经绝望了,然而下一刻,他听到了那名烟衣佣兵的问话。

    “其实我就是想和你问个路,你知道七彩灵凰花在哪里吗?”

    听得他的问话,劈雷顿时感觉到了自己或许还有生的希望,反正他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干脆自己就随便给他指条路得了。这里那么大,自己以后绕着他走,肯定不会再碰到头的!

    念及至此,劈雷也是哭着喊道:“大哥,我知道!我告诉您后您会放过我吗?”

    那名烟衣佣兵闻言也是说道:“当然,我本来就只打算问个路。”说罢他还顺便将地上的财物全部收到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

    劈雷看到他收了自己的保命费,也不由松了一口气,旋即他随便指了一处方向说道:“大哥,七彩灵凰花生长的地方一直往这个方向走就到了。”

    那名烟衣佣兵闻言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好,谢谢你了。”说罢他便径直顺着那个方向走去。

    待那名烟衣佣兵离开之后,劈雷赶紧起身离开了这个恐怖的地方。还好自己反应快啊!不然就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想到自己的财物都搜刮一空,劈雷只能愤愤地将怒火全部撒到了那些从未碰到的新生们身上,真希望多遇到几名有钱的新生啊!不然的话可是连本钱都回不了啊!

    相比那愤恨的劈雷,此时君林的脸上依旧乐开花了,没想到问路还有人主动送钱,这等好事自己还是都一次遇到。刚刚地上肯定有好几千灵凰币,君林见状也是直接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谁让那个神经病最初时突然跳出来准备抢劫自己呢?

    没错,那名烟衣佣兵正是同样进入了仙彩秘地的君林,只不过此时他的任务从原本单纯的寻找七彩灵凰花,增加到了要找到凰忘忧并且保护好她。

    不过这个地方真的是太大了,君林此时也只能试着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凰忘忧了。

    可是在君林走了十分钟之后,他突然隐约地听到了一声呼救声。微微皱了皱眉头,君林也是立刻朝着那处方向赶了过去。

    当君林穿越了一片树林赶到那处地方的时候,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一名看上去比君林年龄稍大的男孩一拳打飞了一位身着院服的男孩,而且待那名身着院服的男孩到底之后,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还走了过去蹲下身来又是一拳轰向了他的胸口,令的他直接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此时,一旁还有一位身着院服女孩在一旁哭着喊着住手,先前君林听到的呼救声应该就是这位女孩发出来的。

    他们应该就是灵凰学院的新生吧,那么另一位年龄稍大的男孩到底是什么人呢?不过君林此时也来不及多想,他也是在此刻大喊了一声住手。

    那名准备再次出拳的男孩闻言也是愣了一下,旋即他冷着眼转头望向了突然出现的君林。

    看得君林的衣着,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皱眉道:“怎么?这是我的猎物,懂点规矩的话就去别的地方找猎物去。”

    君林闻言也是皱眉说道:“什么猎物不猎物的?你这是在干什么?他都快被你打死了!”

    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闻言却是冷笑道:“你在这装什么好人?你不也是为了发一笔横财而来到这里的吗?佣兵?”

    “我来这里是为了完成我的委托,而不是来这里杀人。”君林闻言有些愤怒了。

    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闻言继续冷笑道:“哦,那你就去完成你的委托吧,这里没你的事。”说罢他又是一拳挥了下去。随着这一拳的挥出,一道闷声突然响起。那名倒在地上的新生的胸膛也是直接凹了下去。下一刻,那名新生也是把头一歪,再无声息。

    看到这一幕,身旁的那名新生女孩直接发出了一声崩溃的尖叫,君林见状也是愣住了。

    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把那名新生杀了。。。

    轻轻地甩了甩手,那名男孩此时也是缓缓地站起了身子看向了君林:“现在滚,我可以饶你一命。”

    而此时的君林似乎并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一般,只见君林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后,突然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旋即他径直向那名男孩走去。

    那名男孩见状不由冷笑了一声,旋即双手一翻,一对细长的双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下一刻,深蓝色的水流缠绕于那细长的双刀之上。

    挽了个华丽的刀花,旋即他便直接冲向了向自己慢悠悠走来的君林。

    “涟水,震!”

    随着那名男孩的一声暴喝,他手上双刀之上的水流也是在此刻剧烈地波动了起来,下一刻,他突然高高跃起,在空中双臂乱舞,数十道深蓝色的刀芒被他瞬间斩出。

    “轰~!”

    随着数道爆炸声响起,君林所站的位置此刻已经腾起了一大片深蓝色的水雾,然而就在此时,那一片深蓝色的水雾在此刻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似乎要将里面的君林活活震死。

    剧烈震动的深蓝色水雾持续了十秒后终于渐渐消散,此时在旁边一直观战的新生女孩已经万念俱灰了。与此同时,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则是笑着转身走向了那名女孩。

    站到了那名女孩面前,那名男孩居高临下地举起了手中的双刀。而就在这时,他突然从这名女孩的眼神中看出了震惊的神色。那名男孩见状一愣,旋即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紧接着猛然转身看向了之前的方向。

    只见那一片变得朦胧的蓝色水雾之中,一道手持漆烟巨镰的烟色身影缓步从中走了出来。那名男孩见状不由紧握住了手上的双刀,

    看着那道前进速度和之前完全一样的烟色身影,这一刻的他在内心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丝颤栗。

    用力地甩了甩头,他大喝了一声后再次冲向了君林,其手上的双刀也是在此刻泛起了耀眼的深蓝色光芒。

    “涟水,破涟!”

    这一刻,身为三阶涟水使的他调动了所有的元力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杀招。

    随着他的高高跃起,其手上的双刀也是蓝芒大盛。在空中蓄力完毕之后,他猛然一挥双臂,一对细长的双刀同时斩向君林。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君林手中的漆烟巨镰的镰刃上也是冒出了丝丝烟气。

    “烟暗,杀。”

    随着君林心中的一声默念,丝丝烟气也是在此刻瞬间融入了巨大的镰刃之中。

    下一刻,君林手持巨镰,迎着前方的一片耀眼的蓝光做出了一个横切。

    圣临纪5000年9月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