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抢劫
    ,!

    转眼之间,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围坐在庇护所前吃好烤肉的七人开始讨论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话题。

    此时,金麟面色凝重地开口道:“兄弟们,昨天在家我听我老爹说今年会有很多对公主殿下心怀不轨的人也会进入这里。”

    众人闻言也纷纷表示自己听说过这个消息。

    看着同样面临凝色的众人,金麟站了起来伸出手说道:“我们七兄弟能够聚到一块儿,全部是因为当年公主殿下的功劳,现在公主殿下有难,我们能坐视不理吗?”

    其余六人闻言也纷纷站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手叠放到了金麟的手上其声喝道:“不能!”

    憨憨的小胖此时举手问道:“可是金哥,我们该怎么帮公主殿下啊?”

    金麟闻言一愣,旋即说道:“这就是我接下来准备和兄弟们讨论的话题啊。”

    “。。。”

    待众人一番讨论之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线索:那就是公主殿下肯定会去寻找那什么七彩灵凰花,他们只要也一起去寻找七彩灵凰花,那么就有可能在途中碰到公主殿下。反正他们只求合格标准,七彩灵凰花什么的肯定是给公主殿下摘取的。

    决定了就按这个方法施行后,众人便决定从明天一早就准备动身,反正庇护所建造的很快,到时候一天造一个也不是什么问题。

    做好决定之后,吃饱喝足的七人在庇护所周围设置了一道警戒线之后,便纷纷原地坐下开始了修炼。

    ——————————————————————————

    和安逸的七兄弟不同,此时在仙彩秘地之内已经有许多新生亲眼见证了真正的死亡,他们辛辛苦苦地找到了同伴,然后却在不久后见到了自己的同伴无助的惨死于自己面前。

    有些新生见证了死亡,有些新生已经死亡,但是也同样有新生缔造了死亡,他们成功的猎杀了元灵兽,经历了第一次杀戮。

    这一刻,活下来的新生们的世界观已经被完全颠覆,他们此刻终于意识到他们曾经追求的那些浮夸的事物是多么的可笑,这个世界,实力才代表了一切。

    最基本的一点:就是有实力的话可以让自己活下去。

    灵凰城对于这些新生来说,就是他们的温室。现在,只有那些挺过风吹雨打的花朵,在日后才有可能绚丽地绽放出属于自己的色彩。

    此刻,已经有许多新生通过不断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两个能够同行的伙伴,在见面的那一刻,无论二人认不认识,他们都喜极而泣地拥抱在了一起。

    是的,因为这里太可怕了,他们需要同伴!需要依靠!

    然而有一群人,他们和数万名新生不同,他们不需要什么同伴,不需要什么依靠。他们只需要猎物,比如这些新生们的财物,又比如他们共同的目标:凰忘忧。

    他们和大部分只是二阶的新生们不同,他们大部分都已经达到了三阶,甚至有个别已经达到了四阶元素使的修为。不过他们的年龄也要比新生们大一些。

    对于他们来说,那些新生们就是一群可口的待宰羔羊,不过他们也同样需要时刻留意着附近的动静,因为他们并不是这里食物链的顶端,他们对于新生们来说是猎手,但是对于这里的强大的元灵兽来说,他们和新生们同样都是猎物。

    但是该来的终究会来的,此刻一名来自于灵凰城中的一个中型势力的子弟,碰见了他的第一个猎物。

    他叫劈雷,来自于血雷门,血雷门是灵凰城中的一个普通宗门,此次他作为宗门内五阶以下之中最出色弟子,被派往了此地前来执行这个任务。

    反正他是这么想的,如果运气不好没碰到凰忘忧,那么也肯定能在一些新生们身上搜刮到一些值钱的东西,他可是知道这一届的新生中是有许多大富大贵之族的子弟的。但是如果他真的撞了大运,碰到了凰忘忧。。。

    然而就在他进行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第一个目标。

    看着远处逐渐向自己走了的烟衣身影,劈雷舔了舔嘴唇笑道:“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了一直肥羊。”

    身为三阶的他,有着足够的信心正面击杀那个新生,而且他们血雷门的战斗方式也就是和对方正面硬碰硬地较量。

    劈雷此时猛然几个大跳,出现在了那道身着烟衣身影的面前,不过他此时有些奇怪,他记得灵凰学院新生的院服好像不是烟的吧?直到下一秒,他突然看见了那个烟衣男孩胸口上的白色徽章。

    看到了那个白色的徽章,劈雷不由惊讶道:“佣兵?!”

    该死的,今年居然有佣兵掺和进来了吗?这可就麻烦了啊,劈雷可是听宗门内的前辈说过的,佣兵可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你招惹到了他们,只有他们觉得和你有一战之力,那么他们就铁定不会放过你。

    看着眼前的烟衣佣兵,劈雷也是小心翼翼的感应了一下对方的实力修为。然而下一刻,他突然放松了。哈哈哈,一阶?他此时不由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一阶的佣兵也敢跑到这种地方来?

    想起了自己还因为他的出现而胆战心惊,劈雷也不由有些恼羞成怒,自己居然被一个一阶的元素使给吓了一跳。

    上下打量了那个烟衣佣兵一番后,劈雷惊讶的发现这名佣兵的手上居然还有一枚空间戒指!就算里面那枚空间戒指之中是空的,但是光是一枚空间戒指的价值就绝对不菲啊!要知道,整个宗门之内就连他们宗主也没有空间戒指啊!

    念及至此,劈雷也是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下一刻,他的手上便泛起了暗红色的雷霆,旋即劈雷便大喊着向那名烟衣佣兵冲了过去!

    “把你的财物都交出来!然后去死吧!”

    然而下一刻,劈雷眼前突然一花,旋即他便感到到自己的腹部似乎被对方给踢了一脚,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劈雷直接倒飞出了十多米。

    捂着腹部蜷缩在地上的劈雷也是在这时听到了一道没好气的骂声。

    “神经病啊你?我只是想问个路啊。”

    圣临纪5000年9月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