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争执
    ,!

    拐入了一条小巷子之后,君林凭着之前的印象,愣是找到了之前那家烤肉店铺。到了这里后,君林也变得轻车熟路起来,又走进了一条小巷左拐右拐了一番后,君林也是走进了一个隐蔽的传送阵内。

    下一刻,君林便回到了皇宫之内。

    摸了摸手上的空间戒指,里面有他赚到的二百五灵凰币,这种赚了钱回家的感觉,让君林不由露出了笑容。

    这时,一名侍从也是出现在了君林的面前恭敬地说道:“您回来了,陛下他们在用餐区等待着您。”

    听得侍从这么一说,君林也是点了点头:“谢谢了,我这就去。”

    来到了用餐区后,君林找了个地方洗去了手上的血迹后,也是开始寻找其凰仁明他们的身影来。

    “大哥哥!”

    没走一会儿,南玲的声音便传入了君林的耳朵,君林闻声望去,发现凰忘忧和小南玲也是在此时来到了用餐区。

    君林见状也是笑着迎了上去,看着身着便服的两姐妹,君林也是挠了挠脑袋问道::“你们怎么穿成这样了?”

    南玲闻言也是笑着解释道:“玲玲和姐姐也出去逛了下外面呢,可惜没碰到大哥哥。”

    “你们也出去了?”君林闻言有些惊讶,不过旋即他也是笑着摸了摸南玲的小脑袋说道:“玩的开心吗?”

    “嗯!”南玲面露灿烂的笑容点头道。

    君林闻言也是笑道:“那就好。”

    说罢他也看向了凰忘忧,然后挠了挠脑袋问道:“玩的开心吗?”

    凰忘忧闻言瞥了一眼君林,不过她的脸上也是悄悄地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哼!”

    “。。。”

    “嗯?”而就在这时,凰忘忧突然盯住了君林胸口的一枚白色徽章。

    看着那枚徽章,凰忘忧不由皱眉道:“你这个无礼之徒!怎么真的去当佣兵了?!”

    君林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我觉得这挺适合我的,而且我除了打猎外别的什么都不会,只能靠这个赚钱了。”

    “可是。。。可是做佣兵很危险的啊!”凰忘忧此时也有些急了。

    “放心吧,你看,我已经赚到钱了。”说罢君林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二百五灵凰币。看到了手中的钱,君林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了。

    见君林根本不听自己的劝,凰忘忧此时都急的泛泪花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就是不行!要是你以后接了什么危险的委托,万一!万一。。。”

    君林闻言挠了挠脑袋,他还是第一次见凰忘忧这么说话,不过君林知道凰忘忧是真的担心自己,他此时也是对凰忘忧安慰道:“不会的,我不会接一些我完成不了的委托的。”

    “不行!皇爷爷说让你找活儿干,但没说过让你做佣兵啊!”

    “老爷爷他说让我找喜欢的活儿干,我发现我挺喜欢当佣兵的。。。”

    “那也不能真的就去当佣兵啊!。。。实在不行我等会儿和皇爷爷说不让你找活干不就好了?”

    “可是我得赚钱啊。。。”

    “你要赚钱干什么?。。。难道你还在意吃白饭的事吗?皇爷爷不是说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吗?”

    “正是因为我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所以才不能吃白饭啊。”

    “你把这当成自己的家,那么你为什么不爱惜你自己的生命?!万一你真的出事了!我。。。我们会有多伤心你知道吗?你拿生命去冒险,难道你一点都不顾忌我们的感受吗?你有把我们当成家人吗?”

    君林闻言愣住了,说实话,他自己还真的没想过这点。

    这时,小南玲流着眼泪拉住了凰忘忧的手:“姐姐,大哥哥不是那么想的。”

    凰忘忧此时大口地喘了几口气,旋即拉着小南玲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会和父皇和皇爷爷说这件事的。”

    “不用说了,我们都听到了。。。”

    这时,凰仁明的声音突然悠悠响起,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女儿发飙的样子。

    凰仁明此时也不由感慨:气势骇人啊!自己刚才站在旁边话都不敢说。。。

    “皇爷爷?父皇?。。。您们什么时候来的。”凰忘忧此时也被吓了一跳,她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凰仁明和南穆的到来。其实不仅是她,君林和南玲也同样没有注意到。

    南穆此时也是摆了摆手:“总之该听到的我们都听到了,好了,这件事先坐下说吧。。。”

    ————————————————————————————

    待五人围座于一个圆桌后,气氛也终于缓和了点。只是凰忘忧此时仍然两眼泛红气鼓鼓地看着君林,和平时的样子完全两样。

    凰仁明此时也是开口道:“咳咳,你们刚才的话。我也都听到了,其实啊,你们都没错。。。”他边说着边用眼神示意南穆,希望南穆能够说几句。

    南穆见状也是叹了口气:“唉~小忘忧啊,你心情皇爷爷能够理解。那么关心小林,挺好。看来你还是很喜欢小林的嘛。”

    凰忘忧闻言脸也是立刻红了起来,她刚想要开口,南穆却又说了起来:“小林啊,你看看,有位那么好的女孩子这么关心你,你就没有什么想对小忘忧说的吗?”

    虽然南穆此时说的话和要讨论的问题完全扯不上边,但是君林闻言也是挠了挠脑袋,旋即他看向了凰忘忧说道:“谢谢你。。。”

    凰忘忧看得君林就这么直视着自己的眼睛说出了那三个字,也是瞬间撇开了头不再瞪着君林。

    “哼!”

    听到凰忘忧的哼声,君林却是稍稍安下了心,这样的凰忘忧才是平时的样子。

    不得不说,现在的气氛要比之前缓和多了,南穆此时也是继续感慨道:“其实这件事你们在继续争论下去,那么我也不好受啊,毕竟是我提出让小林出去找活干的,我也有责任啊!”

    听得南穆这么说,凰忘忧急忙摆手道:“皇爷爷,您别这么说!我没有这个意思!”

    君林闻言也是挠了挠脑袋:“老爷爷,是我找了当佣兵这个活干,所以才导致这样的。”

    南穆此时摆了摆手:“最根本的问题,其实就是小忘忧她担心小林的安全,所以只要保证小林当佣兵不会有生命危险,那么小忘忧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凰忘忧闻言说道:“皇爷爷,可是当佣兵哪有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南穆闻言笑了:“小忘忧啊,你说的没错,但是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面对危险。小林他现在拥有的实力,不仅仅全部来自于他的天赋,这还关乎于小林他平日里的历练。”

    “小林来到这里短短五天,就已经经历了数次差点丢命的危机。小忘忧啊。。。你十五年来遇到过哪怕只是一件惊险的事吗?”

    凰忘忧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缓缓摇了摇头。

    南穆见状也是笑道:“小林他现在也可以安安稳稳的在皇宫里住一辈子,不用再经历任何风浪,也不用再遇见各种未知的危险。就依靠皇族之中的资源,慢慢的一步一步提高修为。”

    “但是我想不仅小林不愿意如此,你也肯定不希望见到小林这样吧。小忘忧啊,你肯定也希望自己将来的丈夫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吧。”

    凰忘忧闻言愣愣地点了点头,旋即她听出南穆的言外之意,又立刻红着脸低下了头。

    不过君林倒是只听进去了前半句,也是随之点了点头。

    “经历危险,这是在所难免的,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而不是只是修为骇人的话,那么经历危险,战胜危险。这就在所难免。”

    “当然,这一切,只有在活下去的前提下才有用。”说罢南穆笑了笑,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张卷轴递给了君林。

    “虽然不能保证小林不经历危险,但是我能尽可能的保证小林的生命安全。若以后小林你万一在外遇到了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就撕开它,它能把你瞬间带回皇宫。”

    见君林接下卷轴之后,南穆也是对着凰忘忧笑道:“小忘忧啊,这下你总能接受了吧?”

    于此,凰忘忧也只好点了点头,虽然还有有些不放心,但是现在她的感觉要比之前好多了。既然有了这等保命手段,那么君林的危险也能降至最低了吧。

    想起了之前和君林争执的样子,凰忘忧也是感到很羞愧,自己还是第一次和别人那样说话。。。

    见到凰忘忧点头,众人也是终于露出了笑容。

    君林此时也是歉意地挠了挠脑袋说道:“忘忧,对不起,我之前的确没想到这点。。。谢谢你!”

    “哼!”

    无礼之徒!无礼之徒!我那么担心你,你之前竟然还不领情!。。。算了,看在你道歉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好了。。。

    念及至此,凰忘忧瞥了一眼君林,小声说道:“没关系。。。”

    这时,南穆也是大笑道:“哈哈!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吃饭吃饭!你们看玲玲都等了好久了。”

    南玲闻言小脸上也是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不过她的确是看着桌上的许多从未见过的菜肴咽了好几口口水了。

    听到吃饭,君林也是立马来了精神:“嗯!吃饭!抱歉了玲玲,让你等了那么久。”说罢君林也是伸手摸了摸南玲的小脑袋。

    “没事的,姐姐和大哥哥和好了就好!”南玲此时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

    吃完了丰盛的晚餐,天色也已经不早了。

    看了看天色,凰仁明也是说起了他们的住处:“以后玲玲就忘忧一起住吧,小林你的寝宫就在她们的旁边。”

    对这点,三人也是欣然答应了。

    到达了自己的寝宫前,君林发现这里也是一片相对独立的空间,而且也有着一大片庭院,这点和之前山中的住处很像,索性君林就在这里做起了南功。

    一套南功完成之后,感受着身体再次变得暖洋洋一片,君林就在宫殿门前坐了下来,开始修炼起来。

    没过多久,还在用餐区聊天的南穆和凰仁明二人便注意到了数道在这片夜色之中依旧显眼的烟气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向一方宫殿。

    “那是?”凰仁明见状愣住了,那是什么东西?

    南穆见状却是发出了感慨的笑声:“哈哈,小林他开始修炼了啊。”

    “修炼?”凰仁明难以置信地问道。

    “嗯,修炼。”南穆闻言也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望着那片源源不断的滔天烟气,凰仁明突然后怕地感慨道:“父皇,您说要是东大陆的天才们都是这样子的话。。。”

    南穆闻言也是挑了挑眉头,旋即他也是看着那片烟气愣住了神。

    过了好一会儿,南穆缓缓摇了摇头开口道。

    “我觉得吧。。。小林他就是个怪胎,他和别人不一样。。。”

    圣临纪5000年9月8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