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一拳
    ,!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更何况朱洛是在凰仁明这个国王面前立下的决斗,那么凰仁明就没可能给朱洛反悔的余地。

    “择日不如撞日,你们二人的决斗就定在今晚,如何?”

    朱洛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陛下,请让我们的决斗就在此刻举行吧!”

    说罢朱洛看向了凰忘忧,在心中坚定地说道:公主殿下,请您稍等片刻,我马上就会将您从这场无奈的婚约中解救出来!

    凰仁明闻言想了一下,旋即也是点了点头:“好,朕允了。”说罢凰仁明便站起了身子:“就在殿外的那片空地进行吧。”

    “是!”朱洛此时也是大声回应道。

    君林见状也只好站起了身子,跟着凰仁明朝殿外走去。

    待众人来到了店外的一大片空地上,凰仁明便说道:“获胜条件很简单,不管你有什么方法,把对方打趴下就行了,当然,也可以认输。”

    君林闻言则是挠了挠脑袋,打趴下?算了。。。还是想办法让他直接认输吧。

    朱洛闻言也是露出了恶狠狠的神色地看向了君林,认输?我是不会给你开口的机会的!我要直到把你打趴下为止!看见你的狼狈样,公主殿下一定会跟高兴吧。

    待二人站好了为止之后,凰仁明也是笑着拍了拍手:“开始吧。”

    朱洛闻言也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一把弯刀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看我把你。。。

    “你还是认输吧。。。”

    朱洛呆住了,在旁观众的朱公爵也愣住了,君林的手指居然已经抵住了朱洛的咽喉。。。

    这,这怎么可能?朱洛从来没见到这等恐怖的速度,最起码没在修为只有元素使的人身上见到。

    而凰忘忧见状也是愣了下,这个无礼之徒的速度比刚才还要快呀,难道刚才他对我留手了吗。。。看不出来他还挺懂得。。。啊!!!不对!他肯定是小看我才故意不用全力的!哼!这个无礼之徒。。。

    一旁的小南玲见状也是欢快地鼓起了掌来:“大哥哥真厉害!”

    然而就在这时,朱洛的弯刀猛然地划向了君林,君林惊了一下,旋即也是迅捷地后撤了一步,虽然托出色的反应速度的福,但是君林胸前的衣服还是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那条象征着皇室的项链也是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看到这条项链,朱洛和朱公爵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象征着皇室的项链,被戴在了一个陌生的男孩身上,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朱洛看着那条项链,妒火也瞬间飙升至极限,手上的那把弯刀也是在此刻缠绕上了暗红色的火焰。

    那暗红色的火焰名为蚀火,是火属性的四大常见性质之一,性质正是腐蚀。

    但是在这一刻,凰忘忧和南玲却是不高兴了,这分明就是偷袭嘛!旋即她们同时转头看向了凰仁明,希望凰仁明主持公道。

    但是凰仁明此时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刚才他说了,要么让对方认输,要么把对方打趴下。其实要是刚刚君林直接下狠手,那么决斗现在已经结束了。。。只可惜君林他却留情了,这也偏偏给了朱洛机会。

    朱洛此时也是脑子飞转,他的速度那么恐怖,那么肯定就是最重于速度的清风属性了。清风属性吗。。。哈哈,打消耗战,他不可能赢得了我!

    一旦被自己的蚀火弯刀砍到,那么他的蚀火就会犹如跗骨之蛆一样源源不断的燃烧着君林的**。若想要不被烧死,那么只能不停的用自身的元力来进行抵御。

    相比朱洛的得意妄想,君林则是有点恼火了,这货不是个好东西啊!刚才要不是自己闪的快,那么就会被他突然砍到一下啊。看着那把锋利的弯刀,君林也是有些后怕,但是旋即君林的眼神也立刻冰冷了下来,看向朱洛的眼神就像看着猎物一般。

    看来只能把他打趴下了啊。。。

    朱洛此时也是变得额外警惕了起来,刚刚那个速度实在有点吓人,但是如果自己谨慎防备的话,应该能够应付。

    念及至此,朱洛立刻摆出了防御的姿态,等待着君林的进攻,然后进行反击。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突然看到了君林身上突然冒出了丝丝烟气,那些烟气在阳光之下却是显得如此的耀眼。朱洛呆住了,不是清风属性?是。。。暗属性?!

    “砰!”

    下一瞬,一道一拳入肉的闷声响起,就在朱洛愣神的那一瞬间,君林的拳头就已经砸到了他的脸上,而且君林的拳头竟然是一直贴着朱洛的脸,直到朱洛的后脑勺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轰!”

    随着一声听着都觉得痛的碰撞声响起,朱洛的身体在后脑勺着地之后愣是弹起来了一下,沉重硬物撞击声也是随之响起。听得出来,朱洛那一声华贵的服饰之下,还暗藏着一层护身内甲。

    这护身内甲也是朱洛自信的来源之一,但是他没想到君林竟然会直接打自己的脸。。。

    看着直接晕过去的朱洛,君林也是直起了身子呼了口气,冰冷的脸庞也是在此刻恢复了平时那温暖的笑容。

    转头望向了凰仁明,君林笑道:“我赢了。”

    要是换做平时,朱公爵早就出手把君林给抓起来了,但是现在。。。他敢吗?

    此刻凰仁明也是因为君林的那大快人心的一拳而露出了畅快的笑声:“哈哈哈!没错!你赢了!”旋即他便扭头看向了朱公爵关心的说道:“朱爱卿啊,不赶紧去看看你儿子吗?”

    朱公爵闻言回过了神,脸色在暗地里一番变化之后,最终还是在心中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旋即便急忙跑向了倒在地上不知伤势如何的朱洛。

    一番检查之后,朱公爵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只是晕过去了而已,除了原本那笔挺的鼻梁凹了些,没什么大碍。

    一瓶药剂喂给了朱洛之后,不一会儿,朱洛也是悠悠转醒。

    “父亲大人。。。我。。。赢了吗?”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听得朱洛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朱公爵顿时被气得一巴掌挥了下去,但是当他的大手即将打到朱洛的脸庞的时候,却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手掌一阵颤抖之后,朱公爵用力地一甩手臂,最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扶起了朱洛之后,朱公爵向凰仁明拜别道:“陛下,臣先带着犬子回去疗伤了。”

    凰仁明也是爽快地摆了摆手:“去吧。”

    “臣,告退。”

    得到了凰仁明首肯,朱公爵带着仍有些神志不清的朱洛疾步离开了皇宫。

    “哈哈,小林啊,干得不错。”看着远去的朱家父子二人,凰仁明拍了拍君林的肩膀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而君林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旋即他突然转向了凰忘忧道歉道:“对不起。”

    凰忘忧闻言愣住了:“你干嘛向我道歉呀?”

    “我把朱洛给打跑了,他好像挺喜欢你的。你没生气吧?”君林理所当然地解释道。

    凰忘忧闻言脸顿时红了起来,原来他是这么想的啊。。。我才没有生气呢!我又不喜欢那个家伙,你把他打跑了,我可高兴了!

    “哼!”

    “。。。”

    君林听到这一声后不由有些担心地挠了挠脑袋,难道真生气了?

    不过数秒之后,凰忘忧的声音再次低低地响了起来。

    “没有。。。”

    听得凰忘忧的回答,君林终于悄悄松了一口气。

    没生气就好。。。她可是自己的家人。

    君林可不希望他的新家人因为自己而产生坏心情啊。。。

    圣临纪5000年9月8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