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旧事
    ,!

    凰仁明闻言也都愣住了,但是看着君林的样子,他知道小林他肯定他自己的原因。

    “为什么?能和我们说说看吗?”

    看见凰仁明并没有动怒,君林也是松了一口气,旋即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开口述说道:“我是来自于东大陆的异客。。。我在东大陆一个叫龙临城的地方生活了十五年,其实我原本也是一个孤儿,没有家人。”

    “然而有一天,一位女孩突然出现在了我的世界中,从那一天起,我感觉原本灰暗的世界充满了阳光与色彩。”

    “她和我一样,都是孤儿。我们在相遇了那一天起便相依为命,成为了彼此世上唯一的依靠。”

    “我们生活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她比我能干很多,平时的家务活也都是她一个人包揽的,而我却只会给她添许多麻烦,但是她从来没有嫌弃过我。”

    “记得在一个雨夜,那一晚,我生了很严重的病,那时候感觉已经快要病死了。她那时候哭了,哭得很伤心,她说不要丢下她一个人。”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看着她哭的样子,我觉得我的心很痛,比我身上的病还要痛。那时候,我对她说我不会丢下她一个人。”

    “那一刻,我发现了自己真正的感情,我想陪在她身旁一辈子。”

    “所以,我向她许下了承诺。。。”

    这一刻,君林抬起了头,流着泪,轻声但是坚定地宣誓道。

    “我君林,此生非她不娶。”

    。。。。。。

    听完了君林的诉说,凰仁明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过了许久,他上前用力地拍了拍君林的肩膀:“小家伙,是个男人!既然这是你的承诺,那么就应该说到做到。”

    说罢凰仁明看向了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凰忘忧感慨道:“只是可惜了啊。。。我是和父皇都是真心想把忘忧托付给你的。”

    南穆和南玲同样也是第一次听君林说起他的旧事,南穆此时也是颇为感慨,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而小南玲也是和她的姐姐一样,哭得稀里哗啦的完全收不住,而且还越哭越凶。

    然而在下一刻,凰忘忧突然强行止住了哭声,她鼓着小脸落着眼泪,但是就是没有再哭出声来。她看着君林哽咽道:“对不起。。。如果我开始就拒绝父皇。。。你也不用把这些事说出来了。。。”

    君林闻言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凰忘忧居然会给出这样的回答。

    说完了这句之后,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了起来。

    明明就是个无礼之徒,明明就是个无礼之徒!可是为什么听他这么说不会娶我的时候我会那么难过。。。明明就是个无礼之徒。。。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哇啊啊啊~!父皇!”凰忘忧哭喊着扑向了凰仁明,她还是第一次在她人面前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

    凰仁明看着自己怀中哭泣的女儿,只能无声地抱住了她。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忘忧,这时候,就算他是一位国王,一名王级强者,又能怎么样呢?

    这时,南穆也是开口说道:“小林啊,记得你被玲玲捡回来的那个晚上,你说你有一个妹妹,那个妹妹应该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女孩吧。”

    君林闻言点了点头,旋即低头道:“老爷爷,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的。。。”

    南穆摆了摆手:“我知道,毕竟谁也不会把这些事轻易说出去。。。小林啊,其实我一直很疑惑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能说说你来到这里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吗?”

    君林闻言也是露出了无奈的神色,旋即他便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南穆自然明白了那个阵图所导致的应该就是所谓的空间乱流,也只有这一点,才能说明为什么君林会从遥远的东大陆出现在了这里。

    “空间乱流吗。。。”南穆闻言也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旋即南穆也是在心中感慨道:一位还尚未觉醒的孩子居然能从空间乱流中活下来,简直是奇迹啊。。。

    “小林啊。。。虽然我知道怎么说有些残酷,但是我必须告诉你这个事实,你会从东大陆来到这里,只能说是奇迹,照理说你早就该葬身于空间乱流之中。。。其实除了空间乱流,我也找不出别的理由能解释你为何会在来到这里。”

    君林闻言挠了挠脑袋笑道:“老爷爷,那么是不是说我也能通过空间乱流回去了?”

    “瞎讲!”南穆闻言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君林:“这空间乱流别说是你了,就连王级被卷卷入其中也是九死一生。而且为什么叫它乱流?就是因为谁也不知道它会把人卷到那里去。”

    君林此时也是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老爷爷,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办法?办法当然有,但是南穆不会说,因为那对君林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也太遥远了。而且这样的话也能让君林心无旁骛的留在这里,说不定几年之后,君林会把这里当成新的家,到时候自己也能继续撮合下他和小忘忧了。

    毕竟对于君林,南穆也是真心的喜欢,他也认识君林是最配得上自己的大孙女的人选,不管怎么说,君林这个孙子他是要定了!

    念及至此,南穆缓缓地摇了摇头。

    君林见状愣住了,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无疑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但是,也让他如梦初醒。。。其实在被南玲捡回来的那个晚上,君林就考虑过这个问题。

    如果,如果自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那么自己真的还有活下去的意义吗?

    那个时候,自己觉醒失败,就连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废物,觉得就算回去了也只是君雨的累赘。但是那一夜,自己觉醒了,让他有了回到君雨身边的动力。也同样是在那一夜,自己答应了南穆,以后会好好照顾好小南玲,报答南玲的救命之恩。

    此时南穆也是继续补充道:“小林啊,照你之前所说,那个女孩肯定会在学院之中了解到所谓的空间乱流,那时候,她说不定认为你已经葬身其中了。也就是说如果你们没有见面,她就会认为你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她。”

    “还有啊,就算你真的能回去,那么玲玲怎么办?你当初也同样承诺过,会好好照顾玲玲,报答玲玲的救命之恩。如果你抛下了玲玲,那么不也是违背了承诺了吗?”

    君林闻言愣住了,旋即呆呆地转头看向了哭泣的南玲,此时南玲也是哭着扑向了君林:“玲玲不要大哥哥走!”

    君林此时心中很乱,也很迷茫,他现在已经分不清到底怎么做才是对,怎么做才是错。但是他看着抱着自己哭泣的小南玲,君林还是习惯性地伸出了手掌,摸了摸南玲的小脑袋。

    南穆见状终于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旋即他上前拍了拍君林的肩膀笑道:“小林啊,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家。”

    这一句,终于让君林再也绷不住了,虽然只是短短五天,但是君林的确把那个山中的小屋当成了自己的家,那里很温暖,给君林一种熟悉的安全感。

    就算经历了那么多又如何?就算因为磨难让他的心志变得坚强了又如何?说白了,君林他仅仅是一个十五岁的孤儿。他最害怕的就算孤独,他最渴望的就是家的温暖。

    或许是苍天有眼,给了君林一个新的希望,新的温暖。

    这一刻,君林的泪终于涌出,他放声地哭了出来,他哭的是那么的歇斯底里。此时君林在来到南大陆五天之后之后终于把心中积压的情感全部宣泄了出来。

    这一刻,君林实现了他最渴求的愿望。

    这一刻,君林多么希望君雨也能在自己身边,能够和自己一起体会到这一幸福。

    圣临纪5000年9月8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