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父女
    ,!

    看着相拥着喜极而泣的姐妹,南穆和君林也是不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只是南穆的笑容中还包涵着深深的欣慰和愧意。

    南穆此时也是对着跪倒在地的众人说道:“起来吧,在这里跪着可不如宫里舒服。”

    这一次,带头的老者和身后的侍从们也是纷纷起身,神色恭敬地直挺挺地立于原地。

    “老廉啊。。。”南穆看向了那名老者,那名老者名为凰清廉,辅佐了两代王朝的老忠臣。

    “微臣在!”凰清廉也是因为激动而声音微颤地回应道。

    看着眼前的老者,南穆也是颇为感慨地笑道:“准备回去吧。”

    听得南穆的话,凰清廉深深地弯下了腰:“臣。。。遵旨!”

    说罢凤清廉大手一挥,其身后的十几名侍从得令后迅速的退出了庭院,旋即在外面的平地上围成了一个大圈,一个绚烂的红色阵图缓缓成型,绚烂的红色火焰在阵图之上欢快地腾跃。

    这种火焰,君林认得,这正是之前南穆展示过的绚烂的红色火焰,很美丽,也很尊贵。

    然而君林此时却有些迷茫,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呢?之后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南穆此时似乎看出了君林心中的迷茫,他笑着拍了拍君林的肩膀:“小林啊,你也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就当是搬家了。”

    君林闻言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其实只要能跟着南穆和南玲,君林就没有怨言了,他最害怕的就是到头来又只剩下了他孤身一人。

    深深地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屋和庭院,南穆也是悠悠地叹了口气,旋即他走到了南玲和凰忘忧两姐妹身旁,抱起了南玲,南穆笑道:“我们去见你爹了,好不好?”

    南玲闻言梨花带雨地点了点头,旋即她问道:“爷爷,那么这里呢?”

    这里,这片山中的小庭院,就是南玲长大的地方,就是南玲的家。

    “这里,玲玲要好好的记在心里。”南穆笑了笑。

    南玲听懂了南穆的话,她很懂事地点了点头:“玲玲不会忘记的!”

    南穆闻言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旋即他看向了凰忘忧。。。

    这个名字就是他取的,他当时最疼爱的大孙女,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就想她小时候一样,南穆摸了摸她的脑袋:“小忘忧啊。。。长大了啊。。。”

    凰忘忧此时也是眼睛红红地点了点头,旋即她也哭着抱住了南穆:“皇爷爷!”

    南穆此刻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着,轻轻地抚摸着凰忘忧的脑袋。。。

    数分钟后,待两姐妹的情绪稳定些之后,南穆也是带着二人走出了庭院,走向了传送阵。

    已经禅位了数十年的南穆,早已不复曾经的帝王之风,此时的南穆,只是一名平凡的老人。平凡,而快乐。

    望着南穆逐渐远去的背影,凰清廉的视线也是有些模糊,就是这个背影,让他心甘情愿地追随了大半辈子,就是这个背影,曾经孤身一人保护了整个灵凰国的子民。

    这一瞬,他想起了年轻时的时光,这一瞬,他依旧追随着这个背影,坚定地迈出了自己的步伐。

    待所有人都进入了绚烂的火焰阵图之后,阵图也随之爆发出了冲天的光芒。

    就在这一瞬间,万里之外的灵凰城皇宫内正殿前的巨大广场上也是爆发出了一道巨大的绚烂火柱,这种火焰,正是凰灵国皇室的象征。

    于此同时,正在处理公务的灵凰国国王也是震惊地抬起了头,下一瞬,他便冲到了宫殿前的广场之上,激动地看着突然冲天而起的绚烂火柱。

    数秒之后,火柱逐渐消散。灵凰国国王在看见了阵图之中的凰忘忧后,也是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旋即他看到了一道立于凰忘忧身旁的苍老身影。。。

    他看着那道身影,足足愣了好几秒,在确认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之后。他的身子也是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缓缓地摘下了自己头上的皇冠,灵凰国国王对着那道身影,缓缓地拜倒。

    “不孝儿。。。拜见。。。父皇!”他就这么拜了下去,久久没有起身。

    “爹爹?。。。”

    直到一声清脆的小女孩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他才愣愣地抬起了头。

    只见一位身穿布衣的大眼睛小女孩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面前,怯生生地望着自己。

    想起了刚刚这位小女孩喊出的那个字,凰仁明愣住了。旋即他仔细地盯着眼前这位小女孩,这位和忘忧小时候极其相似的小女孩。。。

    “玲。。。玲玲?”凰仁明颤声问道。

    南玲闻言点了点头,旋即继续问道:“你是爹爹吗?”

    看着南玲眼神中的胆怯与期待,凰仁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他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南玲:“是!是爹爹!玲玲!爹爹终于见到你了!”

    听得凰仁明的回答,南玲愣了一下,旋即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呜啊~!”

    听得自己怀中小女儿的哭声,凰仁明不由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南玲,下一秒,他又担心自己会抱疼了小女儿,只好赶紧松开了南玲,连忙哄着小南玲,为她小心地拭去泪水。

    而十分懂事的小南玲也是边流着泪便伸出自己的小手,擦去了凰仁明的眼泪:“爹爹不哭。”

    凰仁明见状笑了,流着泪笑了:“好,爹不哭,爹爹不哭。”

    任由泪水模糊了视线,凰仁明帮南玲仔细地拭去泪水后,也用力地抹去了自己的泪水。抱起了小南玲,凰仁明仔细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怎么看都看不够。

    就在这时南玲被凰仁明看得露出了笑容的时候,南穆的声音也是传来:“你是不孝,大不孝!好歹我那一辈还生了一怎么个混小子,结果到你这一辈只给我抱了两个孙女。”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父皇和大女儿,凰仁明只是站在那里哈哈傻笑着。

    这是三代人之间的天伦之乐。

    这一刻,很温馨,很幸福。

    因为这一刻。。。

    足足晚了十年。

    圣临纪5000年9月8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