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打猎
    ,!

    被南穆绕着庭院追着打了一圈之后,君林只能大喊知错,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打了整整一圈之后,南穆终于放过了君林。做了几个深呼吸,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自己差点没被君林气出病来。

    “你这小兔崽子还想着吃肉?你要是知道我们吃的菜是什么,给你换肉吃你都不要!”稍稍顺了口气,南穆又拎着君林的耳朵教训道。

    君林闻言边喊着痛边问道:“老爷爷,我们吃的菜是什么啊?”

    “灵凰果!”南穆松开了君林的耳朵回答道。

    “果子?不是菜吗?”君林闻言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说道。

    “它就叫灵凰果。”说罢南穆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对君林说道:“对了,既然你想吃肉,那么等会我们打猎去!”

    看着南穆不怀好意的笑容,君林只能被迫地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有希望吃到肉了。

    做完了那套动作,君林接过了南玲给自己递过来的一杯水,那水喝起来有些冰凉,下肚之后便感到全身

    的酸痛竟然减轻了许多。

    “谢谢玲玲。”君林一口气喝完之后笑着摸了摸南玲的小脑袋。

    南玲冲着君林甜甜地笑了笑,旋即问道:“大哥哥要和爷爷去打猎吗?”

    君林闻言点了点头:“嗯,怎么了吗?”

    南玲听后顿时露出了一副很可怕的表情:“大哥哥,爷爷以前跟玲玲说过山里头有许多的可怕元灵兽。”便说还边做着夸张的动作比划着。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君林有些心虚地说道,要是玲玲说的是真的。。。用力的甩了甩头,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是君林相信南穆不会害自己。

    “嗯!爷爷很厉害的,肯定会保护大哥哥的。”南玲肯定地说道。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南穆的声音:“小家伙!准备打猎去喽!”

    “唉!来了!”君林冲着门外一喊,旋即跟南玲道别道:“玲玲你一个人在家小心点啊,我走了!”说罢便跑出了门外。

    南玲也是跟着跑到了门口大声喊道:“爷爷!大哥哥!早点回来!”

    南穆和君林也对着南玲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向了深山。。。

    “老爷爷,您说我们去打猎,怎么什么东西都不带啊?”君林疑惑地问道,早上去采菜的时候还背着个大箩筐呢。

    南穆闻言笑了笑:“用自己的手就行了。”

    走了一段时间,君林发现现在这条路和早上走的不一样,周围的树木变得更加茂密,阳光被密密麻麻的树叶挡住,显得此地有些阴暗。

    “窸窣~”突然君林听到了一声动静,像是有东西在这树林中穿梭的声音。

    “嗷!”就在君林绷紧了神经之时,一个巨大的烟影从君林的侧后方猛地窜了出来。

    君林连骂人的时间都没有,迅速的往旁边一滚,这一瞬君林自己都有些惊讶,自己的反应居然那么快?

    可是更加惊讶的还在后头,那道烟色身影在空中竟然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强行把爪子伸向了自己。

    死亡,仿佛就在眼前,就在君林闭目等死之后,一声惨嚎突然想起。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那到烟色的身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抬头望向了站在那个怪物身旁的南穆,只见他慢慢地抬起了放在那怪物身上的手掌。如果君林猜的没错,那头怪物好像被南穆给一下拍死了。

    此刻君林已经愣的说不出话来了,那头差点杀死自己的怪物,就这么被南穆一下拍死了?!

    想起了南穆先前说的那句“用自己的手就行了”,君林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松了一口气的君林脱力的躺在了地方大口喘息着,明明说是去打猎的,而自己差点就变成了猎物。这让君林太难以接受。

    “没事了。”这是南穆有些关心的声音响起。

    “小林啊,你的运气我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说坏了。原本想着让你见识下最低级的元灵兽,结果居然碰到个二阶的玩意。”

    听得南穆的话,君林也只能躺在地上苦笑了。

    把君林拉起来后,南穆递给了君林一个水壶,里面装的正是之前南玲给自己喝的那种水。喝了一些后,君林感觉精神好了一些。

    “现在知道肉没那么容易吃了吧。”南穆调笑着君林道。

    君林闻言点头,这吃顿肉差点要把自己的命给搭上。

    “走吧,看看能不能碰到最初级的让你练练手。”说罢南穆便扛起了那倒在血泊之中的那头怪物。

    这是君林才看清它的样子,一头体长两米多的烟色大猫。

    知道南穆能一下把这个怪物拍死,现在看到南穆扛着它的尸体走路君林也不怎么吃惊了。

    似乎被鲜血的味道所吸引,没过多久一只半米多长的野猪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山叶猪?不错,正适合你练手。”说罢南穆放下了身上的烟色大猫。

    “老爷爷,您的意思是让我上?”君林瞪大了眼睛。

    “不然喊你打猎干嘛?”南穆翻了翻白眼,旋即说道:“这山叶猪的肉味道不错。如果你能杀掉它那么今晚就有口福了。”

    “我行吗?”君林不自信地问道。

    “当然,你现在可是名元素使。”南穆笑着点头道。

    君林闻言愣住了,旋即认真地点了点头,转头盯着那头低着头哼哼地山叶猪。

    似乎感受到了君林的视线,山叶猪也看向了君林,并且认为眼前这个人类在挑衅自己。

    低吼了一声,山叶猪迈着小短腿快速地冲向了君林。

    就在山叶猪的獠牙即将刺到君林的时候,一动不动的君林突然向前了一步,抬脚,等到山叶猪的头出现在了脚下,同时也即将顶到自己大腿的那一刹那,猛然跺下。

    “嘣!”

    “呜嗯!~”随着君林的一脚,山叶猪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叫后应声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缓缓从七窍流出。

    已经在一旁准备出手救人的南穆呆住了,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难道这小家伙以前是名猎人吗?

    “呼~”君林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退后了几步,看着眼前的山叶猪一阵发愣。这就是杀死一条生命的感觉吗?

    “小林,你以前打过猎吗?”南穆的话惊醒了发愣中的君林。

    君林闻言摇了摇头:“不是,这是我第一次杀猪。”

    南穆这回是真的震惊了,第一次猎杀元灵兽,表现的却如同一名资深猎人一般,应该说比资深猎人还要出色,那一脚毙命的风采,至今回荡在南穆的脑海之中。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南穆询问道,第一次杀死一条生命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

    “心跳好快。”君林如实答道。

    “没有感觉到恶心?害怕?”南穆追问道。

    君林摇了摇头,旋即笑着挠了挠脑袋对南穆说道:“老爷爷,今天晚上有肉吃了。”

    见到如此的君林,南穆终于心中喃喃道:这小家伙难道是一名天生的猎人?或者说是。。。杀手?

    旋即南穆在心中摇了摇头,不管以后如何,现在他依然只是个孩子。

    “嗯!小家伙干得不错!今晚吃肉!”南穆说罢指了指地上的山叶猪:“自己扛回去。”

    来不及欢呼的君林闻言脸顿时垮了下去,无奈之下上前扛起了山叶猪,随后君林的身子便猛的一沉。

    “好重!”君林哭诉道。

    “自己的猎物自己扛,不然咱两换换也行。”南穆对君林笑道。

    君林无言以对,只好默默地跟着南穆下山。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这次不用走太多的路就能到家了。

    等回到了家门口,君林一把甩下了肩上的山叶猪,重重的喘了口气。

    短短一天之内,君林已经累死累活两次了,这让君林实在有些吃不消。

    但是没办法,总不能吃白饭。所以自己也只能任劳任怨了。

    “爷爷!大哥哥!”听得了门口动静的南玲立马跑了出来,结果便见到了令她吃惊的一幕。

    “山叶猪!爷爷,你和大哥哥抓到山叶猪了呀!”南玲惊喜的叫道,山叶猪的肉味道鲜美,是南玲喜爱的食物之一,特别是由自己的爷爷烹饪之后,其实只要是南穆烧的南玲都喜欢就是了。

    “哈哈,这次可是全靠小林的功劳,爷爷我没帮上忙啊。”南穆笑着说道。

    南玲闻言更加惊讶了,但是旋即说了句:“爷爷骗人。”说罢便转身进屋了。

    南穆尴尬地看了君林一眼,只见君林无哭无泪地呆站在原地,拍了拍君林的肩膀,随后把君林身前的山叶猪拎进了外院。

    不过君林显然也没在意这点,只是有些无奈好笑。苦笑着摇了摇头,旋即也进入了院内。

    现在离吃晚饭还有段时间,君林便找了出地方坐下,开始修炼。

    所谓的修炼,无非就是吸收天地之间的元素能力,转化为自身的元力。

    但是君林却不一样,并不知道修炼方法的他。认为的修炼就是不断的提炼自身的元力,使之变得凝实,这是在那片烟暗世界破灭之后,醒过来的君林就突然掌握的修炼方法,仿佛本能一般。

    无论怎么样,君林就遵从本能开始这样修炼了。

    君林的提炼,就是让自身的元力不断的压缩,将许多元力,凝聚成一丝元力,仅此而已。

    不过这样的结果就是,别人修炼体内元力越来越多,而君林修炼体内的元力会变得越来越少。

    但是众人皆醒我独醉,君林现在依旧认为其他人的修炼和自己是一样的,所以愣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元力会越来越少是个问题。

    三小时的修炼,君林终于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每次修炼完之后都会变得那么饿?”君林摸了摸好似在咆哮的肚子苦着脸道。

    “大哥哥,吃饭了!”正好,这时南玲也是来到门口喊道。

    “来了来了!”听到吃饭了,君林顿时来了力气,蹦了起来朝着屋内跑去。

    屋外夜已降临,屋内饭已上桌。

    门外传进了夹杂着野兽嚎叫的风声。

    而门内传出了南玲带着笑声的训斥。

    “大哥哥!你没洗手!不准吃饭!”

    “。。。”

    圣临纪5000年9月4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