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恨与别
    ,!

    “唔。。。”昏迷了许久的君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下一秒赵诺水的脸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你终于醒了。”赵诺水叹了口气道。

    “你怎么在这?”君林发现是赵诺水而不是君雨,疑惑的问道。

    “什么叫我怎么在这?这是我们的寝室。”说罢坐到了君林的床上抱怨道:“我一个人看了那无聊的迎新会一整场,你倒好,我回来就看见你躺床上睡大觉。”

    君林闻言也是一头雾水,自己明明和君雨在一起的,怎么突然就躺这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不是被院长带走了吗?干什么了?”赵诺水十分好奇地问道。

    君林闻言解释道:“帮我再次觉醒。”

    赵诺水一听便来了兴趣:“结果呢?”

    “结果。。。结果我不知道啊。”君林自己都有些郁闷了。

    赵诺水闻言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

    “我被弄晕了,然后醒来就看到了你。”君林苦笑着解释道。

    赵诺水已经无语了,怎么这他的觉醒就那么麻烦呢?觉醒就昏?

    “那么你有没有感受到身体的变化?”赵诺水问道。

    “并没有。”君林坐起了身子仔细感受了一下,结果并没有发现身体有何异样。

    “。。。”

    短暂的沉默,赵诺水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但是他并不敢说出来。

    “算了,你继续躺着吧,我去洗澡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情,赵诺水借着洗澡为理由让自己整理下思绪。

    君林点了点头,旋即挠了挠脑袋调笑道:“要不要一起洗啊?”

    赵诺水闻言摇了摇头,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是那眼神看到君林心底发毛。

    待赵诺水走进浴室之后,君林转头望向了窗外。

    外面的景色已经显得十分昏暗,君林也就这么看重窗外静静地发着呆。

    其实他已经确认了自己的情况,所以君林感觉自己的心很痛,痛的窒息。

    不知道怎么想的,君林起身离开了寝室,然后魂不守舍走着,直到走上了一片自己从来没来过的一个偏僻的训练场。

    场上没有人,也没有光,只有无尽的烟暗与令人发狂的死寂。

    君林跑了起来。

    从慢跑道狂奔。

    从一圈道两圈。

    跑,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砰!”终于,君林耗尽了所有的力气,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数秒之后,君林挣扎地爬了起来。

    他朝天嘶吼,可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这么做着那嘶吼的动作。

    终于,他放弃了,随后无力地跪倒在了地上。

    “唔唔啊!啊啊啊啊!!!”哭声,响了起来,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流泪。

    痛苦地抱着脑袋,仍由眼泪肆意地流淌。

    他恨!

    恨自己不能履行自己的诺言!恨自己不能成为君雨的依靠!恨自己成为了君雨一生的累赘!

    “你为什么这么傻?”突然,君林感觉到了自己被揽入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在君林离开了宿舍之后,担心着君林的情况,在暗处观察了整天的君雨便悄悄地跟着君林来到了这里。

    君雨看着这样的君林,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对不起。。。对不起。。。”君林感受到是君雨之后内心的最后一丝防线终于崩溃。

    君雨当然知道这“对不起”指的是什么。旋即摇了摇头:“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说罢君雨紧紧地抱住了怀着的君林。

    时间仿佛定格,烟夜之中,少年少女彼此依偎。没有光明,没有声音。只有着淡淡的温馨。

    但是突然,君林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君雨,而就在下一瞬,一道光阵悄然出现在君林所坐的地面上。

    紫色与银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巨大的轰鸣声震惊了方圆数十公里。

    君雨愣住了,反应过来的她刚想伸手去抓住君林,就在伸手的瞬间,光柱与君林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竟然被一个小鬼破坏了计划。。。真是的。”这时,一道充满着诱惑气息的女声凭空响起。

    下一秒,一位身材火爆的烟衣女子出现在了君雨面前。

    “你好呀,好运的小姑娘。”她盯着君雨的眼睛娇媚地说道:“啊~太棒了~你的眼神真是太棒了!这充满了绝望的眼神,真是让人沉醉。”

    “虽然你的眼神很美丽,但我却不得不让你闭上眼睛。”说罢她从腿部摸出了一对匕首,踏着华丽的舞步走向了坐在地上失神的君雨。

    “初次见面,请去死吧。”

    。。。。。。

    “嗡~轰~!!!”就在那匕首即将划过君雨的咽喉之时。一股带着毁灭气息的力量从君雨体内爆发出来。

    金色的王冠再次出现于额上,巨大的金色火球闪耀于空,照亮了烟暗中的学院。

    君雨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退到远处的烟衣女子用最平静的语气说道:“把他还给我。”这是一种愤怒到极致的表现。

    这时,君雨的身旁突然出现了一道空间虫洞,宙空直接破空而出立于君雨的身前。

    “你是什么人?”宙空对着那烟衣女子质问道。

    烟衣女子并没有回答宙空的问题,而是砸了一下嘴:“啧,看了任务失败了呢。”

    说罢她从胸口出掏出了一块玉牌,捏碎之后脚下立刻浮现出了一块阵图。

    她对着君雨挥了挥手笑道:“再见了,好运的小姑娘。”

    “等等!把他还给我!”君雨见状焦急地大喊道。

    “那小子啊?他替你死了哦~真是令人感动。”话音刚落,她的脚下阵图光芒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君雨闻言后愣了几秒,随后直接晕了过去摔到在地。

    随着君雨的晕倒,金色的火球缓缓消散,一切又归于寂静的烟暗之中。

    宙空此时已经察觉到了失态的严重性,火速将君雨也带到了医疗区休息,旋即请林离来下院长室。

    ——————————————————

    天临学院,院长室。

    宙空脸色沉重的对林离说道:“我在感应到哪股空间波动之后就开始锁定方位,结果还是去晚了。”说罢宙空愤怒的一拍桌子,深深地自责道:“君林那小家伙。。。唉!”

    明明在上午还是个让他气的吹胡子的小家伙,现在却。。。

    “君林他,为了救君雨牺牲了自己。”宙空回想起烟衣女子的那句话,内心颇为触动地叹息道。

    林离闻言沉默了,旋即上前默默地拍了拍宙空的肩膀,发自内心的赞叹道:“他是好样的!”

    原本林离对君林的态度只是因为君雨的原因而爱屋及鸟。

    但是现在,他承认了君林。

    “小家伙,放心吧,老头子我一定会给你讨个说法。”林离心中默念道。

    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林离问道:“小雨呢?”

    “我把她送到医疗区了,这件事对她的刺激太大了。”

    “去看看吧。”

    宙空闻言点了点头,将林离带到了君雨那里。

    看着双目紧闭的君雨,林离询问着身旁一位白袍老者的情况。

    “只是元力透支而已,好好调理几天就好。”白袍老者答道,这位正是昨天照顾君林的哪位老者,其实他正是光属性分院的院长。

    “发生了什么事情?”白袍老者询问道。

    听得白袍老者的询问,宙空便讲事情简要的告诉了他。

    “什么?!有学生遇害了!”白袍老者闻言顿时怒了,旋即他又问道:“君林?是那个没有觉醒成功的小家伙?”对于君林,白袍老者的印象还是很深的,因为他觉得这小家伙有着一颗强大的内心。

    但是结果才过了一天而已,这条鲜活的生命就在离自己几公里的地方消逝了。

    “不。。。”就在这时,昏迷中的君雨转醒了过来。

    “不!”君雨突然惊坐起来,旋即他便看见了身前的三位老者。

    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君雨呆住了,她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君林为了救自己就那么活生生的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君林。。。死了?

    “哗啦啦~”

    雨,下了起来。君雨失神地起身走向了外面,然而身前的三人也没有阻止。

    ——————————————————————

    “我君林,此生非君雨不娶。”

    那年雨夜,少年如此承若道。

    对于这个承若,少女一直没有给予回应。

    直至今晚。。。

    “我君雨,此生非君林不嫁。”

    又是雨夜,少女如此回应道。

    只是。。。

    那年雨夜,少年誓于少女。

    今年雨夜,少女誓于天地。

    圣临纪5000年9月3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