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你看,阳光多好
    ,!

    “砰!”随着倒地声响起,周围顿时爆发出阵阵喧哗:“世风日下啊。。。”

    “我去,强推节奏?风纪队!是我报的案!就是他!”

    “赶快录下来。。。”

    “妹子别怕!哥看完福利就来救你!”

    “这哥们猛啊,实乃吾辈楷模。”

    “我要拜他为师!”

    周围很吵,但君林却听不见任何声音,这个世界仿佛破裂了。

    我干了什么?推到了一个男的?虽然他是名伪娘。。。虽然他的确很漂亮。。。

    混乱的君林自行脑补了:君林的一百种死法。。。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呜~嗯哼。。。”就在君林不知所措之时,赵诺水羞涩的声音响起。君林突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被压到在地的赵诺水长发披散在地,左臂和右肩被君林按住,君林的脸部贴在他的小腹上,双腿被君林的腹部压住,脸色布满了潮红,双眼浮现出了一层水雾,一副十分委屈的娇羞女孩样。

    “我x。。。真不会吧。”仿佛验证了君林最坏的猜想。

    身下的赵诺水传来了阵阵哭声。“呜呜呜~呜呜~你。。。你怎么能这样?”

    此时君林却是真的想哭了,哭?哭。。。突然君林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后眼泪真的流了下来。。。正在装哭的赵诺水感觉到了有水滴到了自己的脸上,慢慢的张大了眼睛,当他看到神色悲怆无比泪流满面的君林时,赵诺水傻眼了。这是闹哪样?

    “对不起。。。诺水,你。。。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曾经。。曾经她也像你一样。。为我带来午饭。。。我好想她。。。可是。。可是。。。。。。我以为再也。。再也体会不到这一刻了。”哭着哭着,君林松开了压着赵诺水的手,然后抱住了赵诺水的腰“谢谢。。。谢谢你。。让我再次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赵诺水这时已经疑惑了。这是真的吗?为什么他的感情流露是如此的悲伤真切?难道。。。真的是我错怪他了吗?想着想着,赵诺水竟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抚摸君林的头发。“没。。没事的。。。别哭了,好吗?我以后天天给你送饭吃好吗?”赵诺水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抚摸着君林的头发。令周围的围观人群感动不已。

    “呜呜呜呜~他好可伶。。。”一名娇小的女孩眼睛红红的说道。

    “多好的妹子啊。。。我以后也要找这样温柔的。”一位满脸油光的男生感慨道。

    “我已经录下来了!我要发天网上给大家分享下!人性的光辉啊~”一名从刚开始就拿出光息记录仪的女孩捂脸说道。

    周围的议论已经从对君林表示非议转变为对君林的同情以及对赵诺水的赞赏。

    而赵诺水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因为他发现身上的君林没有了动静。

    饥饿的身体加上悲伤感情的宣泄,让君林昏睡了过去。其实原本君林也只是想演一出戏,没想到自己竟然入戏了,不过结果好像还不错。。。

    望着睡着的君林,以及脸上还未干的泪痕,赵诺水小心翼翼的坐起来,环顾四周用眼神寻求帮助。周围的人群见此纷纷前进想上去帮忙,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等一下!”

    众人循声望去,见一名穿着普通的俊秀男孩挤出了人群“我把导师叫来了,让导师送他去医疗区吧。”男孩话音刚落,一名白袍老者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了赵诺水与君林的身前,那位白袍老者先是检查了下君林的情况,发现这是寻常的昏迷之后便从腰带上拿出一根长棍往空中一抛,而后长棍突然化为一个悬空的担架,随后老者将君林抱起放在了担架上。做完这些后,他面露和蔼的微笑向四周的人群点了点头。“散了吧。”说罢他带着承载着君林的担架飘出了人群,向远处飘去。

    望着远去的白袍老者,赵诺水摇了摇头,起身挤出了人群,没有说一句话。

    看见赵诺水的离开,众人也随之散去。只有刚才叫来导师的那名穿着普通的男孩跑向赵诺水“那。。那个,你好!我叫莫尘,请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赵诺水闻言疑惑地转向了那名男孩,随后淡淡地回道:“赵诺水。”说罢便继续前行。

    “赵诺水。。。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那名男孩正是莫尘,就在君林昏迷之时他正好与光属性传送阵前的老者散步聊天。发现前方有一圈人群之时便和老者前去看看情况,结果正好看到了赵诺水安抚君林的那副画面,而且听着周围的议论声,那名少女似乎并不认识那位男孩,但是即使身处那样的情况之下她仍然善良的帮助了一名陌生人。

    这直接击中了莫尘的内心,从小丧父的他,被母亲独自一人含辛茹苦的带大。他十分清楚母亲的辛劳,所以学习十分刻苦,休息日外出打工,希望帮母亲分担下负担。然而天不遂人愿,因多年的辛劳莫尘的母亲终于坚持不住,离莫尘而去。但是母亲的那份无怨无悔的温柔却永远留存在莫尘的心中。

    就在刚才,他似乎再次看到了母亲的身影。赵诺水。。。那位温柔的少女,莫尘心中已决定要守护好那位女孩。

    望着赵诺水渐渐远去的身影,莫尘伸出手去缓缓握紧,眼神渐渐变得坚毅“我,一定会成为你的依靠。”说罢莫尘也转身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去。与此同时,赵诺水莫名感到一股恶寒,抖了抖身子,嘴里嘀咕着什么继续前进。。。

    ————————————————————

    “咕~~”昏迷中的君林随着肚子的一声叫唤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小朋友。”君林闻声扭头寻找,发现一位白袍老者一脸和蔼地看着君林。

    白袍老者说罢便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大块面包递到君林面前说道:“吃吧,没想到竟然是饿晕过去的,真是可怜的孩子。。。小心别噎着。”君林看见了面包毫不做作地说了声谢谢便接过面包啃了起来,也没听清老者说的话。

    “咳。。。水,水。。。”正如老者所担心的,君林果然噎着了。只见君林猛拍胸部,又却在努力的下咽,不知是想把面包吐出来还是咽下去。。。

    白袍老者见状也是被乐着了,笑眯眯地又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杯水递给了君林,君林只接夺过水杯一口气喝下了大半杯,旋即大大的喘了口气。“呼~得救了,谢谢了啊,老爷爷。”缓过气来的君林摸摸了脑袋憨笑道。

    “哈哈,不客气,不客气。小朋友,你怎么会饿晕在测试区的?旁边的休息区有提供午饭的地方啊。”听得老者的询问,君林想起了晕倒前发生的一切,但是该怎么开口说明君林却并没有想好。

    看着君林一脸纠结的表情,白袍老者便说道:“没关系,不方便说就不用说了。”

    君林闻言赶紧摇了摇头:“不是不方便,就是比较复杂。。。”说罢君林便对老者述说起来。。。。。。

    ————————————————————

    “哦?没测出属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听完君林的话,白袍老者皱眉道。

    君林闻言沉默了会儿,旋即苦笑着点了点头。对于君林的反应,白袍老者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君林居然能够较平静的接受这个情况。

    不过白袍老者旋即拍了拍君林的肩膀:“小家伙,看好了。”

    房间内的墙壁是白色的,君林坐着的床是白色的,身旁老者穿的长袍也是白色的,只有那悬着的窗帘是烟色的。房间内没有开灯,所以显得有些阴暗。

    只有显眼的烟白,其他的颜色都在阴暗的环境下变得不引人注目。正如同君林的心情:没有了平日的缤纷多彩。

    但是此时,白袍老者突然起身走向了窗边拉开了窗帘!

    “唰~”

    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将房间内的阴暗全部驱散,那白色的一切随之变得圣洁,那昏暗的五彩也随之变得缤纷斑斓。

    “你看。阳光多好。”白袍老者望着窗外的光景笑着说道。

    君林的眼睛缓缓睁大,看着这周围的变化,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阳光。。。多好。”

    就如同曾经悲伤的时候,总有君雨陪在身旁。君雨就如同阳光一般,帮君林赶走了心中的阴霾。

    “君雨。。。”君林喃喃道。望着窗外耀眼的阳光,君林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熟悉的微笑。“老爷爷,你说的没错!阳光,真的很好!”

    听到君林的回答,白袍老者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旋即他走到君林面前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但是君林,别忘了,人得靠自己的努力,来驱散人生中的阴暗。”白袍老者说完后拍了拍君林的肩膀,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待白袍老者离开之后,君林走到床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光景。窗外正是辽阔的觉醒测试区,无数的人群涌动,好像在呼喊着什么女神。

    “女神?”君林挠了挠脑袋,旋即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会吧。。。”

    圣临纪5000年9月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