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5章 米迦叶
    长孙最后还是向陈远和灵慧和尚提出了条件。他首先说道:“若是将米迦叶控制住后,我便也算是将这位会长大人给得罪死了。而眼下,我也清楚了,我虽然杀不死你们,但你们只怕也困不住我。我们需要有一个良好的解决办法来解决眼前这一切,鱼死网破,那是谁都不想的。”

    这位长孙大人之前的合作完全是被灵慧和尚的天君气势所吓到了,现在反应过来,怎么也要将条件谈清楚。不然的话,他没必要冒这种巨险来为陈远办事。毕竟,他的生命还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威胁的。他受到威胁的地方在于前程和修为。

    陈远也知道长孙的诉求合情合理,他说道:“我们只是单纯的想要救走兰庭玉,至于慧者,他在你们灵尊世界里已经很难相融,所以我也想将他带走。之后,你们送我们离开白垩世界,然后,我们为你和米迦叶解除法则,这笔交易,就算完成了。”

    长孙说道:“怎么解除”

    这四个字的信息量很大,怎么解除在白垩世界里解除了,长孙这边完全可以翻脸不认人,把陈远他们全部抓起来。而陈远他们若是离开了,也完全可以翻脸不认人,就不给解除,一直吊着他们。

    陈远挠了下脑袋,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关键的点,于是看向灵慧和尚,说道:“怎么解除”

    灵慧和尚说道:“等我等离开了这白垩世界,到时候贫僧将这两道法则奥妙全部化开,这法则中的道理,力量就会散于你们的洞天之中。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就能感受到天君的气息,还有接收无数的营养。至于长孙你,一步登天到达天宇境。而且,你领悟了本君的法则,你的力量会更加恐怖。而那米迦叶,本君看他一辈子本都难以到达造化之境,而有了本君的法则,他就会有更多的希望。这一点,相信他自己也能明白。”

    “真有这般玄奇”长孙双眼放光。

    灵慧和尚说道:“本君如今虽然遭逢大劫,法力几乎全部消失。但是,你真以为,你们有资格让本君跟你们来说谎吗本君的话,就是金口玉言。”

    “是是是,是我唐突了。”长孙马上认错。

    不过他又奇怪了,说道:“您都未曾见过米迦叶会长吧何以断定,他无法登入造化境”

    灵慧和尚说道:“本君看那法学会的气象,就知道他无此慧根。你们长老会里,曾经有一个造化境,对不对不过也是个不入流的造化境,但长老会里的气象就已经不同。而且,那位造化境的家伙,已经离开了长老会,估计早就不在地球之上了。”

    长孙眼中出现奇色,同时对灵慧更加敬畏。

    因为那是高等机密啊,他都不太清楚,这灵慧和尚居然就凭看天龙殿气运便知道了。

    “造化境便是造化境,怎还有不入流之说”陈远忍不住问。

    灵慧和尚说道:“这话问的好,人都是人,但人还分三六九等呢。”

    陈远说道:“额……好吧,有道理!”

    灵慧和尚说道:“算了,与你们也说不明白。你们不懂造化二字,什么时候明白了造化二字,就知道这其中的天差地别了。”

    长孙说道:“晚辈才疏学浅,有幸认识前辈,还望前辈日后能够多指点一二!”

    这位恃才傲物的长孙大人在灵慧和尚面前,却是谦恭得很。陈远和秦可卿在一旁也就心里明白,此番能够让长孙服服帖帖,不是因为法则的威胁。而完全是因为灵慧和尚的个人威严。没有灵慧和尚在,这个事情,断然不会如此顺利。

    灵慧和尚淡淡一笑,说道:“以后再说吧,若是本君全盛时期,你这等三流货色,还真入不了本君的眼。”

    “我靠……”陈远忍不住说道:“灵慧,伤人了啊!我也是有自尊的。”

    灵慧和尚哈哈一笑,他说道:“这话虽然不中听了点,但也是实话。”

    陈远无奈而笑。他心里也清楚,灵慧和尚以前是他娘的绝对顶尖,天道都要忌惮。在他面前,又有几人能够入流呢

    了解得越多,陈远就越发知道灵慧的牛逼之处。

    随后,灵慧和尚说道:“这一道法则,五亿纯阳丹药,还有本君的心血。这算是给米迦叶的一份大礼,长孙,你且放心。等事成之后,他不仅不会怪你,反而会感谢你呢。”

    长孙忙诚惶诚恐,说道:“全乃天君之恩!”

    这事就这么定调下来了。长孙也义无反顾起来,为了他的前程,他愿意拼了。

    至于兰庭玉,慧者,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了。

    唯一让法学会这边头疼的就是冰晶原石的遗失,这是一桩大事情。法学会还没有将其向长老会禀报,一旦禀报,便会掀起滔天巨浪。

    冰晶原石的宝贵,已经不是任何法宝能够衡量的。因为冰晶原石是经过祖龙淬炼的,他们是想通过洛雪来唤醒冰晶原石的一丝力量。只要一丝力量,就可傲然于地球。

    那祖龙之恐怖,是无可想象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长孙来办。长孙拿了玉石法则,前去见米迦叶会长。米迦叶会长还在闭关之中,但长孙强行前往,说是有要事汇报。

    若有紧急要事,长孙是有权利见米迦叶的。

    所以,迦天也无法阻拦。

    迦天有些担心,怕长孙反咬一口。他一直不去惊动米迦叶,便是想凭借自己的努力,来将所有事态搞定。搞成烂摊子,然后去请会长,这对迦天这个负责人来说,是很丢脸的。

    在米迦叶修炼的殿堂里面,米迦叶着紫色的长袍,他显得温文尔雅,身上的一些鳞甲,粗皮早已经退化了。身材依然高大,便是以人类的眼光来看,他也不算丑的了。而在灵尊们的眼中,他便是绝世的美男子了。而且看着还很年轻,风度翩翩。

    米迦叶的气场很强,长孙进来之后,整个殿堂里面便弥漫着他的个人气息,那是一种圣洁,温暖的气息。让人如沐春风,又感天恩浩荡。

    但是,同时,灵尊们也心里知道,天恩也可化作雷霆之怒。这种气息一旦转化成雷霆之怒,没几个灵尊能够承受。

    长孙进来之后,米迦叶也没睁眼,依然盘膝而坐。

    “拜见会长!”长孙在米迦叶的面前三米处立定,恭敬无比的向米迦叶行礼。

    米迦叶依然闭眼,淡淡道:“何事”

    长孙沉声说道:“下臣遇见了一桩难事,非会长出手,不能解决。”

    “何事”米迦叶依然不温不火的说道。

    长孙说道:“您看下臣洞天之中,当能明白一切。”

    他说完之后,就将洞天法则施展出来,并将米迦叶笼罩住。

    米迦叶依然没有睁眼,他的神念便在长孙的洞天之中扫射。很快,他就发现了其中的微妙端倪。

    “这道法则,好生古怪!”米迦叶猛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中绽放出神光来。

    他细细体悟长孙的那道法则,越是体会,便越是迷惑。

    如果这道法则是在米迦叶的洞天之内,他还能靠亲身体会来破解。但是在长孙的洞天之内,却是难以理解。

    “这是怎么回事”米迦叶忍不住问长孙。

    长孙说道:“回您的话,此乃日前下臣抓捕一名人类,陈远。没想到他的身边有一位仙界天君,那仙界天君不知为何,失去了所有的法力。但是下臣在抓捕他时,那仙君在下臣的洞天之内,释放了这一道法则。于是,他们便以此要挟下臣来释放兰庭玉。下臣不敢,于是就想到了来找会长您帮忙。”

    “原来如此!”米迦叶说道:“那陈远之事,本尊也听说过。没想到如今闹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身边还有一位失去法力的仙君,这太奇妙了。本尊近来修炼数年,一直难有收获。若是能见到这位仙君,交流一番,也许会大有收获。走,带本尊去见他们。”

    长孙顿感为难。

    “怎么”米迦叶说道。

    长孙说道:“会长可否先为下臣解去这道法则若是此番贸然而去,下臣怕他们会先做出过激的反应。”

    “能怎么过激”米迦叶说道。

    长孙说道:“那仙君说他在这道法则里放了大剧毒术中的引子,若是下臣敢胡来,便会让这道法则的剧毒暴露在下臣的洞天之中。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大剧毒术三千大道”米迦叶说道:“若真是如此,倒不能不小心谨慎了。那好吧,本尊便以自身洞天来为你庖丁解牛,看能不能将这法则破解!”

    他说完之后,便将自身的洞天施展出来。

    米迦叶的洞天,便又自不同了。

    无数的空间组成了层层的晶壁,四面八方,无处不是玄机。而且其中还有天位意识存在。

    天位意识,那是玄妙至极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样的洞天展开,可以将无数个天宇境高手困死在其中。

    所以说,并不是两个洞仙境就可以干掉一个天宇境的。一个洞天,将十个洞仙境都能困住。只要对方无特殊本事,解不掉对方的洞天,那十个洞仙境在天宇境面前,都是死路一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