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9章 玄奥法则
    慧者说道:“小奴虽然不知道,但长孙可能知道的。因为他在法学会中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

    陈远眼睛一亮。他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慧者苦笑,说道:“但是主人,长孙的修为乃是洞仙巅峰,距离天宇境一步之遥。他已经积累足够,只差一步。便是靠着丹药加一丝机遇就可以冲上去了。他跟小奴不同的,小奴虽然也是虚仙巅峰,但积蓄还差很多,再多的丹药,也是无法冲过去的。您真的有把握可以拿下长孙吗他现在对咱们可是恨之入骨了。”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难搞也要搞啊,我想办法。看来突破口,只能放在长孙的身上了。嗯,对了,我要怎么才能去找到长孙呢”

    慧者说道:“天龙殿的周围法阵厉害,您就算有隐身术也是不能接近的。之前过来,都是因为小奴是得到了法阵的许可的。所以,您在天龙殿里是万万不能找长孙的。”

    陈远说道:“这我知道,在天龙殿动手,我不是嫌命长了吗”

    慧者说道:“眼下长孙似乎是被迦天禁足了,不过这个问题不大,长孙真要出去,迦天也拦不住。”

    陈远说道:“我需要一个来自法学会的家伙给我传信长孙,眼下长孙失去了丹药,最想要的还是丹药。他受了气,肯定想要突破天宇境。”

    慧者说道:“是的,他一旦突破到了天宇境,身份地位又会水涨船高。到时候,迦天也不敢拿他怎么样,这次的过错,也就不值一提了。”

    陈远说道:“所以,我需要一个人给我去向长孙通风报信。告诉长孙,我有足够的丹药可以给他。”

    慧者说道:“但是主人,长孙如果遇见您,他只怕会毫不犹豫下手,直接抢夺,却不会跟您谈条件的。”

    陈远说道:“这的确是个问题,你放心吧。我也不是傻子,我会想好计划之后再行动的。”

    他顿了顿,说道:“你知不知道,在离京之内,有什么法学会的人可以接触到长孙”

    “我知道一个,里瓦塔。里瓦塔和长孙有些交情,他就住在……”慧者马上将这些信息告诉了陈远。

    陈远便让慧者耐心等待,他一定想方设法营救他出来。眼下,陈远对慧者也是真心。不管慧者是什么想法,但他也的确做到了他的承诺,所以陈远也必定要以真心待他。不再视他如奴仆。

    陈远结束了和慧者的通话后,他也陷入了苦思。

    一旁的秦可卿见状便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陈远便说道:“我和慧者沟通了一番,眼下慧者的情况也不太好,他撑不了几天了。我必须要加快行动。”

    秦可卿说道:“可是怎么行动”

    陈远说道:“我现在想的是,找到法学会会长米迦叶的软肋,然后以此要挟他,让他放人,并且顺便将我们所有人都送出白垩世界。”

    秦可卿闻言吃了一惊,她马上说道:“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法学会的会长,你不是听慧者说了吗那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只怕都已经是天位境的高手了。在白垩世界里都是一霸。咱们在他面前,蝼蚁都算不上。你敢去找他的软肋”

    秦可卿接着说道:“我劝你还是赶紧打消这个念头。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计谋都是可笑的。”

    陈远便有些无语,说道:“那你给我想个法子出来”

    秦可卿说道:“我可想不出来。”

    陈远说道:“那你就先闭嘴!”

    “你……”秦可卿气恼无比,但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

    陈远觉得和秦可卿是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于是就将灵慧和尚喊了出来。

    “灵慧,我想要先掌控长孙,然后依靠长孙去找米迦叶的软肋。”陈远说道。

    灵慧和尚不由苦笑,说道:“刚才秦姑娘和道友你的话,贫僧也是听见了。贫僧觉得秦姑娘所说的虽然不甚中听,但也有其道理啊!”

    “有个毛的道理!”陈远说道:“都会说不行,你们倒是说个行的啊!”

    “这事,本身就不可能办成。”灵慧和尚说道。

    陈远说道:“但我必须要办。”

    灵慧和尚说道:“怎么办”

    陈远说道:“这不是在跟你想办法吗你的智慧,难道就想不出一条办法来”

    灵慧和尚说道:“关键是,道友,你是不是魔怔了”

    陈远说道:“嗯”

    灵慧和尚说道:“贫僧还是无法理解你的情义啊!贫僧知道你重感情,但你和一个灵尊慧者,重什么感情,讲什么诚信还有那兰庭玉,他原本就是你的杀妻仇人,你居然要如此冒奇险去救他。这符合人性吗这两个家伙,死便死了,有何好救的就算是很好相救,也不该救!”

    “杀妻仇人”秦可卿吃惊的看向灵慧和尚。

    显然,她是有些懵了。

    陈远却是没心情跟秦可卿解释什么,他看向灵慧和尚,说道:“兰庭玉和慧者被抓,是因为他们在掩护我们逃离。这个道理永远站在那儿。灵慧,如果我真的按照你所说的不管,不顾他们。那么,你真的还能继续相信我吗”

    灵慧和尚呆住。

    他也看向了陈远。

    他一言不发。

    好半晌后,他才说道:“没错,道友你一直都没有变。贫僧的有些思维,还是没有转变过来。贫僧也忘了贫僧的初衷。贫僧之所以如此相信道友你,就是因为,道友你从来都是这样一个人。阿弥陀佛,是贫僧着相了。”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他站了起来,看向远方。尽管远方不过是戒须弥里的一堵别墅墙。他随后说道:“我希望,我能做一个无愧于心的人。但终究,我还是亏欠了很多人。妃蓉为了我,失去性命。洛宁被我赶走,丢了性命。我想要弥补,却永远弥补不了已经死去的人。我甚至还亏欠灵儿很多……也亏欠我的女儿……所以,我不想有更多的亏欠。慧者不过是一个灵尊,他也许连廉耻都没有,但他都做到了许诺我的东西,我岂能连他都不如。还有兰庭玉,仇是仇,恩是恩。他救洛雪,是我的恩,他主动诱敌,让我们逃走,这是他对我们的恩义。恩义要先还,仇以后自当也要报。”

    “大丈夫,恩怨分明!”便在这时,秦可卿的脑海中闪过了这八个字。她突然觉得眼前的陈远,身形是如此的伟岸。

    她觉得他是一个可以让她无比信任的人。

    她可以完全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他。

    这……便也是陈远的魅力之所在。

    灵慧和尚肃然起敬。

    他随后就认真的帮陈远思考起来。

    “陈远道友,首先,我们要明白对手是什么样的存在。对手之一,洞仙巅峰。以你们二人的实力,在他面前,就像是两条猫面对一头猛虎一般。你们虽然很矫捷敏捷,但也只有逃跑的份儿。至于那米迦叶,就更不用说了,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你们。”灵慧和尚说道:“还有,凡间的一切手段,那对他们来说,都是不起作用的。什么下毒,埋伏,暗算等等,全部不起作用,只会自取其辱。”

    灵慧和尚说的很残酷,但也是事实。

    陈远确实是想不出办法来了,所以他只能仰仗灵慧的经验。

    “但是,办法也不是完全没有。”灵慧和尚忽然一笑。

    “靠,有办法你不早说。”陈远马上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贫僧之所以不说,一来是感觉难以办成,二来,也很耗费贫僧的心血精力,但眼下既然道友你执意要做,那贫僧也只能帮你们试上一试了。”

    “快说!”陈远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道友你要找他们软肋,贫僧实话与你说吧,这样的人,软肋基本没有。他们有追求大道的决心,也就有舍弃一切的决心。尘缘,亲人,统统可断。但他们唯有两样东西不能断。”

    “那两样”陈远和秦可卿目不转睛的看向灵慧和尚。

    灵慧和尚说道:“一,命不可断。”

    陈远无语,这不废话吗。要是能掌控那两人的命,还需要在这里左右为难吗

    但陈远也不打断灵慧和尚的话。

    秦可卿问道:“那第二呢”

    灵慧和尚说道:“第二,修为不可断。”

    陈远眼睛一亮,在灵慧和尚的提醒下,陈远感觉到自己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但具体是什么东西,他也说不上来。

    灵慧和尚接着说道:“目前来说,咱们没有能力掌握他们的命。但贫僧有个办法,可以挟制住他们的修为。”

    “怎么挟制”陈远和秦可卿异口同声的问。

    灵慧和尚微微一笑,说道:“贫僧有一些玄奥的法则,若是融入到长孙的洞天之中,贫僧可以保证长孙永生永世都难消化。如此一来,他的修为就再也没办法上升。为了他的修为,贫僧想来,他一定会做出妥协来。”

    陈远说道:“既然如此,那还找什么长孙,直接去找米迦叶好了。”

    灵慧和尚说道:“不是这么说的,贫僧的法则要演化出来,很不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