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6章 真正的高手
    那是一副浩浩荡荡的场景,就像是浩瀚宇宙中的万点星空一般。随后万点火光同时爆炸开来,如天女散花一般。

    无数的空间,时间开始坍塌。

    在这中间,有一点火光突然绽放出强烈的光芒来。这点火光朝着洞天外面逃窜而去。

    这是兰庭玉的绝招,叫做九炎般若天火。每一次,兰庭玉施展之后都会元气大损。

    但这一招的厉害是不用多说的,便是克制洞仙高手都有神妙。就像是在人的心脏里面四处放火一般。

    当然,一般的火是对洞仙高手起不到作用的。一滴火落入到重重空间之中,就等于是将一滴火滴入到无尽深渊里面一样。

    但,兰庭玉的九炎神火却是不一般。

    不过眼下,兰庭玉要故技重施,真的还能脱险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在兰庭玉化作一道凶悍火光,准备撕裂重重空间,时间之时。那周遭的空间,时间突然扭曲起来,这道凶悍的火光再次陷入乱象时空之中。

    同时,迦天击出一掌。

    虚空之中,一道蓝色的拳印斩杀过来。

    轰隆!

    兰庭玉被这道蓝色的拳印击中,他立刻被打回原形,并且狂喷一口鲜血,朝下方深渊坠去。

    迦天一伸手,便将兰庭玉彻底擒拿了下来。

    也是在这时,陈远和慧者一起出手了。

    陈远与慧者一起在灵魂晶石里面。他让秦可卿和慧者一起催动法力,陈远借助这两人的法力彻底催动灵魂晶石。

    这一瞬,灵魂晶石化作一道天雷黑光朝前方射杀而去。其速度快如电闪。

    刹那之间,重重空间,时间都被这道天雷黑光斩杀成粉碎。这天雷黑光一路过关斩将,势如破竹一般。

    眼看着,天雷黑光就要闯出洞天法则之中。

    迦天同时也一拳击杀过去,蓝色的拳印如宇宙之相一般截杀过来。轰隆!

    两股强悍的力量撞杀在一起。下一秒,灵魂晶石恢复原形。陈远和慧者都被震了出来。

    准确的说,在这一瞬,是无始神偶和慧者被震了出来。在那关键的一刻,陈远搂住了秦可卿,并且施展出了隐身术。

    这是电光石火之间的变化。

    那唐文青和于子妗早被陈远放入到了戒须弥之中。灵魂晶石也被陈远拿在手中了。

    慧者和无始神偶在一起,便是慧者也没发现这无始神偶已经不是陈远了。

    秦可卿紧紧贴着陈远,她自然也知道眼下惊险无比。她大气都不敢出,只能依靠着陈远。

    而陈远在隐身术的帮助下,已经和那洞天融为一体。迦天万万想不到陈远还有无始神偶这一处,所以也没有去细细体察洞天里的不同之处。

    这就跟家里的监控一样,只要稍微细心,能发现有贼进入。但没事的时候,谁会来细查监控呢

    以迦天的修为,要发现洞天之内的隐身陈远和秦可卿,那是轻而易举。但眼前就有一个陈远在,他那里还会去想别的。

    陈远的法力操控无始神偶,并且将积蓄的一招大灵魂雷剑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

    但这无始神偶又岂是迦天的对手,迦天两下变化,空间席卷,直接将无始神偶和慧者抓住。陈远运转无始神偶,接着,轰的一声,那无始神偶就迅速爆炸开来。

    火光冲天,无数的灵魂碎片炸裂开来。

    迦天不由皱眉。“这小子就这么死了”

    他自然认出了陈远,但他却想不到这古怪的小子就这么死了。可他又无法怀疑,刚才的这元神炸裂又是真真切切。

    迦天随后就收了洞天法则,带着慧者和兰庭玉出了那别墅。

    陈远与秦可卿定在远处,那无始神偶核心晶石与碎片早已被他悄然收回。每次都是这样的元神爆炸让对方没有丝毫的怀疑。因为这元神爆炸是全部由大变化术来模拟的真实形体。便是大能,一时之间,也难以辩出真假。

    那迦天等灵尊迅速离去。

    陈远也带着秦可卿迅速逃离了离京。

    迦天等灵尊带着慧者和兰庭玉回到了天龙殿中的法学会。兰庭玉恢复原形,全身赤果的躺在地上,他的确是受了重伤,且元气大伤。

    慧者则也受伤不轻,就跪在了众大佬的面前。

    这里是轮回司。

    “慧者,你还要继续顽抗到底吗”那多音首先厉喝一声。

    轮回司中阴森幽暗,大佬们坐在上首。

    长孙的脸色很是难看。

    但此刻,长孙也什么都做不了。

    慧者面色萎靡,但他始终什么都不敢说。因为那血诏就在他的脑袋里,他一旦乱说,陈远马上就能杀了他。

    所以,他为了活着,必须对陈远忠诚。

    陈远可以通过脑子里的血诏和慧者沟通,但这个时候,陈远也不敢跟他沟通。因为这时候如果被迦天他们知晓,他们就会继续追杀陈远。

    而在迦天他们的心里,陈远是已经死了的。

    “你要证据……”那多音说道:“现在这兰庭玉就在这里,铁证如山,你若再是不说,本大人这轮回司里诸多酷刑,便都是为你量身定做。”

    慧者不由苦涩一笑,说道:“事到如今,我能说什么呢我乃是灵尊,高傲的灵尊。若不是被他们逼迫着,性命垂危,我岂能与他们合作”

    “细细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众大佬紧紧的盯着慧者。

    慧者扫视在场,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知道自己一定要保住陈远还活着的秘密。尽管他也不知道陈远什么时候调包的,但他上次领教过陈远的本事,知道陈远肯定还活着。

    不过对于长孙,他可就没打算保住长孙了。他是聪明的家伙,那里不知道。眼下即便帮长孙,长孙也要想方设法的杀自己灭口。

    当下慧者就说道:“我可以什么都招供,但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保证。”

    “什么保证”迦天冷冷问。

    慧者说道:“活着!如果直接是死,我何不便就在来的时候,自绝而死呢”

    “你以为,在本大人的面前,你有机会自绝而死吗”迦天冷冷说道。

    慧者一呆。

    迦天说道:“你现在没有谈条件的资格,如果你表现得够好,也许本大人可能会给你一条生路。如果你还想心存侥幸等等,那你就是自寻苦头。”

    随后,他冷声道:“明白了吗”慧者垂下头,说道:“明白了。”

    接着,慧者说道:“我在方天舟的时候,外出之时,不幸遇到了那陈远和一名神秘高手的围攻。”

    这时候,陈远也在细细倾听慧者的话。他虽然没有下达指示,但如果慧者一旦说了什么不能说的。他立刻就会隔空杀死慧者。

    而慧者没有将明月仙尊供出来,便凭这一点,陈远就知道慧者还是打算合作的。

    此时的慧者,就像是陷入绝境的蝼蚁,虽然生机渺茫,但却在努力求生。只要有一丝丝的机会,他都不愿意放过。

    慧者继续说道:“陈远是想要救那在中央世界被我们抓住的于子妗还有唐文青,他们逼迫我带他们过来了这边。”

    “他们是如何这般准确的寻找到你,并且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带他们过来得”迦天问。

    慧者说道:“方天舟里面似乎有了奸细,但我不知道奸细是什么人。我亦是万般不愿,但在座各位应该明白生死的真谛,我的确可耻。但我也确实怕死,所以最后,我不得已选择了妥协。我不知道各位若是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是不是会和我选择一样的妥协方式。”

    迦天冷冷说道:“说你呢,扯我们做什么。”

    他接着说道:“然后呢”

    慧者说道:“然后,然后那陈远有许多的丹药,他让我找到了长孙大人,给了长孙大人两亿纯阳丹药。长孙大人就将于子妗和唐文青释放给我们。这就是我们达成的交易,至于这兰庭玉,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他逃走完全跟我们没关系。”

    “放你娘的屁,那里有两亿丹药!”长孙一听慧者这么说,顿时就急了。

    “难您说,是多少丹药”慧者反问长孙。

    长孙不由一呆,随后他咬牙切齿说道:“你是在找死!”

    迦天冷冷说道:“长孙,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长孙一拍桌子,说道:“说,说什么说老子的确是做了。但是丹药没有两亿,就只有一亿。那兰庭玉的逃走,跟老子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那陈远也死了,于子妗和唐文青想必也是死在了陈远的元神爆炸之中。老子大不了上缴这一亿丹药,至于你的冰晶原石消失,难道你也要赖在老子头上不成”

    迦天冷声说道:“事情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的。”他接着说道:“一亿纯阳丹药,必须上缴。至于对你的处罚,我会去禀明会长,然后再来定夺。现在,你可以走了。”

    长孙拂袖而起,他走时怨毒的看了眼慧者,说道:“小子,你够可以!”

    然后,他便离去了。

    迦天就再问慧者:“那这兰庭玉既然与你没有关系,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

    慧者说道:“他跟陈远似乎有些渊源,是陈远将他招来的。但具体是怎么回事,这还需要诸位大人来审讯他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