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5章曲线救国
    这些灵尊们在陈远的眼里全部都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是高矮不一。但最矮的也有两米左右的高度,如果体重只有三百斤,那就算是超级苗条了。

    陈远只能通过这些灵尊们所穿的衣服来判断他们的公母。毕竟,不管是什么物种,其母性都偏柔,雄性则刚强。当然,人妖不算。

    母性喜欢的东西,总是会跟雄性喜欢的东西有所不同。

    那些灵尊们看着地上的人类惨死,一些灵尊们议论纷纷。有的是愤怒,觉得灵尊士兵残忍。有的是觉得打得好。还有一名灵尊说道:“太好了,这些流浪麒麟儿大多都有狂躁症,就应该将离京所有的流浪麒麟儿都打死才行。”

    “那毕竟也是一条生命!”有母灵尊反驳:“你们太残忍了。”

    “哎哟,您真是圣母啊!”有灵尊讽刺,说道:“下次最好被流浪麒麟儿咬的是您或您家人,等得了狂躁症时,您最好还能说这些流浪麒麟儿太可怜了。”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同时,那些灵尊士兵面对慧者却是恭恭敬敬。慧者身上的衣服便能显示出他地位非凡。

    一名灵尊士兵说道:“回大人,近日一名流浪麒麟儿咬了阮公使家的小女儿一口,昨日,阮家小女儿染上狂躁症而死。上层闻讯,震怒。于是颁布下法令,全城捕杀流浪麒麟儿。只要是出生之后没有经过注射疫苗的,全部捕杀!”

    “原来如此!”慧者便不再说什么,挥挥手,他转身离去。

    等走到一边之后,慧者惴惴不安的向陈远汇报:“主人,您也听到了。这是上层的命令,在整个帝国里,麒麟儿……不,人类就地位低贱。至于流浪麒麟儿,那就是最低等品了,连被当做食物的资格都没有。没有灵尊会为这些流浪儿去说话的。”

    陈远和秦可卿都沉默着。此时此刻,他们心中除了愤怒,还有无奈。

    就在前面,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正在大声哭泣。那声音,让人闻之欲绝。

    随后,一道尖锐的钩锁洞穿了她的脑袋。

    当场……惨死!

    周围的灵尊们见状,有的不忍,有的大声叫好。

    秦可卿觉得自己都要按捺不住了,她有一身本事,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同类被异类在眼前杀死。

    陈远的血更热,他更想冲出去将街上的灵尊全部杀死。但是那样一来,并不会有所帮助,反而会让人类的处境更惨,而他和秦可卿也会陷入绝顶危机之中。

    慧者说道:“要不,咱们回去吧?”

    陈远点点头,说道:“好!”

    慧者当下一闪身,便就穿梭回到了别墅之中。

    在别墅里面,慧者也做不了别的什么。陈远和秦可卿虽然心中愤懑,但也只能忍着。

    第二日,慧者又被叫去法学会,被询问更多关于大千世界的事情。慧者按照陈远说的做了,那边法学会表示很满意,说是要记慧者一大功。

    时间一晃而过,慧者已经回来白垩世界十来天了。他打探关于八姑娘还有三殿下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那法学会里面犹如铁桶一块,根本不给慧者任何机会。

    塞钱,塞法宝更是不敢。因为法学会的工作是极其崇高的。谁也不想冒这个险!

    这是在晚上的时候,陈远和秦可卿已经表露出了对慧者的极度不满。慧者也是诚惶诚恐。

    陈远说道:“你这么磨蹭下去,大概过不多久,你就该要返回天舟的方天舟了吧?”

    慧者面有难色,说道“主人,并非是小奴不尽力。而是法学会这边个个守口如瓶,小奴……”

    陈远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慧者,如果你连这点事都给我办不成。我不介意杀了你。”

    慧者吓了一跳,说道:“主人,小奴绝不敢存心拖延啊!”

    陈远说道:“先前我说用隐身术,你说不行?你又没有更好的办法。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躲藏起来看热闹的。”

    陈远心里也知道这事很难,那法学会监控太严了。但眼下,他也只能给慧者施压了。

    慧者说道:“之前您施展隐身术的事情,早已经记录在了法学会里面。法学会早安装了破解您隐身术的装置。您若要用隐身术进去,只是死路一条。”

    陈远说道:“隐身术不行,你说收买其中一个也不行。喝酒灌醉也不行……?”

    慧者说道:“隐身术的确不行,能够跟小奴接触的,都不是什么重要官员,就算收买了,也不行。喝酒灌醉,更没可能。”

    陈远说道:“办法是要人想出来的。你接触的官不够大,但你收买的小官不可以接触到大一些的官吗?你收买小官时不要暴露意图,就说是仰慕某个能管事的大官,希望引荐。之后,再诱之以利。”

    “主人,那些真正的高层,都是修为高深无比之辈。”慧者说道:“小奴有什么能让他们动心呢?”

    陈远说道:“小人爱财,高手爱宝。他们肯定想要修为更上层楼,到时候,我会给你足够的东西去诱惑。你就说你希望抓两名修士来进补。到时候,你坚持要自己挑选就可以了。”

    慧者说道:“这……这太危险了。”

    陈远就知道,这个货没有被度化,做任何事情都还是有私心。之所以磨磨蹭蹭,还是怕危险。

    于是陈远也就没什么好脸色,说道:“你再不行动,我保证你不是危险,而是成为一个死东西。”

    “小奴马上就去办!”慧者脸色顿时发白,说道。

    接下来,慧者就真行动了。他先找了那里瓦塔,跟里瓦塔叙旧,并且送上丰厚的礼物,表示想要结交法学会的长孙大人。

    那长孙大人在法学会里,权威极重,而且也很严肃,凶厉。里瓦塔一听慧者是要见长孙大人,顿时吓了一跳,便要将礼物奉还。

    慧者忙按照陈远的吩咐来行事。

    “兄弟,不需要你做任何事情啊!就是你告诉我,长孙大人的行踪,他外出喝酒的时候,我去碰碰运气就好。”

    “这么简单?”里瓦塔有些不敢置信。

    慧者说道:“我是在修行的事情上,有些东西要请教长孙大人。当然,他若不愿意赐教,我也没办法,但我想碰碰运气。”

    里瓦塔说道:“那好,既然如此,这个忙我帮了。”

    于是,慧者的第一步终于迈了出去。这家伙就像是一头偷懒的牛,需要陈远打一鞭子,然后才肯走出一步。

    里瓦塔很快就传来了消息,那就是长孙大人明日中午外出有应酬。据说是和东都商会的一名大佬一起吃饭。

    那东都商会的总部在帝国天舟里面,商会就是做生意的,贩卖各种法器,也贩卖情报,丹药等等。

    慧者之所以选择长孙大人,也是基于长孙大人的确是修为到了洞仙巅峰,只差一步就要突破了。所以,基于这样的条件和基础下,才好诱惑长孙大人。

    这一天很快过去,第二天的天气晴好,日光正烈。离京的气候,常年温暖。大概也是因为重工业发展的太狠,让这边的气候变暖了。

    慧者穿一身紫袍,准时出门。

    长孙大人与那东都商会的大佬会面地点在清幽小馆。那是一个很僻静的地方。

    慧者在陈远的逼迫下,鼓足勇气去敲了长孙大人和那大佬会面的包间房门。

    “谁?”那里面立刻传来了长孙大人杀气腾腾的声音。显然,谈话被打断让这位长孙大人非常的生气。

    东都商会的大佬叫做幽镜。幽镜是一位八千余岁的老怪,身材高大,面容略显沧桑。

    他的修为早已经到达了天宇境。

    而且,幽镜不过是东都商会分会的一位大佬。分会之中,还有更厉害的存在。

    但最厉害的,基本都不在白垩世界里。而是分布在仙界,还有帝国天舟上面。他们这些灵尊,都只能算是开路先锋。

    幽镜淡淡一笑,说道:“有趣,居然是来了一位帝国的记录官。难道他要记录你我之间的交易吗?”

    “哼,他记录就是。”长孙大人说道:“我有什么好怕的,只不过,这种小角色也敢来我的面前张扬,我看他是活得有些腻歪了。”

    幽镜说道:“长孙,可不能冲动哦。记录官是不能轻易杀之的。杀了之后,就真有话也说不清楚了。”

    “行,我知道!”长孙大人向幽镜点头,随后冲外面的慧者冷喝道:“滚进来。”

    于是,慧者小心的推开门,然后进了包房里面。

    包房之中,两位大佬席地而坐,茶几上有酒有菜。

    但两位大佬的脸色森冷,就这样盯着慧者。

    慧者顿时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压,在这样两位大佬面前,他的确是难以抬起头来。心中更是诚惶诚恐到了极点。若非是陈远逼迫,他打死也不敢来这个地方的。

    可眼下,既然已经来了。慧者也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他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说道:“长孙大人,很抱歉,下臣打扰了您的聚会。万分抱歉!”

    “你来,做什么?”长孙大人目光森冷,说道:“若是没有合理的解释,今日我只怕你要为你的莽撞付出一些代价。”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