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1章血诏
    随后,陈远就语带森冷的说道:“但你不要搞错了,这天下还不是你们灵尊的。你们早就已经处心积虑想杀我了。连一个低微修为的我都杀不死,你们灵尊有什么值得自傲的?”

    “而且……”陈远又继续说道:“我可以保证,如果你不合作,你一定会在我的前面死。”

    慧者眼中闪现痛苦之色,他说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不用管我们想要做什么,你想要活着,唯一的路就是从此以后背叛灵尊,跟着我们。做一条听话的狗,如果你够听话,也许会给你做人的资格。但那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活着的。可你要不顺从,你很快就会为你的帝国献身。”

    “我不能背叛我的国家!”慧者痛苦万分的说道。

    秦可卿和明月仙尊此时并不说话,静静的看着陈远表演。再则,这种逼供的事情,她们也不擅长。陈远倒是轻车熟路。

    陈远听慧者如此说,便抚掌说道:“好,很好。阁下的气节让人佩服,不过既然已经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也没有将阁下放回去的道理,那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杀了你,倒也一了百了,免得你回去之后,来找我们报仇。”

    “不,不……”慧者惊慌说道:“只要你们肯放我走,这事我绝不追究。我乃帝国荣耀记录官,身份尊贵。如此被辱,乃是奇耻大辱,焉能让其他灵尊知道。可是你们若杀了我,如此之事,帝国的长老肯定能推演出来,到时候,你们才会真的麻烦。”

    陈远说道:“那你们怎么没推演出天布鲁是如何死的?”

    慧者语塞。

    这的确是一个很古怪的事情,帝国的那些星盘长老们推演良久,始终得不到任何关于天布鲁的踪迹。

    陈远说道:“好了,慧者,你别废话了。难道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抓你来,就是为了你一个既往不咎吗?想什么呢。”

    慧者看向陈远,说道:“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

    陈远说道:“很简单,方天舟里还有我的人。那个人就是赤炎离!”

    他毫不避讳的说了出来,态度就很明确。不合作,就要搞死你,一点退路都不留。

    “原来是他,他怎会被你收买?神不知鬼不觉!”慧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同时,他也明白陈远的这层意思。

    他知道,陈远不会给他第二条路走了。

    “耐心有限,能谈成就谈。不能,就杀了你,我再想办法。我就不信,方天舟里个个都是如你这般有骨气。”陈远说道。

    慧者沉默下去。

    “秦姑娘,既然如此,那就帮他做个选择,成全他忠义之名,杀了他吧。”陈远说道。

    秦可卿说道:“好的!”她自然是知道要怎么配合的。

    “等一等!”明月仙尊说道:“这厮能力颇为古怪,还是让本座来将其提炼成一颗丹丸服用,增长功力吧。免得浪费了!”

    陈远说道:“好,如此有劳仙尊了。”

    他们谈话之间,根本就没将慧者的性命当回事。慧者乃是活了数千年的老怪,见多识广,也知人性鬼魅,更知道陈远他们的这些伎俩并不高明。但是眼下,事关到他的性命,他还是无法淡然,无法超脱。

    慧者是怕死的,他更清楚,如果自己真不合作,他们也就真下得去手。

    明月仙尊大拇指一挑,立刻,房间四周探进无数的白色丝线。这白色的丝线瞬间就将慧者包裹住。慧者马上就感觉到这些丝线犹如天地烘炉一样,无穷的法则降临,并且在炼化他身上的能量,血肉。

    慧者感觉到了生命正在消逝。

    无数的过往在他脑海里顿时就如浮光掠影一般。他活了数千年,他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他明白了生死的真谛,他活得透彻,明白。他知道,这道题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只要一死,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积累都会烟消云散。

    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帝国的信仰,就抛弃自己的生命。

    信仰都是来哄骗那些修为低弱的人,信仰乃是上层者来奴役下层者的手段!

    所以,慧者没有信仰,他唯一信仰的就是……活着。

    “不要,不要……”慧者想到恐怖之处,突然尖声大叫起来。他在那一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合作,不要杀我。我愿意屈服!”慧者大叫说道。

    明月仙尊本也就是吓唬慧者,她根本不愿意吞噬他人丹丸。因为那样虽然会增加她的功力,但同时也会增加她法力的杂质还有因果。那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也非正道。

    慧者捡回了一条命,他瘫坐在桌上,大口喘着粗气。

    陈远等人也不催促他,任由他喘气。

    半晌后,慧者向陈远说道:“可以把我的身体恢复成正常大小吗?”

    陈远点头,说道:“可以!”他接着向明月仙尊说道:“有劳仙尊了!”

    明月仙尊点头,她手中法印跳动,便是几下。只见慧者身上有几缕细小的丝线被抽离而去。

    接着,慧者的身体几下抖动,迅速变大,恢复成了原来模样。

    陈远迅速将他一抓,就抓到了地上。他是觉得仙尊的桌子精美得很,不能被这货给破坏了。

    慧者恢复到了原来身高,接近三米。还好这房顶也够高的,不至于让他碰到头。

    明月仙尊开口说道:“既然你愿意屈服,那很好。本座这里有上古血诏,你们在血诏上订下契约。从此以后,你永远为陈远的奴隶。如有违反主人之意志,当万虫诛心而死。”

    “血诏?”慧者闻言变色。

    “怎么,你不愿意?”明月仙尊说道。

    慧者连忙摇头,然后说道:“我愿意!”

    “很好!”明月仙尊立刻从戒须弥中取出一样物事,那正是一道金黄色的上古圣旨。圣旨上面有一片血色。

    明月仙尊取了陈远的鲜血,还有慧者的鲜血。她将两人鲜血融合,然后在血诏上面大笔挥毫。

    如此之后,血诏很快写成。

    接着,明月仙尊弹出一指,将这血诏分成两份。随后,血诏化作两缕血光,分别飞入到了陈远和慧者的脑域之中。

    那血诏进入陈远的脑域里后,陈远立刻就感觉到了奇妙。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份血诏存于脑域里面,并且还能清楚的感知到另一份血诏的情况。那一份血诏里充满了力量,并且诸多自己化作无数的经络和慧者的脑域经络融合在一起。一旦陈远动念,便能瞬间杀死慧者。也能让慧者痛不欲生。更过瘾的是,那血诏的神经末梢能够知晓慧者的心意,如果慧者动了反抗之念,陈远马上就能知晓。

    而且,那血诏也会自动惩罚慧者。

    陈远也感觉自己脑域里的血诏也长出了经络,并且和自身脑域的经络连接在了一起。

    这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陈远在这一刻就知道,他完全掌控住了慧者。

    这真是太神奇了。

    陈远忍不住说道:“仙尊,这血诏您还有多的吗?”

    明月仙尊呆了一呆,万没想到陈远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她不由鼻孔朝天,淡淡说道:“没有。”

    陈远打了个哈哈,也知道自己这吃相不太好看了一点。

    明月仙尊说道:“这血诏乃是圣人下的诏书,独此一份。本座能得到也是机缘,算你运气好了,你还贪得无厌。”

    “仙尊教训得是。”陈远马上说道。

    如此之后,明月仙尊就彻底撤了这大封印术,也撤除了对慧者的禁锢。慧者也就恢复了法力,不过他还是受伤有些严重。

    “参见主人!”慧者恭恭敬敬的朝陈远作揖鞠躬。

    他倒是识时务者,知道眼下既然已经如此了,那也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陈远和秦可卿相视一眼,两人均是松了一口气。

    陈远并没有着急去白垩世界,他与秦可卿一起和慧者商量了许久,也确定了详细的计策。并且,陈远和秦可卿也了解到了八姑娘于子妗还有三殿下唐文青都还活着,并且被关押在白垩世界的灵都法学研究室内。

    灵都乃是白垩世界的首都。

    抓了慧者之后,陈远和秦可卿虽然还未去白垩世界,但对白垩世界已经足够了解了。

    也有了详细的一整套计划营救于子妗和唐文青。

    如此之后,陈远并没有着急要去白垩世界。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做,那就是修复无始神偶。

    无始神偶的内部晶石无比坚固,陈远抓了无始神偶的碎片,只要再重新淬炼一番,就能恢复无始神偶。不过这颇费工夫,也需要不少材料。好在明月仙尊也知道了陈远的情况,帮助了陈远一起来恢复无始神偶。

    三天的功夫,陈远的无始神偶终于恢复到了最强盛的状态。别看这小小的无始神偶不太起眼,但它已经成功的帮助陈远躲过了两次的死劫。

    接着,明月仙尊还给了陈远一样东西。那便是青电磁石。

    这是慧者的法宝,但明月仙尊并不打算还给慧者。明月仙尊自己修复了青电磁石,然后交给了陈远。她知道陈远此去,虽然有诸多打算,但其中还是凶险异常。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