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2章 功德和因果
    “这宙日王冠,你好生收着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也有自己的宿命。”陈远说道:“总是去想那些宿命,命运也无济于事。活着,但求无愧于心,不留遗憾,如此便好!你以后的路,到底要怎么走,为师也无法给你指出来。你遵循自己的内心吧,但有一点,为师希望你是一个正直的人!”

    叶凡顿时热泪盈眶。

    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他惶恐不安过,也迷茫过。

    但现在,师父开口了,不管未来多艰,他的心中都得到了真正的安定。

    “但求无愧于心!”叶凡喃喃道。随后,他说道:“弟子紧记师父的教诲。”

    晚上的时候,陈远,沈墨浓,还有叶凡一起,就在酒店的一个大总统套房里见谭明与苦智上师。

    谭明和苦智上师听说叶凡的师父回来了。这两人就是兴奋和忐忑,也迫切的想要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高人。

    晚上七点,外面鹅毛大雪。

    套房里则是温暖如春。

    陈远可没给这两位准备晚餐,这两人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徒弟,他那里还能没心没肺的请他们吃饭啊!

    在忐忑之中,苦智上师与谭明进了套房里面。

    “两位,这就是我师父!”叶凡首先介绍,他不冷不热,语音淡淡。显然,他心里始终都还是不痛快的。

    苦智上师和谭明也就正式见到了陈远。

    在见到陈远的那一瞬,两人有些愕然,大概是没想到陈远是这样一个形象,如此的年轻,如此的清秀。不像是传说中的大师,倒像是一位隔壁邻家青年!

    但苦智上师和谭明也知道,修行者的年龄是很难从其脸上看出来的。

    两人也完全感觉不到陈远的修为。

    陈远习惯了内敛,他不展露出威势的时候,就是人畜无害的。

    苦智上师和谭明心里清楚,既然叶凡说眼前这人乃是其师父,那定然是有大神通的。

    这两人马上跪了下去。

    “参见前辈,之前多有得罪之处,请大师前辈!”两人恭敬无比的说道。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两人见面就如此的低姿态,这倒不好让陈远发作。

    陈远本来还想出手惩戒的,这下也有点出不了手了。

    这两人,一大把年纪跪在这里,陈远略略尴尬。

    他随后说道:“若非墨浓已经许诺,冲你们之前的手段,我不杀你们,你们就已经该要感恩戴德了。事已至此,先实现墨浓的承诺,便再追究后事吧!”

    “多谢前辈!”谭明和苦智上师大喜。

    “起来吧!”陈远说道。

    谭明和苦智上师这才起身。

    “所以,你们想要的交代是什么?灭天巫教满门吗?”陈远随后问道。

    谭明忙说道:“不是,我们只要巫渐鸿还有巫家大少爷,以及当年行凶的那些人之性命便可。那些人,我都调查清楚了。名单也已经列了出来!不过,那也不敢劳烦前辈,只要巫渐鸿一死,其他的事情,我们自己就能解决。”

    “所以,你们就是要巫渐鸿一人之性命?”陈远问。

    谭明说道:“是的,前辈!”

    陈远说道:“虽然你们说的是情有可原,但我也需要去当面对质。若是此事当真,我将巫渐鸿擒了,交由你们处理。若是事情不是你们说的那般,我也不会帮你们去诛杀无辜。这一点,你们懂?”

    谭明说道:“前辈放心,若我兄弟二人有半句虚言,愿死于前辈之手!”

    “好,既然如此,走吧!”陈远随后就施展出了大挪移术。

    他的大挪移法阵,更加宏大。

    虚空撕扯,法力狂暴。转瞬之间,一群人就已经离开了酒店。

    那谭明和苦智上师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来到了云贵山区,天巫教的附近。

    谭明对这一片区域甚是熟悉,他也不由感慨其神通无敌!

    “这等神通,千里万里,都只在瞬间。”谭明暗道:“我一向自诩神通,与这位前辈比起来,简直差了千里万里!”

    天巫教内,一片寂静。

    陈远一行人光明正大前来。

    巫渐鸿一直都在洞内,最近他是闹心无比。

    来到天巫教的洞府外面,便有天巫教的教众围了上来。那些教众看清楚了谭明,立刻喝道:“叛徒谭明,你居然还敢回来。”

    谭明冷笑一声,说道:“今日回来,便是了结所有的恩怨。你们赶紧让开,不要不自量力!”

    那些教众心中也是忌惮,知道谭明本就厉害。加上他既然敢这般光明正大回来,想必就是有所依仗。

    那些教众也不想送死,于是就慢慢的退了下去。

    一行人,迅速到了洞府之中。

    洞府里面,灯光明亮。

    巫渐鸿,还有几位长老,乃至其两个儿子都出了来。

    巫渐鸿最近糟心无比,老祖宗的死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连疼爱的小儿子也死了,缉拿那谭明,又怎么都寻不到。

    “谭明,你居然还敢回来!”在看到谭明之后,巫渐鸿眼中闪现暴怒之色。

    接着,他迅速出手。便是一招虚空大手印!

    那大手印闪烁黑色煞气,巫蛊之精气遍布,恐怖至极!

    速度极快,闪电般的将谭明笼罩!

    谭明虽然是八重天高手,但面对巫渐鸿却是毫无还手之力。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眼看谭明就要死在巫渐鸿的手中。

    谭明眼中瞳孔放大,又惊又惧!

    陈远眉毛一挑,随手一挥,便打出一道气劲!

    这道气劲轰得一下,便将巫渐鸿的大手印击成了粉碎。

    陈远淡冷看向巫渐鸿,说道:“在我面前,你也敢放肆?”

    “你是何人?”巫渐鸿一看陈远出手,便知其是绝顶高手。他心生畏惧,忍不住问道。

    “叶凡的师父!”陈远说道:“陈远!”

    巫渐鸿倒吸一口凉气,道:“原来是尊驾,之前一切都是与令徒的误会,眼下已经真相大白。但不知道尊驾带着谭明前来,是何用意?”

    陈远说道:“我素来不喜仗势欺人,今日来,也不欺负你。只问你一些事情,你和谭明之间,有恩怨,我主持个公道。”

    巫渐鸿不由狐疑,说道:“尊驾要主持什么公道,本座与谭明之间,如今已经谈不上恩怨,只有仇恨!”

    “在我面前,你也配称本座?”陈远眼神一冷,说道。

    “你……”巫渐鸿心中一惊,同时也生出畏惧来。

    他深吸一口气时,这个时候,再不能忍,也得忍啊!

    陈远不再理会巫渐鸿,而是对谭明和苦智上师说道:“你们来与他说吧。”

    “多谢前辈!”谭明和苦智上师说道。

    随后,谭明和苦智上师走了出来。

    谭明便冲巫渐鸿说道:“巫渐鸿,你大概是忘了四年前,朝圣宗的事情了。我朝圣宗与你天巫教,素来没有恩怨往来。却只因你大儿子巫翔觊觎我宗至宝青莲圣灯。于是,你们天巫教仗着自家势力,灭我朝圣宗满门。你们大概是以为,朝圣宗内无活口了。却没想到,还有我们师兄弟二人还活着。所以今时今日,就是因果报应。”

    “朝圣宗?”巫渐鸿失色。

    他不会忘记这件事情。

    因为那是得到了他的默许的。

    巫翔在一旁也是脸色煞白。

    这江湖,没有公平,没有正义,但却有因果存在。

    这因果报应,从来不爽。

    “看来,这事没有冤屈可说了?”陈远便向巫渐鸿说道。

    “弱肉强食!”巫渐鸿面如死灰,说道:“当日,我们强,朝天宗弱。我不觉理亏,杀便杀了。今日,你们强,我弱,我又有什么好说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只不过前辈,既然你要主持公道,那么一人做事一人当。当日之事,全由我一人挑起,还请前辈不要为难我天巫教其他教众。”

    陈远说道:“这等江湖仇杀,诸天万界之中,每天不知道要上演多少。我受人之托,帮这一次忙。其他的,也不想管。你引颈就戮之后,其余事情,我不会插手。”

    巫渐鸿说道:“可……他们不会放过我天巫教的。”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既不再为他们出手,更没有道理要来保护你们。”陈远说道。

    “前辈!”巫渐鸿说道:“杀人有因果,救人有功德。只要您肯开口,我天巫教数百年基业就能得以保存。”

    “我朝天宗何尝不是百年基业,不一样是灭门在尔等手上了?”谭明双眼血红。

    “前辈!”巫渐鸿直接向陈远下跪,说道:“前辈,我可以死,我儿子也可以死。我们可以偿命,但天巫教的基业不能毁,还请前辈高抬贵手。”

    这位不可一世的大枭,此刻卑微到了尘埃里。

    “爹!”巫翔和巫天悲愤大喊。

    陈远却是不为所动,淡淡说道:“你们之间的对错,与我无关。杀你之后,我便离开。这里一切,与我无关!”

    他是修道者,虽不说是心硬如铁。但对天巫教这样的存在,他不会无端心软。

    原则和准则,是心中衡量事物的一杆尺子。

    “前辈!”巫渐鸿哀求。

    “那么,你受死吧!”陈远当下便要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