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6章 不知天高地厚
    白袍老者厉喝道:“让他滚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凡间能出什么像样的高手来?”

    沈墨浓不由语塞,她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我夫君暂时去了天洲,他过几日就要回来。诸天世界,位面林立,这一点,你总该知道。我夫君叫做陈远,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就算你没有听说过他,那么他的父亲魔帝陈天涯,你总该听说过吧?”

    “魔帝?”白袍老者随后冷笑一声,说道:“魔帝不过是个后生晚辈,他们称帝都是个笑话。我岂会惧他!”

    沈墨浓说道:“你……”她觉得眼前的这些家伙们,一个个的还真是都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总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啊!

    沈墨浓说道:“我……阁下乃是上古尊神,我以为阁下是知道这天之高,地之厚的。后生晚辈又如何?难道修为是比年龄大的吗?神帝纵横星空,未尝一败。魔帝之名,与神帝并列,难道阁下真的认为,魔帝不过如此吗?我可以肯定的是,幸好魔帝不在这里,若是他在这里听到阁下你这番话,便是十个阁下你,也早已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白袍老者眼中生寒,说道:“贱婢,你敢轻慢老夫?老夫什么高手没见过,岂会被你嘴中这几个虚无缥缈的人吓到。什么狗屁魔帝,你让他过来,老夫领教他的高招。”他顿了顿,说道:“还有,你少跟老夫在这里提这些乱七八糟的。速速将你的神通本源交出来,不然的话,老夫就将你元阴全部汲取,再将你神通挖出来。老夫的耐心有限,立刻交出神通。”

    沈墨浓迟疑。

    叶凡忙说道:“师娘,您不要管我的生死,弟子死不足惜,若是因弟子而连累了师娘您,那弟子就算死了,也不会安心。弟子又有何面目去见师父?”

    沈墨浓咬牙,说道:“我不能丢下你不管。”她顿了顿,说道:“不过叶凡,我现在先行离去,稍后我再设法来营救你!”

    并非是沈墨浓不讲义气,只有她离开了,才有让叶凡活命的机会。

    她若是执意要带走叶凡,今日必定会让两人都死在这里。

    叶凡说道:“师娘,便该如此的。若弟子真要死在这里,那也是弟子的命。”

    沈墨浓当下就将脑域中的三种神通,大吞噬术,大封印术,大挪移术的本源种子全部分出一份。她朝那白袍老者说道:“接!”

    三枚丹丸弹射出去。

    白袍老者哈哈大笑,大手一挥,便将那三枚神通种子接入手中。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沈墨浓问白袍老者。

    白袍老者眼珠子一转,忽然哈哈厉笑起来。

    沈墨浓和叶凡不由色变。

    沈墨浓惊怒道:“难道你要出尔反尔?”

    白袍老者说道:“哈哈,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威胁你?因为神通种子是挖不走的。老夫不过是虚言恫吓你,老夫从未想过要放了你。你有如此修为在身,又如此美艳。老夫身边很久没有你这样的女子来。你现在好好来服侍于老夫,那么老夫还能给你一条活路!”

    “你无耻!”沈墨浓暴怒。

    “可恶!”叶凡在一旁顿时双眼血红,怒不可遏。这是他的师娘啊!

    敌人就在他的眼前侮辱他的师娘,他如何能够忍耐。

    叶凡心中最敬重的就是师父,眼下也对师娘格外敬重。他绝不容忍有人在他面前侮辱师娘,这也是对他师父的一种侮辱。

    “死!”叶凡爆吼一声,瞬间施展出大天眼术!

    离火金瞳在他眼中闪烁出来。

    两道离火神芒凶悍的斩杀向了白袍老者,快如闪电!

    “哈哈,居然又是一种三千大道。老夫今天运势来了!”白袍老者狂喜无比。

    他哈哈大笑中,却是根本不加躲闪,任由离火神芒斩杀在了他的身上。

    那离火神芒凶悍无双,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可此刻,那离火神芒斩杀在了白袍老者身上,白袍老者却是丝毫无伤。连他的衣服都没受到一丁点的损伤。

    “啊?”叶凡骇然。

    白袍老者冷厉说道:“如此神妙术法,在尔等身上,就是天大的耻辱。小子,你过来吧!”

    他大手忽然一抓!

    一瞬间,一道金色的大手印便出现在叶凡的头顶,将叶凡整个人笼罩。叶凡还来不及挣扎,便被金色大手印抓在了手中。

    叶凡连噬血剑都施展不出来。

    沈墨浓眼中怒火直冒,她生平从未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

    “大封印术!”沈墨浓迅速施展出千条丝线缠绕住白袍老者的金色大手印。

    白袍老者只是将手印一震,立刻就将沈墨浓的大封印术千条丝线全部震飞出去。他冷笑一声,说道:“老夫说过,尔等不配施展如此高深神妙的术法。再厉害的术法在尔等庸才手中,都不过是土鸡瓦狗!”

    沈墨浓无可奈何到了极点。

    琉璃玉壶没了,三千大道虽然厉害,但她所学的确是太过有限了。

    她连逃都逃不走!

    沈墨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凡被白袍老者抓住。

    她什么都做不了。

    那巫渐鸿在一旁,眼神里尽是残酷。他说道:“沈墨浓,你现在总该知道,一切都只是你们国安的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你们在我们的眼里,狗屁不是。要你走就走,要你滚就滚!”

    沈墨浓银牙咬出血来,此时此刻,形势比人强,她能说什么?她多么期盼陈远能够突然从天而降。

    但……陈远远在天洲,又那里知道这里的凶险。

    一切都不过是痴人说梦!

    又那有那么多的奇迹呢?

    沈墨浓懊恼到了极点,说到底,她还是轻敌了。

    金色的大手印将叶凡死死的禁锢住,叶凡痛苦到了极点。那金色的手印就像是大熔炉一样在烤着他,他整个脸蛋都涨红一片。

    他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全部在燃烧着。“小崽子,你这点微末本事,怎配拥有大天眼术这样的神通。还不快快交出来,只要你肯交出来,老夫就让你死得痛快点!”

    “狗贼!”叶凡怒骂,他目眦欲裂,说道:“你杀吧,你杀了我,等我师父回来了,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白袍老者一巴掌甩在叶凡的脸颊上,说道:“别说我不知道你师父是个什么东西,便是那娘们说的什么魔帝来了,老夫照样不放在眼里。一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年纪轻轻,便敢称什么帝了,谁给的脸?”

    叶凡的脸颊顿时红肿一片,他合血吐出一颗牙齿来。

    也就是在这时,在沈墨浓和叶凡无可奈何时,在这最绝望之时,一个淡冷的声音从外面传递了进来。

    这个声音冰寒,如来自九幽地狱一般。

    “你是说,魔帝算什么东西?”那声音冷冷问道。

    “什么人?”白袍老者扫视四周,冷声喝问。

    沈墨浓听到这声音,顿时大喜。

    因为来者不是别人呢,正是……魔帝!

    虽然以前,沈墨浓和陈远一样,恨透了魔帝。但自上次对战天布鲁之后,沈墨浓和陈远一样,也对魔帝发生了感情的变化。

    而且,沈墨浓还没有陈远的母仇横亘。

    沈墨浓能感受到的是魔帝对她儿子的疼爱。

    “哼!”沈墨浓顿时来了神,冷哼一声,说道:“他就是魔帝,你不是自逞猖狂,不将魔帝放在眼里吗?现在,你就准备承受魔帝的怒火吧!”

    “哈哈!”白袍老者大笑起来。“魔帝是吗?好,老夫倒要看看你这后生晚辈有什么本事,既然来了,还不快滚进来!”

    叶凡惊喜交加。

    他居然要见到传说中的魔帝了,泰山之行,他就有听魔帝的名声。眼下又说魔帝乃是师公,这等大人物的风采,怎不想一见。

    陈天涯的声音再次传递进来:“我给你一次机会,重新组织下你的语言。”

    这个时候,白袍老者焉会服软,说道:“啰嗦什么,有本事,你就来救你这徒孙吧!”

    “好!”陈天涯简单的说了一个好字。

    下一秒,他就直接划破虚空,从虚无的空气之中走了出来。

    他一身黑衣,冷峻而清秀,就这般出现在了白袍老者的面前。

    “你就是魔帝?”白袍老者淡冷的看向陈天涯。

    那巫渐鸿等人也都紧紧的盯着魔帝。

    这个时候,巫渐鸿等人感受到了压力。这魔帝一出现,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没来由让人从心里觉得害怕。

    这就是魔帝的威名所至!

    叶凡在痛苦之中,也看向了魔帝。

    “徒孙拜见师公!”这小子倒也不笨,这时候来了这么一手。

    “好,你既然叫一声师公。师公怎能不救你!”陈天涯的目光看向了白袍老者,说道:“放人!”

    “要我放人?”白袍老者冷笑一声,说道:“你自己不会来救吗?”

    “啪!”突然,陈天涯扬手了。

    一个清脆的耳光甩在了白袍老者的脸上。

    顿时,白袍老者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他半边脸颊都红肿了起来。

    “这……”白袍老者跟见鬼了一样,刚才那一刹那,他居然什么都没察觉到,便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